Stan's Lair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tansiao/28539261
列印日期:2020/11/30
仇恨不應阻止進步,過去不該主導未來
2015/08/23 22:06:24


這個世界不是所有的問題都是可以即時解決。 台灣的統獨爭議,已經嚴重地阻礙了社會的進步,為了大家的未來,必須被擱置。 台灣只能指望年輕一代不要被老一輩的干擾,能夠帶領大家走出歷史的愛恨情仇,不應讓仇恨阻止我們的團結,更不該讓過去主導我們的未來。


 無解的爭議


台灣本土派系與國民黨之間的僵局,就如同中國跟日本的關係一樣地無解。 中國由清末開始就被日本欺壓了幾十年,抗日戰爭更造成上一千五百萬軍民的死傷。 結果日本被美國打得無條件投降,被打得半死不活的中國人莫名其妙地成了勝利者。 但是日本投降之後馬上被麥克阿瑟保護,不像納粹德國土地被占據瓜分,兩千萬日耳曼人被迫遷離家園 (因為國界從新劃分),數百萬死亡在途中。 被納粹德國欺壓的民族達到復仇的目的,德國人民也學到血的教訓。


 中國的「抗日戰爭」也就是一路被打。 如同一群惡霸無故入侵家園,對家人欺虐凌辱、傢俬打爛、財寶搬光、還打算放火燒房子。 正當全家人無力招架時,這群惡霸無預警地鞠躬說道,「你們贏了,房子還你我們走,後會有期!」 只留下一家人奄奄一息,對著滿地瘡痍的家園、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不像歐陸戰爭,被欺辱的中國人沒有在戰場上讓敵人屈服,更沒有機會對霸凌者復仇,自然沒有所謂勝利的喜悅。 所以日本投降70年了。 中國對日本的仇恨依舊,雙邊關係的僵局永遠無解。


盜匪來得急去得快。 日本侵中如此,國民黨專政也是如此。


第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國民黨接收台灣之後將台灣人視為次等公民,省籍歧視,打壓本土文化語言。 台灣在國民黨專制之下更歷經二二八與白色恐怖。 本土派系在國民黨統治下的屈辱記恨在心,多年抗爭,就是要打倒國民黨專政,爭取民主平等。 只是國民黨失去政權並不是因為黨外的抗爭,而在李登輝總統執政時期自我瓦解,2000年總統大選民進黨可以說是“不戰而勝”!


 台灣民主化的過程雖然平順但是又太過於倉促。 任何國家由獨裁者手中爭取民主時所應該發生的清算鬥爭都沒有發生。 2000年民進黨為首的本土派系忙著執政,忙著爭權奪利。 有些抗爭多年的議題,例如國家定位、憲法改革,卻為了自己在"中華民國"執政的正當性而被犧牲妥協該跟國民黨算的舊帳,如黨產問題、白色恐怖責任追究等等,也是如此。 民進黨執政的八年是很清楚地讓我們看到理想是如何輕易地被權力給腐化。


 台灣急速民主的過程缺乏了該有的清算、該有的破壞! 舊文化沒有被破壞,新文化如何誕生? 過去獨裁政府的錯誤,沒有將真相曝光、沒有用比較原始粗暴的方式來"追討責任",被害者及其家屬又怎麼會覺得公平? 但是現在台灣社會是極度民主,藍綠兩黨透過選舉機制輪流執政,清算鬥爭的手段已經喪失了正當性。所以在這些缺乏共識的議題上,民主化以後反而更難解決。 結果台灣是民主越深,社會分裂更嚴重。


 台灣至少過去十六年就是僵在這些歷史議題上。 藍綠統獨關起門來纏鬥,混然自我,彷彿世界如何改變都與台灣無關。 重要經濟、產業、外交、兩岸政策反而無心規劃。 台灣的空轉已經是世所皆知。 尤其是面對強國的政經崛起,藍綠皆是以鴕鳥態度面對。 香港不說,台灣未能夠像當年同是亞洲四小龍的韓國/新加坡搭上經濟成長的順風車,結果國內經濟相對衰退、薪資低落、資金與人才外流,敵長我消。


 但是台灣島內的關係跟中日關係大大不同,中國與日本可以死不往來,必要的時候還可以開幹將問題在戰場上一次解決。 台灣卻已經失去內部清算的時機。 台灣一亂,外人一定趁機介入。 就算不亂,台灣如果持續內耗,外人也是一樣會慢慢介入。


 我們無法期望老一輩能夠放下歷史的愛恨情仇,擱置無解的爭議握手言和。 只能夠將希望寄託在年輕一代。 真正的民主是要尊重不同意見的存在,而不是硬要少數服從多數。 政黨的存在是要相互尊重督導,異中求同,而不是把對方鬥倒鬥垮。 更何況大部分台灣民眾在乎的是柴米油鹽民生經濟問題,兩岸關係則是希望維持現況。 既然絕對的統一跟絕對的獨立在現實國際環境上都不可能發生,為什麼我們需要在這個議題上持續內耗呢?。


 年輕人滿腔熱血,過去十多年藍綠政府其實都虧欠他們,政治外交上搖擺不定,經濟上沒有長期規劃以致我們落後鄰國許多,而教育改革更是一塌糊塗。 台灣年輕這一代成長於民主環境,希望他們能夠尊重多元社會不同的意見,能夠擱置無解的統獨爭議,現實一點向前看,重視台灣社會的經濟民生,在乎貧富不均、人權平等議題。 在大多數人重視的 bipartisan 議題上,能夠跟有不同意見、但是對國家社會有同樣熱忱的台灣人攜手合作。 也唯有這樣,台灣才能夠擺脫長期被外人操控的宿命,開創自己光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