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普普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hyongchi/128011521
列印日期:2019/10/24
冬語
2019/07/09 00:15:18

「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詩/宋。陸游

風捲江湖雨暗村,四山聲作海濤翻。
溪柴火軟蠻氈暖,我與狸奴不出門。


日前畫了隻貓和臉的抽象畫~喵

剛巧在格友家重讀到陸游這首詩,想著現下世事紛擾,而我居住的開普敦今年冬雨豐澤,寒氣重,家中壁爐燒著鄰國納米比亞出產的好柴正旺,烤暖了氈毯烤暖了手腳和心,還有屋裡的空氣。。。,可不正是「我與狸奴不出門」,好整以暇地閉門享受的好時光。

故而把詩畫兩相送作堆,藉以明心志!




                                                                               

                                                                                     


除了貓,今年二月間畫了一幅「沈睡」。

自覺此畫在冬日貼出特別合於冬眠時令~沈睡千年不醒,睡到髮成枯枝的境界!





近日還畫了一幅取名為~「坐著看」的畫。


最愛呆坐的我,無論四季,反正屁股一黏上椅,就幾成化石,直到有事才會起身。完了,又坐回椅上。這坐功已練就~坐到天荒地老,坐出鮪魚肚/游泳圈的本事








還畫
了另一幅~「游離之外」,自己挺愛這黑白作,有殘荷的味道?!






話說~我喜歡把自己的畫風歸類為抽象表現主義,儘管作畫時常刻意放空思想作畫,但不能否定進入作畫情緒後~有意識或下意識,都是生出新畫的重要元素或動力。這和詩詞一樣,抽象的概念一但形成文字後,很難與世事切割清楚,且能輕易隨人解讀!這其實挺美挺有趣不是?(當然,是指在時空中絕無文字獄的情況!呵呵)誰理你





Yann Tiersen (frozen emo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