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泥鴻爪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houping4138/130694137
列印日期:2021/04/21
寒雨曲
2019/11/18 22:01:14

後院的啄木鳥






聽到刺耳的叫聲,飛來一隻超烏鴉



拍鳥


在後院拍鳥從不刻意,聽到聲音,看到身影,來得及拿手機,就滿足一下我這窺鳥狂的怪癖。當然,通常趕不上,它們霎那間飛走,消失無踪。


近日下半夜常聽到貓頭鷹的叫聲,從遠至近,徘徊附近,可惜夜裡一向緊閉門窗,足不出戶,不敢出去窺探。


最開心能拍到鳥的眼神,這隻大烏刺耳的叫聲劃破寂靜,讓我好奇到底是什麼怪鳥?拍到樹枝間鳥的眼睛,哈哈,有那麼一點小得意。


寒雨


寒流來襲,天地瞬間變色,溫度急劇下降,勁風刮得人恨不得縮進衣服裡,夾雜著寒雨,樹木東搖西晃,一整夜疾風呼嘯的聲音,清晨32度(等於零度),天降凍雨,颯颯敲打著窗戶。


南德州氣候乾旱,雨量極少,氣象報告一向拿下雨做文章,反正是最不需要負責任的行業,天象多變,誰能保證?我喜歡聽下雨的聲音,常常等雨等到半夜,十二點,兩點,四點· · ·留著半隻耳朵期待雨聲把我喚醒,渴望聽到雨的腳步,撒豆成兵,動聽的,纏綿的,甚至狂暴的· · · ·


南台灣生長的我,有著“颱風”情結,看到雨霧成迷,風助雨勢,老天眼淚汪汪,苦雨淒風,風雨斷腸,說不出的暢快。雨對我是不計後果的渴望,奢望,不可言喻的嚮往,期待,氾濫成災的快感,心中塊壘,總在狂風暴雨中得到釋放,很變態吧?


前一波寒流橫掃北美,大雪,遽雨成災,這裡卻只落幾滴鳥尿,太失望了。看著手機上的降雨率消失不見,好像被騙的感覺。這麼多年,顯然變成了一株德州乾枯渴雨的植物,為什麼不遷移到雨多的地方?為什麼總在乾旱中守候和失望?


搬來聖安東尼,為了靠近大姐~在美國唯一的親人。這一陣子為了她的那位從生病到過世,弄得心力交疲。姐妹間有些心結,我沒體諒她的處境,只心疼她折磨自己,老了的我實在不擅婉轉,善意的執拗,讓她反感了。


這個世界真荒謬,那麼多年被大家“嫌棄”的那個人,在加護和死神拉鋸48天,她堅決不肯放手,誰勸誰錯,百般維護,死後他一下子化身成她口中的“好男”??真讓人糊塗。


他們共同生活三十多年,如今她想到的都是他的好,剩下的孤獨餘生,情何以堪。人生如夢,何曾夢覺?這個世界,人人選自己的角色做戲,真假之間,如今事過境遷,我又何須介懷?





珍珠


一向偏愛珍珠,珠圓玉潤,溫潤的光澤,柔和的色彩,高貴美麗無與倫比。和寶石的冷艷,棱角,截然不同。


近日看臉書直播,養殖場收成成千上萬灰黑色育珠蚌,工人忙著殺的殺,挖的挖,從蚌肉裡刨出大大小小的珍珠,棄殼堆積如山,那種驚人速度,毫不珍惜和噁心的感覺,珍珠像沙石一樣被沖洗,處理,打包,所有的美感都消失了。


人類自掌握了養殖技術,大量生產淡水珍珠,珍珠不復稀罕。一隻蚌剖開後,有大大小小,各種顏色形狀的珍珠多粒,市面上還有被染成五顏六色,俗艷的珍珠迎合顧客。淡水珍珠已從高雅淪入凡俗,價位跌向低廉。


女人愛美,代價常常是摧毀中得到,動物的皮毛,血鑽石,深海珍珠· · ·而妳我,不是始作俑者,但多少也為珍愛美麗做了幫兇。


對珍珠的鍾愛,就此畫上休止符,殺蚌取珠,看了著實難過!!


註:第二段“寒雨”終了我做了刪改,覺悟思慮未周,故此說明。



乍暖還寒,蘋果樹抽枝長葉,以為春來



粉嫩花瓣,轉眼在寒流中飛散飄零




一盞盞西番蓮,美得讓人忍不住攝入鏡頭





這種神情,才像隻貓嘛



小金橘,摸幾顆放進嘴巴裡,提神醒腦,讚!!



新鮮柳丁擠的時候,有特別好聞的清香



用洗菜籃摘一籃



來一杯濃濃的柳橙汁



感謝您的來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