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黨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hiow/129898990
列印日期:2019/12/16
【黑電影】湯屋裡我記得。
2019/10/07 08:32:50

  妳接下來怎麼辦?


  人很容易一直沉溺在回憶裡,人生如此、電影也是。

  應該是我太累了,即便記得中川龍太郎導演上回帶給觀眾記得的美好,但在我觀賞「湯屋裡我記得」(わたしは光をにぎっている)的時候,腦袋只有昏昏欲睡以及接連襲擊而來的瞌睡蟲嚴重打擾我,以致於我無法專心看待這部期待的電影,只是,期待是一回事、愛睏是一回事,這部電影真正想要講的東西才是一回事。


  老的事物總會走到終點,怎樣讓舊情延續,是每個人都會面臨的課題。

  小澪本來的生活也是無爭,如果順順的,她可能會接下民宿的工作,當一個年輕的民宿女老闆,但那不是她能決定的發展,在奶奶決定收掉民宿、姑姑也沒有意見,小澪只好到東京投靠父親生前的好友京介先生。


  對女孩而言,這樣的轉變有多少無奈不得而知,或許小澪本來就是逆來順受的乖乖牌,也可能她這還相當年輕的生命不應該浪費在鄉村裡,除此之外,她或許也對都市生活懷有一絲憧憬?

  京介先生經營一間老舊的公共澡堂,他也倦了,做得有氣無力,只是會來光顧的都是附近的老鄰居,大家仰賴這座澡堂已久,也是社區居民聯繫感情的重要場所,京介先生當然了解這一點,即使沒法賺錢也還是苦撐著;小澪起初不清楚這些過往,原先她也只是暫住而已,誰知道找工作沒有那麼順利,待在澡堂的時間愈來愈多,逐漸地,她覺得這座老澡堂好像也有一股魔力。

  那是會讓人駐足的老舊力量,以日本人而言,老舊的東西都有魅力所在,何況魔力。


  小澪在澡堂裡看到居民依賴這裡的模樣與笑臉,她發覺那是值得投注時間的事,能不能當成工作還很難說,但是,與人接觸的工作她有喜歡,即便她總是面無表情、沒啥回應。

  京介先生還是希望能維持住這座澡堂,只是有些事情畢竟不是他能掌控,例如都更。


  「湯屋裡我記得」要講的其實是都更計畫裡的老建物所不得不面對的變遷,包含在老建物裡居住的人們,以及習慣那些舊時事物的你我,都更的目的終究是為了提供更舒適的生活環境,老舊的市容自然不太可能繼續留存於愈發進步的社會,除了衛生條件的考量,當然還有居住安全的疑慮,人們內心是都了解這些的,就是真正給自己碰到了,不見得每個人都能豁達以對。

  小澪還不能理解社會為何如此運作,她只知道人們必須遷居、澡堂將會拆掉,這條街區都會煥然一新,雖然捨不得老舊事物,也沒有辦法阻止政策下的強勢作為,只有接受。


  多數人都是這樣,面對都更,即便有所不願也得接受,政府公權力從來沒有太著重於百姓的生活細節,適應是自己要去適應的,決策者只曉得如果現在不拆、將來就會後悔。

  老舊建物若不拆掉重蓋,是為什麼會後悔?

  如果湯屋裡的記憶只能透過影像留下,若干年後,還有誰會清楚記得那些歡笑?

  我以為這應該是一部少女追尋自我的成長電影,卻又不是;又以為這是一部探討都更議題的嚴肅電影,偏偏不像;最後才發覺,原來這是中川導演刻意以紀錄質感留下的劇情片,就像多數人一樣,面對改變無能為力,即便不能接受,還是得眼巴巴看著習慣的事物煥然一新。

  如果真有煥然一新就好了,更多的,也許只是遺憾?



  -2019台北電影節-
  電影名稱:湯屋裡我記得(わたしは光をにぎっている)
  影展官網:https://www.taipeiff.taipei/


  影展日期:2019.06.27-07.13
  上映場次:2019.07.05/22:10/台北新光影城2廳
       2019.07.08/19:20/台北新光影城2廳
       2019.07.09/15:40/台北市中山堂

  日本正式上映:2019.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