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之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hauyuntian20090427/108737928
列印日期:2017/10/23
2017/10/06 08:26:35

其實,有那麼些事兒,是慢慢滋生著;像地磗上漫開的咖啡,即便擦了又擦、抹了再抹,也抵擋不住那些撒了開的氣息。


***


沒錯,就是打翻了滿整杯的咖啡!


用得著那麼沮喪、哀怨嚒?不是杯都沒碎!


你懂個啥?


杯翻了個兒,黑汁漫了一桌,一地。桌正右方有隻手機,和兩本正琢磨的書;正左方兒有座電腦電源。


杯是落地不碎兒,得洗不是!


地上漫了個到處方且不言,偏偏黑汁潑灑的向兒斜乎,一串串兒淨往桌面下的屜裡噴了去,那第一層濺前三分一到處黑水、第二層近二分一,第三層分明把啥都染上了色,覆水難、難、難收上到了天,還有啥子你還說地。


不就擦了擦就了事兒唄?


擦擦?擦擦,擦擦!


老婆一早出門了,誰擦?誰吶⋯⋯


***


說,那天是他心情最好的一次,正趕上你前往探視的同一時間。


先前他對著你說,有時候真的膩煩了;惹上一而再的心煩意亂、再而三的尋不到面對的方法,什麼就再也不是什麼了。


幸喜,你的安撫對他是及時、有效的;在這更短暫的交會裡,依稀還能由他眼神中找出一點亮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