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淑英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elin7777/131540393
列印日期:2020/02/28
《與考試院為鄰.書寫樹木情報》
2020/01/13 23:58:35

              


壹、2020/01/11 在國家考場投票


  2018年底的市長、市議員、公投等選舉開始我們社區的投票所從永建國小改為在國家考場一樓;陽光普照的2020/01/11,投完總統、政黨、區域立委選票之後,在國家考場小庭園走了一圈,發覺有一棵高大的琴葉榕,從地下一樓中庭挺立而上,榕果掉到地面石頭陣中;一棵葉子茂密的叢立孔雀椰子,伴著幾株變葉木,以及設來讓考生們休息的座椅,可說頗為貼心。


 東邊小庭園入口處原本有幾棵羅漢松,被移到大大的花盆裡,原本鵝卵石的地面鋪上了水泥,不知是否因漏水而有的措施?這幾株羅漢松中有一棵雌株,去年我曾拍到羅漢松結果的景像,也曾數度帶學員來觀察。


 考試上榜的榜單展示在西邊小庭園牆上,公車站也在旁邊,等車的時候常常聽見各種鳥鳴聲;依稀記得有棵黑板樹幹上,有五色鳥啄的洞。 


貳、考試院旁試院路.單號雙號不同條


  國家考場隔著木柵路與考試院相對,考試院辦公大樓的左邊右邊圍牆都緊臨馬路,路名都叫做「試院路」;東側是雙號,西側是單號。


 約二十年前的某一天,我搭計程車回家、跟司機先生說:「麻煩到試院路」的時候,司機先生問:「是試院路單號還是雙號?」。他這一問讓我想了一會兒:我家到底是單號還是雙號?於是我跟他說「世新大學後門的社區。司機先生你怎麼這麼周到,連我家是單號還是雙號也關心?」「甚麼周到,這是不同路啦。」他的話讓我將信將疑,第二天,我特地走了一趟考試院西側小路,發現路口有一堵牆上貼著「試院路單號」的牌子,我才確切地認識與相信:試院路單號與雙號,真的不同條;而把它們完全隔在兩邊、互不相通的,是考試院和世新大學。


考試院東側的第一個鄰居是永建國小,從前各項選舉投票所設置之處;學校面積非常小,小朋友打躲避球的時候,偶爾會打破教室的玻璃窗;2018/10 該校搬遷到更東邊、仙跡岩山腳下的新校區。舊校區這邊的欖仁、白千層、蒲葵、朴樹、羅漢松(雌株)等大樹,都非常吸引人。朴樹斜對角是考選部,沿著考選部圍牆的人行道很狹窄,無法雙人併行;有細葉南洋杉、肯氏南洋杉、竹柏、洋玉蘭、旅人蕉、月桃、稜果榕等樹冠層伸出圍牆外,讓我們路過時,有機會看見洋玉蘭花的古老容顏;初春,還可以看見園內櫻花綻放的美景。(http://blog.udn.com/selin7777/16310183《雲遊四方.與古老的容顏相遇!》)


考試院西側的試院路單號道路,有銓敘部入口,銓敘部圍牆外狹小巷道,直接通達世新大學運動場;圍牆旁一列高大的黑板樹,樹上有很多附生植物,其中,都會讓我駐足仰望的是遠古的蕨類—松葉蕨。2017年10月下旬經過銓敘部大門口的時候,我發現地面上有蘇鐵種子,停下腳步,才發現蘇鐵大孢子葉裹著很多種子;想起這是躲過數度冰河、隕石衝撞地球等重大災難而存活下來的「孓遺植物」,真是驚喜萬分。從鐵樹走往南邊的試院路口,琴葉榕、福木、小葉欖仁等人工種植的樹種之外,土地公也幫忙種了蕨類的海金沙、小葉桑、血桐和一些蔓藤;過了車道出入口後,則是一排美人樹。 


參、與考試院為鄰.書寫樹木情報


考試院大門口的木柵路往東,到辛亥路交口,除了國家考場門口幾株樟樹和兩棵印度紫檀之外,木柵路兩側都是美人樹;往西,則在復興派出所和華南銀行這邊有水黃皮之外,也都是美人樹。每年秋天,美人樹開花季節,飄落的花瓣常常停在路邊的車頂或腳踏車小籃子裡,非常漂亮。


考試院西側試院路單號這邊有溝子口郵局,郵局旁是世新大學行政管理學院;郵局正對面從前有作為監察院宿舍的日式平房,幾年前被拆除後做了一些庭園造景。有一段時間以展版展出考選部的歷史,大大的展版前是一棵被雀榕緊緊纏勒的大葉桉,樹下有桌椅,但我從來沒有遇見有人們坐著聊天的景像;這一兩年來甚至鐵門深鎖,還架起有刺的鐵絲網,十分可惜。


這情況讓我想起近二十年前,我們在台北文山社區大學進行「社區垃圾管理課程」教學的時候,接到考選部政務次長張國龍教授來的訊息,請我們去討論國家闈場的廚餘處理課題。國家闈場面對木柵路之處有前述那兩棵印度紫檀,後方是鯉魚山,山腳下就是景美溪。當重大考試作業的「委員們入闈」期間,各項作業都非常嚴謹,垃圾處理亦然。依稀記得當年的討論時得知:廚餘處理方式用鐵胃絞碎後排入景美溪中。張次長認為那個做法不妥當,所以設法找出解決之道;後來,好像是宜蘭環保聯盟劉淑惠老師協助教導「廚餘做堆肥」,堆肥在國家考場屋頂花園作為改善土質之用。有一段時間,國家考場還提供教室讓文山社大幾門課程使用,我們曾在下課後坐在屋頂花園聊天,欣賞水抱山環的家園美景。 


肆、育才之用的小葉欖仁,將何去何從?


 2020/01/11這天上午,穿過世新大學操場走往投票所途中,試院路單號宿舍旁的波羅蜜樹上有一群吵鬧的喜鵲,高高的黑板樹上的松葉蕨似乎有了孢子囊群。投完票、欣賞過投票所前的庭園,再趁著暖暖的陽光,往西走過榜單欄,走到鐵門深鎖的庭園前。我發現,幾年前在此庭園東側和北側邊緣種植的小葉欖仁,已經長得比木柵路上的紅綠燈架還高,種樹者的名牌,則已經腐朽了。


回家來查閱一些資訊,找到一則考選部公告的(2014/08/28)訊息,從中推測此處造景庭園應屬於「國家考試園區」的範圍。請閱:


https://wwwc.moex.gov.tw/pda/news/wfrmNews.aspx?kind=3&menu_id=1111&news_id=1882 (<「金榜再造植樹育才」再創考選新頁>)


 回想從闈場的廚餘處理討論,到偶然間發現老房子被拆、進入拍攝展版和植樹紀念牌;接著,時光來到2017年春天,行經考試院的時候,突然發現考選部和銓敘部入口都架起了圍欄,那是年金改革制度最議論紛雜的時刻。


2019年4月出版的第154期《動物園雜誌》封面故事是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熱帶雨林館,其中有一篇李俊緯先生執筆的文章敘及選用一株移自重陽橋台北端的美人樹,作為台北動物園雨林館入口意象的緣由,讀之,深受感動。


 看見台北動物園這麼用心規劃與種植,遂想到各地都有很多人士在種樹,種植之前大都會先學習:「從地形、從氣候、從歷史、、所在之處適合種哪種樹?」這些都是學問,或許有些還是考試的試題。


與考試院為鄰多年,從它周邊的植物風貌,看見早年的多樣種植,到〝植樹育才〞的樹種單一。


此刻,考試院大門口的美人樹有的還在開花,有的已經結果,不久之後,棉絮種子將飄向各方。我望著圍欄裡2014/08/28種植的這群小葉欖仁,不知未來將何去何從?


                                完成於2020/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