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歲春寒蠶未眠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chubert2100/1233891
列印日期:2021/02/26
三輪車跑得快
2007/09/16 00:16:13

年初通車的高速鐵路,宣稱時速達兩三百公里,彈指之間,就能南來北往的走一遭。我可很懷疑,跑起來比必須,綁上安全帶的雲霄飛車還快,人進到裡面,會不會暈頭轉向呀?

世事難料說來湊巧,這次研習會舉辦週末遊,去程正是搭乘高鐵南下。興奮之餘更不應該缺席囉!透早起身匆忙梳理,備妥背袋水壺,目標是終點左營站,買票登車啦!

如果您眼力欠佳,或者跟我一樣,多了那麼點歲數,那千萬別忘了戴上老花眼鏡。因為單薄的票根表面,印刷的車廂及座位號碼,比綠豆還要小。想不明白,交通主管諸公,個個都目光如炬喲?對啦!大老爺肯賞臉搭車,不分時段一概免費,壓根兒沒見過,車票是啥長相吧?

平穩奔馳的列車,通道自動門上方的跳躍的數字,顯示著現在的時速,大約保持在250KM左右。從密不通風的玻璃窗望去,沿途景色瞬息萬變,幾乎啥都沒看清楚,就消失在腦後了。除了不斷走遠的一寸光陰一里路,簡潔日式風格的空間裡,可以據為己有的,只剩下無邊的寂靜。

停靠在路口的人力三輪車,裝扮得花枝招展,在我小時候,是很平常的交通工具。如今卻成了旗津當地觀光的特色。孩子七嘴八舌的觀看,接上電腦的影像:『好復古啊!你沒有逛它一圈,回味往事喔?』

許多許多年前,外婆跟著舅舅,住在名稱饒富詩意的雲和街。彎繞的小巷弄裡錯落一片黑瓦木造的眷舍。灰泥空心磚砌成的矮牆內種植的桂花,散逸出淺淡香氣翠玉般的嫩葉細蕾,偶爾也會探頭偷窺,刻意放輕了腳步的路人。

外婆心知肚明,不讓我當跟屁蟲,當場就能演出一齣,淚如雨下的苦情劇,不但四鄰不堪吵鬧,更怕誤會有虐待兒童之嫌。即便那是能曝曬蘿蔔乾的豔陽天。坐上吞雲吐霧的蒸汽火車,我從第一節到最末端車廂,來回穿梭玩得萬分樂乎。古亭、木柵、景美………木製大招牌逐漸變小,沒停靠幾個站很快就到達了新店。

奶奶喚來守候在火車站旁,排班的三輪車,我彎背縮腳,蹲坐在狹隘的踏板上飽受折磨。外婆拉住我的衣領:『別光朝著地上瞧,眼睛會弄花哦!』我此時開始悔恨自已,愛哭又愛跟班啦!橡膠輪子磨擦顛簸路面的小石粒,唰唰聲不絕於耳,聽起來像極了催眠曲,才令人昏眩欲睡呢!

等候在巷口的親友團,老遠就一致揮手歡迎。我大概過份欣喜,車子還沒停住,硬是縱身跳下,甭提是頭下腳上跌個正著。車輪從小腿肚碾過,膝蓋也破了皮。圍觀眾人居然異口同聲:『不哭,不哭!男生要勇敢嘿!』誰說不疼的?誰又擅自規定,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啊?我一池盈眶欲滴的淚珠,抹好紅藥水後,仍舊成串的滴落下來!

中氣十足的外婆,氣急敗壞手指著,戴著斗笠穿汗衫,喘噓噓的車夫怒罵:『你傻啦………不會馬上踩煞車啊?』一面嘟著嘴呼呼的直往傷口吹氣:『等會兒帶你去吃紅豆冰喔!』剛才那種讓人,痛不欲生的感覺,忽然煙消雲散了耶!

【三輪車跑得快,上面坐個老太太,要五毛給一塊,著你說奇怪不奇怪。】這首幾乎失傳的童謠,很久都沒再聽到了。奇怪的是,那輛載著老人小孩的三輪車,害我摔得皮開肉綻,卻從未離開過我的悠悠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