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深處有人家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c0731/1024900
列印日期:2021/10/27
書得-其二------一照風月展書讀
2007/06/14 00:01:44

 今日午後展書讀,在微風與香燻中。

 最近時日以來,讀的是《祖堂集》與《景德傳燈錄》此二書。

 

 在一壺茶、一沈香與風微微的書齋中,心靈的視界,漸漸呈現「一壺風月湛無埃」的默照心契。

 

現在記下〈南嶽懶瓉和尚歌〉,以為今午之得。

 

 兀然無事無改換,無事何須論一段?

   直心無散亂,他事不須斷。

   過去已過去,未來更莫算。兀然無事坐,何曾有人喚?

   向外覓功夫,總是癡頑漢。糧不畜一粒,逢飯但知餐。

   世間多事人,相趁渾不及。我不樂生天,亦不愛福田。

   飢來即吃飯,困來即臥眠。愚人笑我,智乃知焉。

   不是癡鈍,本體如然。要去即去,要住即住。

   身披一破衲,腳著娘生袴。多言復多語,由來反相誤。

   若欲度眾生,無過且自度。莫謾求真佛,真佛不可見。 

   妙性即靈臺,何曾受熏煉?心是無事心,面是娘生面。

   劫石可移動,箇中難改變。無事本無事,何須讀文字。

   削除人我本,冥合箇中意。種種勞筋骨,不如林間睡。

兀兀舉頭見日高,乞飯從頭喂。將功用功,展轉冥朦。

取則不得,不取自通。吾有一言,絕慮忘緣。

巧說不得,只要心傳。更有一語,無過直與。

細如毫末,本無方所。本自圓成,不勞機杼。

世事悠悠,不如山丘。青松蔽日,碧澗長流。

臥騰蘿下,塊石枕頭。山雲當幕,夜月為鉤。

不朝天子,豈羨王侯。生死無慮,更須何憂。

水月無形,我常只寧。萬法皆爾,本自無生。

兀然無事作,春來草自青。

 

我的清涼午後,就在這首白話「證道詩」歌中,慢慢的澄澈了………也不禁的,想起從高中時代相當喜歡的一首禪詩----南宋顯萬僧的〈〉:

 『萬松嶺上一間屋,老僧半間雲半間。

    三更雲去作行雨,回頭方羨老僧閑

 這首禪詩,同時也是胡適先生相當喜歡的一首詩歌。

 哈哈,寫到這兒,覺得心領神會與神清氣爽!

人生啊,何必「撥火覓浮漚」?!

八萬四千法門,何曾離寸心!

還是『今日任運騰騰,明日騰騰任運』吧!!

 

註:明瓉和尚,是盛唐人,籍貫與生卒年皆不詳。其事跡,見於《宋高僧 傳》卷十九、《景德傳燈錄》卷三十、《佛祖歷代通載》卷十四等;至於其行事與僧風,由此「證道歌」可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