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纖瘦黑店平反活動一度飞翔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aleisha/4907408
列印日期:2017/12/17
滄桑后,沒有退路
2011/02/21 15:22:19

週末的午夜那麼寂靜,沖一杯濃濃的咖啡,消除淡淡的睡意,摁住發燙的胸口,傾聽急促的心跳聲,慢慢的發現它奏出了悠長的心聲,漸漸的,打開了久違的心扉,曾經的誓言,曾經的愛情,曾經的生活,曾經的是是非非,一下子湧入了腦海,卻怎麼也理不清。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孤獨的人都很驕傲,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驕傲的人都會孤獨,我只知道我很孤獨,也很驕傲,無可救要的驕傲讓我比所有人都孤獨。我在我的信仰裡藐視所有不在我信仰裡的人,被我藐視的人在他們的信仰裡不屑我的驕傲,很可笑,很荒唐,但除了揚起嘴角我什麼也做不了,我是一個活的太真實的人,真實的顯得那麼天真,我想有人說的沒錯,我很幼稚但是很多時候我只是想很單純的笑,很單純的哭!哪怕幼稚!我不知道先說抱歉的人是不是一定會輸,可我知道無論我怎麼努力我也不可能因為別人改變我的信仰,就像鳳梨罐頭說我的:“你那麼驕傲是不會在乎別人怎麼說的”我的驕傲,來自我的真實,真實的幼稚的我,不會在乎疼痛的!

靜靜的,耳邊只有輕輕的音樂掩蓋的聲音。周圍全是夜的寂靜聲響,安靜裡帶有絲絲的不安!左手執煙,隨手拿著打火機稍微一點,然後隨手寫著關於我的心情或一些雜亂的文字,此刻午夜覺得最為不安!點點的聲響就能引起我的恐慌,發覺我有時候比女生的知覺或內在個性更為敏感。仰望下天上,卻只看到天花板,天空的黑色都被天花板擋住了。酸疼的脖子,疲倦的眼睛,還有比較偷懶的手指。原來唯美的意象,都幻化成了此刻瑣碎的圖片,只在眼前不斷的盤旋,然後瞬間的消逝!

默默的,我做著令自己也難以理解的事情。嘴裡隨意吞吐著煙霧,指尖被煙熏得微微發黃。耳邊沉浸著唯美的音樂,手指不斷的敲打鍵盤,安靜的耕黎下屬於我一串串字符,屬於那片未知世界的蒼涼!屬於你們彼此都難以理解的憂傷!屬於我,你們誰也無法分享的蒼白!默默的,彷彿自己一直在等待死亡!也許被動成習慣的我,也正在等待世界的荒蕪,等待唯美的邊緣有唯美的鳳凰浴火重生,降落在我的身旁。當自己發覺還存在於這現實中,不免的淚水粘滿臉龐,現實與夢幻的差距就此被我混淆得粉碎,一片,一片的,撒滿了一地,不知該如何拾起,從哪塊碎片拾起,然後重裝。

那些已飛逝的年華,那些早已被稀釋的理想,都漸漸的淪為了昨日蒼茫的回憶!不堪回首的是那片還未被陽光照到的地方,沒一縷陽光為我起航;那個還沒有找到歸途的深夜,那片角落還處於冰冷陰暗,沒一絲溫暖的折射在我如紙的臉龐!難以忘懷的是昨日高峰頂上沒有俯瞰腳下這片蒼翠的大地,那些蒼翠的顏色竟然那麼的讓人感覺溫馨,只是現在我已經遠離了那個地方!偶爾獨自前往,往事把我的思緒飄揚,帶到很遠的地方,竟是無邊緣的天涯。弄潮兒在波浪中艱難衝浪,浪花破碎,同時還有浪花里自己的樣子,忽然間失去了原本準備繼續的方向!神情茫然許久的躊躇,只看到大雁南飛,季節蒼黃,而自己的身影還在異鄉無目的的飄蕩,知覺在塵土裡輾轉流浪!也許,自己只是這個城市匆匆的過客。

偶爾的偏離,所謂追尋的中心。漸而的背離,旋轉了一個圓又回到原點。等待或者追尋似乎還帶點徬徨。午夜的街燈,把我的身影拉的好長好長,就像一個幽靈一樣到處亂竄。偶到小湖無人深處,獨自旋轉,原本想尋回飄遠的思想,卻無形中帶來了滿腹的憂傷。此時我開始嚮往:一片藍色的海洋,邊緣是一片青色的草原,藍色的天空,白色的雲朵,遍地都是星星般的小花蕾。一個簡單而溫馨的小家矗立於那中央,我與家人一起徜徉青色的大地,擁抱湛藍的海洋,相信那是沒有任何憂傷及寂寞的地方,相信我的心會在天然的陶冶下得到永遠的安詳!

我是典型的水平男孩兒,對愛情至高的嚮往,不需要任何色彩的渲染。我不需要虛擬的世界充實生活,奔跑在球場上或者拿起酷愛的球拍,就可以讓我揮灑惆悵。氣定神閒的2010暮然間以慣有的方式消失,帶著幾分童趣,帶著幾分憂傷,甚至帶著幾分戲謔,漸漸的遠行了。希望輪轉的年輪能給我一個有力的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