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纖瘦黑店平反活動一度飞翔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aleisha/4604326
列印日期:2017/10/23
水緣
2010/11/16 12:38:14

小就喜歡水,注定與水有不解之緣。

我家的後面幾百米就是一條小河,岸邊野草青蔥,花兒點點,河水淺淺的,清澈見底,蝌蚪小魚看得清清楚楚。那是我們男孩子夏季玩耍的樂園,早早吃過飯,約了年齡一般的小朋友,直奔河邊,脫光了衣服,撲通撲通跳進水里,盡情嬉戲,打狗刨,扎猛子,打水仗,比憋氣,摸小魚,抓蝌蚪、、、、有時在河邊挖個小坑,撩滿水,把捧起的小魚苗和小蝌蚪放到裡面養,每天都要看一看長大了沒有,每遇夜裡下雨,就會擔心自己養的小魚、蝌蚪會被河水漫過沖走,第二天早晨一定要去查看一番,看到成果變成烏有,總是在心裡惋惜一會兒,然後再大興泥沙,繼續養魚苗蝌蚪,直到看蝌蚪長出腿腳,退去尾巴,跳出魚池為止,那時很有成就感。建為了消夏,大人們有時也和孩子們一起洗澡玩耍,抓住小胳膊撈到深水急流,嚇得我們大聲求饒,有時也喝上幾口清清的河水,當解渴了,不然還捧起河水就喝呢,從來不得病。每到天一擦黑,蛙聲如潮,此起彼伏,時而獨鳴,時而齊鼓,那和諧的節奏,天然的韻律,令人陶醉不已,在這大自然的樂聲中,我酣然入睡。

不僅夏季如此,冬天我們也常常光顧那條小河。一次我與大我一歲的侯二來到了鋪滿白雪的小河邊,河中間並未封凍,水還在流,我們試探著上了冰面,我走在前面,走了一米多遠,撲通一下,我掉進了河水里,嚇得侯二轉身就往回跑,我想他是回村找人救我去了,我兩手扒著冰面,腳下碰不到的河水的底,只想著不被沖到冰面下就好,壓碎一塊冰就離岸近一點,終於教碰到實地了,不知怎麼撓扯上岸了,棉襖濕到了胳肢窩,不敢回家啊,到村子朝陽背風的地方曬陽陽吧,中午吃飯了,家裡滿屯子找到了落湯雞似的我,換了衣服,並沒有打罵,只是囑咐我以後不要太好奇了。原來,侯二一路狂奔到家,對誰也沒敢說我掉河裡了。那一年我六歲。二十幾歲回去,那條河竟然乾涸了。

上小學了,家搬到了黑龍江,縣城南有六道橋,六條小河,最大的一條叫烏裕尓河,入嫩江。大人和老師都嚴禁我們去河裡洗澡,可我還是偷偷摸摸地去,回家後,趕緊用清水沖洗,不然胳膊腿上劃出白道道,露餡要挨說的。也不敢到流急水深的正河去洗澡,只能到一道橋、二道橋洗。一次,與幾個同學到了二道橋,看到別人都跳下水,也跟著跳了下去,一竄,沒遊起來,再竄,又沒遊起來,後來覺得好笑,頂著水怎麼能游得動呢?喝了幾口水,大一點的看我是懵了,過去薅著頭髮把我拖到岸上,到岸上我說了一句話:KAO。意思是:不用你救我也能上來。上大學了,每年都要到鏡泊湖去,一次,也是跟著同學下湖洗澡,人家往湖中島遊,我也跟著遊,湖面遊船一過,忽悠忽悠的浪,沖得人上下起伏,遊了百來米,發現力氣有些不足,況泳姿單一,趕緊往回游,還算幸運,終於遊回了岸上,另兩個同學,一胖一瘦,胖的高大威猛,小的骨瘦如柴,竟然游到了湖心島,又遊了回來,如果我傻跟著游過去,不沉底才怪,要知道鏡泊湖水深50米,下面是日本鬼子建的渦輪水利發電站,進裡邊就被絞成肉醬了。今天還能健康的活著,真是撿著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