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纖瘦黑店平反活動一度飞翔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aleisha/1972754
列印日期:2017/10/21
人生何必初相見
2008/06/19 16:17:16
人生何必初相見(ElectroPlating


忍不住還是下樓,我很不放心那個坐在公園欄旁哭泣的女子。她的哭聲很壓抑,散步時經過她身邊,很多人都漠然地回過頭斜視她,她不管,全神貫注地抽泣著,一臉的冷淡。

  我很想走過去遞給她一張紙帕,因為我發現她手裡緊緊攥著一個東西,不停抹擦,已經很臟了吧?可當我接近她時,恍惚間她一抬頭,一臉的冷光,還有那與世無爭的空洞的眼神,瞬間就擊垮了我,令我望而卻步。

  想起這種同樣的目光,我依然顫粟。那是第一次去央視大塔前吧?有個衣著非常時尚的女子在塔邊哭泣。她的旁邊也是走來走去的人們,也沒有人上前去詢問她,她呢,一直背對著人群,並不轉身。

於是我走上前去了,當我伸手去拉她的那一剎那,她嗖地一下跳了起來,厲聲問我︰“你想干什麼?”我愣住了,一時語塞,我,是想幫你啊,怕你有什麼事。但那寒光就透過陽光射過來了,直直地,定定地,冷若冰霜,就這目光,冷冷地瞅著我達一分鐘,然後,她扭頭就走,走之前,還拋下一句話︰“神經病……”

  我暈,我倒成了神經病。

  前車之鑒,以後再遇上這事,還是心有余悸,實在忍不住,也就遠遠地站在那,生怕有什麼不測。也許,有些人在沉於悲痛的時候,那個世界是她封閉的天空,屬於她的領土,大致是不希望有外人打進來的。所謂人與人相斥的定律,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可這次,我還是忍不住再次下樓了。因為,這次不同。天黑了,而且今天特別特別冷,她又是一個大著肚子的女人,怎么讓我放心得下呢?

於是惴惴不安地上前,我像一個口吃的國小生般地解釋說,你不要有敵意,我是這個小區的居民,這么晚了,我可以幫助你什麼嗎?

  她的寒光又射過來了,居然比第一次我經過時更強烈。我退後一步,並不想離開,接著說,“真的,都說今天是北京最冷的一天了,你是不是早點回家呢?”

“家”?她的寒光退去了,然後大哭,他不要我了,我已經沒有家了……她搖晃起來。

  我緊跑兩步,上前,扶住她。姐姐,要不,咱們去麥當勞坐坐,你的全身冰涼啊。÷

  她軟下來了,先前的寒光不見了,代之的是一臉的無助。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我現下這個樣子,我該怎么辦呢?

  原來,又是一個始亂終棄的同居故事,她與他一起拼打多年,從廣州,到上海,然後再一起把生意做到北京,八年了,買房,買車,總算安頓下來了。可是,男人卻不要她了,留給她一個空空的房子和一個不久出世的嬰兒,人去樓空。

  我算瞎了眼,跟著這個牲畜,不管他在外面怎么搞女人,我都忍了,他到底還想讓我怎么辦?他居然,還說肚子裡的孩子是野種……他還算是人嗎?那我就將孩子生下來對質﹗

我平靜下來,其實姐姐,他是牲畜也好,懷疑你的孩子是野種也好,都已經這樣了。你把孩子生下來,這個我無法干涉,但是,你想好沒有,為了恨讓一個生命來到這個世界上,你認為值得嗎?還有,你們之間,能夠挽回么?

她搖搖頭,肯定地說,已經不可能了,他是不可能再回來了,他和那個女人結婚了。

  是啊,流水一去已經不再。何必一個人在寒風中罵他,怨他,然後將他恨得一文不值,這有什麼用?

紅塵男女就是這樣,有愛情時,你是我手心的寶,挖心掏肺在所不惜;電染愛情離開時,詛咒他祖宗十八代是鬼非人還不解恨。愛恨這東西,反過來是愛;正過來是恨,是沒有道理的。再幾好再幾壞,還是同一個人,她,他,或許在你們最初的時候,畢竟還是相濡以沫過的,所以,當世界倒塌時,沒有必要將舊賬新仇翻江倒海般地訴訟出來。畢竟,那個動物不如的人,和你一起生活過,貶得太狠,恨得太深,還是在蹧蹋自己,也只能是氣恨難消。

  我知道此時,我勸什麼,她都不會聽了。唯有聽她漫聲地哭泣,辱罵,和詛咒。也許,她太需要一個聽眾了。

  末了,我提醒她,你真的願意留下這個孩子么?你確定你有能力給孩子只有愛沒有恨么?

她低頭不語,轉眼又是傾盆的淚了。

是啊,依然在愛,不管怎么罵,怎么恨,怎么貶,那個不是男人的男人,還在她的心中有份量,怎么辦呢?

那麼,為了七個月大的孩子,你還是回家吧。打電話給你的朋友們,讓她們照顧你,不然孩子出了什麼事情,你後悔還來不及的。

  她疑心地看著我,良久,終於點頭。

  人生何必初相見?愛了又恨,恨了又愛,冤冤愛愛,情仇難合,世間上的男女之間,也就這么一回事了。電鍍器材|電鍍加工|
Metal Plating當災難突然來臨,今古有幾個女人,能夠做到揮刀斬亂麻,從此不再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