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的複雜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ruedesmuriers/19515726
列印日期:2020/10/30
山水間 - 水湄篇 (上)
2014/12/08 01:22:03

幾場連綿秋雨之後,氣溫越降越低了。街道上掛起了耶誕節的燈飾,店家櫥窗五彩繽紛的也都布置得令人眼花撩亂。冬天其實是一個讓人無法平靜的季節。尤其出門必須圍巾帽子外套靴子穿戴完備,不耐煩之時就免不了想起了夏日的輕鬆美好。


今年的夏天肯定是已經走得很遠很遠的了。我對夏日的緬懷絕不只在穿短褲與夾腳拖,更多的是那些山林水湄可以安放身心的所在;懷想茂密濃綠的森林、啁啾不絕的鳥鳴,思念海浪拍岸的澎湃、潮汐洗刷的濕鹹。


住在「每條街道盡頭都是山」*的山城 (* 小說「紅與黑」的作者司湯達爾之語),嚮往遼闊廣褒而無邊無際的大海似乎理所當然?看多了阿爾卑斯的蜿蜒崎嶇,遙想著北美洲山嶺湖泊的壯闊……剛過的這個夏天記憶猶新,讓我在這個飄著小雨摻著細雪的冬夜看看相片,懷念懷念八月盛夏吧。



華盛頓州, Lake Crescent - 我們的目的地是加拿大溫哥華島東北方的一個小島,行程安排是從西雅圖先到西邊的奧林匹克國家公園,再到港口搭渡輪過去。半島這裡安排了先過一夜再坐船,不趕時間,所以那天開車經過湖邊時,大家看到明亮清澈的湖水都興奮得忍不住脫了衣服往水裡跳。天氣晴朗,陽光普照,湖水清澈透明得令人瞠目結舌無法置信,天光樹影倒映其中實在太迷人。


山光水色到處都有,然而這裡天高地闊,所有景色相對顯得大氣清朗。不僅自然美景氣勢懾人,人為的環境整潔、守法與公德更是讓人身心舒暢,怡然輕鬆。


.



.


從奧林匹克半島北方的Port Angeles搭清晨的渡輪到對岸的加拿大維多利亞市,兩邊都要排隊過海關。車隊排得很長但是井然有序,通關速度很快。在很大程度上如果沒有這個過海關的程序,初到也許要以為美國與加拿大是同一個國家。但是停留多時之後,兩國的異同在許多生活細節上顯了出來,維多利亞市給我感覺更像歐洲一些。


美國出發的大船掛著美國國旗,迎著海風啪啪作響。我們在維市吃過早餐之後沒有停留,直奔東北方北緯50度的座標城Campbell River,這裡是鮭魚的故鄉。


Campbell River 是城市名也是河名,河中大量的鮭魚不時地跳出水面,溯源而上。釣魚的人很多很多,佈滿河岸邊幾個稍寬的小河灘。許多人就地殺魚並以河水清洗,引來許多的鳥禽爭食魚鰓內臟等,看來應該是常態,因為河灘的大小石頭都是層層堆積佈滿鳥糞的。


.



.



.


從鮭魚的故鄉改乘小渡輪到小島Quadra,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這次的旅行是參加一個划皮艇與賞鯨七天六夜的營隊,其中前兩夜與最後一夜在這個小島做準備及休息,中間的四天三夜則是往Johnstone海峽過去,在海灘紮營。


我們在Quadra島上的住處是一個小海灣邊上的大景房,相片是從房前碎石灘拍的,秀麗無敵,居然還有自己的私人碼頭。潮汐的漲落讓這個小小海灣晨昏各有不同景色,窗裡窗外日夜轉換間像是有著自動更新的圖畫,住在這裡實在會被寵壞。



房子另一邊



.


住過豪華旅店之後就要到沒電沒網路的野營了。我們乘快艇顛簸了一個多小時才進入Johnstone Strait,這個東西向的小海峽寬度僅有2.5公里,野營地位於南岸,望向對面的北岸十分清楚。營地往西幾公里處是虎鯨(orca)重要的棲息地之一,受嚴格的法律保護。我們即便活動範圍十分有限,但是營隊裡的大人小孩都守法,沒有人越線。


.


.


以前我聽人提到賞鯨,印象都是搭船到波濤洶湧的海上去看、去等鯨的出沒,幾乎全靠運氣;鯨不見得賞得到,暈船暈到七葷八素的倒是常聽說。我們在這裡卻是每天站在海灘上就會看到虎鯨家族出入,遠近各異。有時遠遠看到他們的背鰭出現,興奮等待,他們卻在通過營地時潛水不見,感覺好故意呦!讓人好失望。


.



.


營隊主要活動是划皮艇 kayak,每天上午由訓練有素的導遊「觀天」判斷是否出航,我們運氣不錯,在那兒的四天氣候穩定,每天都出海。


下面這張相片中的人是我的一兒一女,看他們一派輕鬆氣定神閒的放下手裡的槳正在大海中央欣賞風景。如此忘情徜徉天地山水間,不正似一幅畫嗎?做媽媽的我遠遠地看著他們,真的覺得好幸福啊~


.



.


關於kayak及這個orca camp我應該要另外單獨寫一篇,因為實在是太好玩了。


離開皮艇虎鯨營之後告別小島Quadra,回到溫哥華島。下了小渡輪我們直奔維多利亞市,以此為據點到島上的各處遊玩。維市是一個小而美的城市,我很喜歡。我們每天用一點點時間在市區近郊到處兜風亂轉,發奇想將來要到這裡買房過退休生活,看海看山,種菜耕田織布,讀書喝咖啡。


… …… ………


這是大島南端的一個海灣,潮間帶有好多海葵海膽海蚌海帶,更多的是海鷗!他們習於浪來潮去、潮來浪去,對激噴得老高的波濤已經完全處變不驚了。


.



.


離開維多利亞市,我們又搭上巨大的渡輪前往溫哥華市。這渡輪據說可以一次承載350輛以上的小客車,工作人員指揮調度車隊前進的方向,熟練從容而鎮靜平和,讓人打從心底安心舒暢。多麼有秩序而無爭的世界啊~


在溫哥華的四天三夜是為了給老爺慶生,家人朋友團聚的意義大於觀光攬勝,在此略過。之後我們選了城東人車較少的小公路進入美國,避開西岸主要公路的海關,同時也往華盛頓州的North Cascades 國家公園前進。


我們要去的地方是山中的一個旅店,沿著20號公路向東,一路上是高山流水相伴。間或看到瀑布湍湍、山溪潺潺,沒有看過這樣河流與湖水的,很難想像怎麼可能有種叫做湖綠的顏色是大自然中真實的存在。


.



.



.


在山裡的三天兩夜我們依舊是以住同一個旅店為據點,每天到不同景點或做不同活動的方式遊玩。這個高山湖叫藍湖Blue Lake,其實從每個不同角度拍照,由於光影的不同看到的都是不同的顏色。這張比較接近湖綠色,山凹處還有積雪未化,石塊間有山羊走動,而水裡清晰可見的是魚兒魚兒水中游。


.



.


這是旅店的小水塘,我們沒有去住池塘邊那些獨棟的小木屋。我猜想從那邊看過來的景致應該沒有從這邊看過去漂亮。


.



.


在山裡泛舟騎馬兩天,差不多該回家了。我們是從西雅圖機場進出的,回家前還先去兒子已經生活了兩年的小鎮看一看。兒子應我要求帶我們去校園走了一圈,也在鄰近的幾個大小公園看看瀑布與小溪。這個綠意盎然的小鎮十分清麗,由於有大學校園的關係還特別顯得朝氣蓬勃青春洋溢。


去西雅圖的前一晚我們跟隨兒子到了一個「秘境」,是那種當地人才知道的好所在。在這看似平淡無奇的海灣小碎石灘,每個走入水中的腳步都神奇地閃閃發光,每個舉足都激起點點燦亮的水花……是受到碰觸才發光的水藻嗎?我不知道。海中的世界既神秘又魔幻,不起眼的小角落也蘊藏著大驚奇。


暮色籠罩,四周一片漆黑,相片很模糊。我將相片留在此處,紀念一個難忘的美麗的夜晚。多年以後再看,也許就像現在這個懷想夏日的冬夜一樣,嘴角將帶著笑,想起曾跟兒子橫跨鐵軌滑下石灘,曾隨他拉高褲管踩入海水,想起那充滿耳際劃破夏夜的尖叫笑聲與驚喜。


.



.


.


續看下篇皮艇虎鯨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