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旼(貝勒爺)的話中畫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romeolee/113735234
列印日期:2021/04/15
黑妹的第二個家 (22)--愛戀500醉月湖
2018/07/30 23:40:41

為了給「黑妹」找個好家,今天特別去我理想的第三地—台大醉月湖。


醉月湖變了,跟我記憶中的醉月湖不一樣了,怎麼變成這麼小的一座池塘了呢?過去水波輕漾的湖面怎麼縮小了?過去岸上鬱鬱蔥蔥的花草樹木怎麼變成這樣2266,跟「黑妹」的癩痢頭一樣了?(黑妹不要打偶)!


台大,是我最嚮往的校園,雖不像羅家倫那樣許下豪語,但也曾暗諾,畢生要為台大留下些什麼。


我進不了台大,兒子進不了台大,我只好寄望我的女兒「黑妹」能進台大,在台大校園裡過她自由快樂的成年。


然而物換星移幾度秋,醉月湖已失去了原貌,不復那[愛戀500]的記憶。


那年,心血來潮跑去台大語文中心補習英文,班上一位台大建築系女生,好清純、好漂亮,我在影視圈見多了胭脂俗粉,對她不由多看了兩眼。


那時我在報端寫東西,她剛好看過幾篇,我們的年紀相差有十來歲吧!


上課,我感覺旁邊有雙定定的眼神注視著我,英文對話她也老喜歡找我。


這是種什麼感覺?我不知道,也許她也不知道............


偶爾,她會送我一些小禮物,哪有女孩老送男生禮物的?


春天很快過去,夏天,我們握起了手,漫步醉月溪畔,多半是在黃昏,那是醉月湖最美的時刻。


她爸爸不贊成,且堅決反對;她家住仁愛路名人巷,望族家庭,她爸不會將女兒交給一個窮小子,不!窮老子,在七彩燈紅裡打滾的老太保。


「你不是!你只是不得志!你有才華!」她歇斯底里對我吼道:「我從來也不是個富家女,我不是!」


生活上她是富足的;精神層面上,她很貧脊,只懂書上教的,離開書,她是張白紙。


我不喜歡白紙,我怕玷汙了她,我是馬糞紙。


她爸爸把她弄走了,台大畢業之後。


她從美國寄來一封信,僅有的一封信,上面有她美國的地址。


婚後,我太太找出我所有冤親債主的照片、信件,一把火燒了。


台大,不再是我魂牽夢縈的台大,醉月湖縮水了,相思林不見了,500日的戀情只剩下追憶………


「黑妹」,對不起,爸再另外給妳找個家。


此情可待成追憶,此景只留夢中痕.......












Clare,妳在看這一篇嗎?跟我聯絡!我離婚了。


今早,我去了醉月湖,還經過妳家。


祝: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