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horse 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redhorse/152683443
列印日期:2021/02/27
小小說 – 離垢園〈五〉
2020/11/24 02:30:41



賈雲章張老相公從後門匆匆離開,沿路曲折迴環,確定不是來時的道路。一路上所見如樓閣最多的地方名為「瑯環秘府」,收藏金石骨董的地方名為「證古齋」,收藏經史典籍的地方名為「辨理窟」,收藏詩詞作品的地方稱為「遊藝軒」,收藏書畫作品的地方稱為「怡情館」。


 


接著又見到一座高大聳立、直上雲霄的三層樓房,第一層的匾額上提寫著「與天為徒」,第二層寫著「與古為徒」,第三層寫著「與今為徒」。


 


然後來到一處小村落,村中田畝參差交錯,一塊田地旁立著牌子寫著此田名為「情田」,第二塊田名為「心田」,第三塊田名為「福田」。田地內開滿了富貴花,另種植著吉祥草,以功德水澆灌,用乾淨土培育。


 


又走過了數十座高山,經過峰巒疊翠的山路之後,道路又變得寬敞平坦,所見的景物各有其名,如「心頭方寸地」、「歡喜園」、「水晶域」、「光明藏」等等。樓台皆是金碧輝煌,景物奇麗耀眼奪目。


 


賈雲章尾隨著張老相公而行,突然在拐進一條路之後,眼前的景物完全變了樣子。賈雲章仔細一看,發現已經在自家那破敗蕭條的離垢園中,原來從頭到尾自己並未曾離開過家門一步。就聽得張老相公說:


 


「今日的遊覽,覺得快樂嗎?」


 


賈雲章懷疑的問著:


 


「莫非剛才的一切都是空中幻景嗎?」


 


張老相公說:


 


「什麼是真?什麼是幻?你認為真實那就是真實的,你認為虛幻那就是虛幻的。真實或是虛幻都源於你自己的心,而不受限於地方所在啊。」


 


此後,賈雲章對張老相公猶如敬奉神明一般,將家中所有的秘寶珍玩都拿了出來請張老相公過目鑑定。沒想到張老相公將這些東西都貶得一無是處,沒有一件稱得上是真正的寶貝,賈雲章覺得張老相公的評鑑偏頗的太過分了,張老相公就指著其中一件問賈雲章


 


「你如果不相信,那麼你看那架子上的那個六尺高的古銅象,你認為它是個什麼玩意兒?」


 


賈雲章說:


 


「這個古銅象滿身雜亂不一的銅綠,外形樣式製作精巧,雕鏤的圖案花紋也是古時候的樣式,是真正的秦朝時期的銅器。」


 


張老相公說:


 


秦朝則是真秦朝沒錯,但是你知道秦朝的人製做這樣的銅器是做什麼用的嗎?」


 


賈雲章搖了搖頭說:


 


「不知道。」


 


張老相公說:


 


「這只是女子上廁所用的器具而已。你卻還將它高高的供養著,如此不查,豈不是要被這般汙穢給噁心死了嗎!」


 


賈雲章不怎麼相信,就說:


 


「但是你說的又有何憑證?」


 


張老相公說:


 


「在象的背脊處有個銅蓋子可以嵌合在下方的象身之上,象的四足皆有小洞,用火烘烤象足,必有騷臭之氣產生。」


 


賈雲章按照張老相公的說法進一步勘驗,果然有這樣的設計,又依法生火烘烤,結果與張老相公說的完全符。張老相公又說:


 


「那阿房宮建造得五步一樓、十步一閣,樓閣的門口旁都安放著這種銅象,象足下方連通著暗溝,宮女要小解時,就揭開銅蓋、解開褲子,騎在象背上方便,使用完畢後再用清水灌入沖洗。不然的話,這重重樓閣又高聳入雲,那麼多嬪妃又如何能人人一個便桶及時伺候,內急之時也只有這樣的設計才能真正的『方便』啊!」


 


賈雲章因此稍微有所覺悟,再看自己費盡心思所收藏的那些古董珍玩時,似乎已經與那糞土一般,沒有那麼珍貴了。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離垢園


 


離垢園者,東浙賈氏園也。


賈名雲章,字天孫,少穎敏。


……


一夕與妻藍氏酌,婢獻羹,碗炙手,墜地碎。賈怒曰:


「此供秦制也,爾斷吾命根耶?」


……


賈恆獨眠,每欲敦倫,必看河魁,蓄溫水;事畢,澡身更衣薰香,作種種惡態。


……


忽有客攜短童來謁,仙風道骨,翩翩在門。


……


繚曲迴環,絕非來路。視樓閣最多處曰「瑯環秘府」,藏金石處曰「證古齋」,藏經史處曰「辨理窟」,藏詩詞處曰「遊藝軒」,藏書畫處曰「怡情館」。又一樓,峨峨三層,上矗霄漢,第一層曰「與天為徒」,第二層曰「與古為徒」,第三層曰「與今為徒」。有小村落,畎畝參差,一曰「情田」,二曰「心田」,三曰「福田」。開富貴花,種吉祥草,沃功德水,培乾淨土。行逾數十高嶺,峰巒迭翠,逕坦且平,曰「心頭方寸地」、「歡喜園」、「水晶域」、「光明藏」。金碧樓台,奇景眩目。突轉一逕,景物全非,凝神端詳,已在自家園中,蓋未嘗出門一步耳。


張曰:


「今日之游,樂乎?」


曰:


「空中幻景耶?」


曰:


「何者為真,何者為幻?以為真即真,以為幻即幻。真幻皆根於心,而不限以地也。」


由是賈奉張如神明,家中所有秘玩,皆質之於張,張均鄙薄,一無許可。賈以為太過。曰:


「君如不信,目前架上古銅象高六尺者,君以為何物?」


曰:


「滿身銅翠,班(斑)剝陸離,形制既工,雕鏤亦古,的真秦銅也。」


曰:


「秦則真秦,君知秦人造此何用乎?」


曰:


「不知。」


曰:


「女子溺器耳。尚高高供養,不幾污穢殺人!」


曰:


「有何憑證?」


曰:


「象脊有銅蓋嵌下,象四足皆有小洞,以火炙之,必有騷臭氣。」


已而驗之,果然,張云:


「阿房宮五步一樓,十步一閣,門首皆設此物,足下即通暗溝,宮人慾溺,即揭蓋解褲,騎而溺之。否則重樓宵漢,嬪嬙如雲,何有此許多溺器?唯得此,始便耳。」


賈由是稍悟,視收藏皆若糞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