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horse 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redhorse/130181837
列印日期:2019/12/12
小小說 – 王大姑〈上〉
2019/10/23 00:00:08



嶧山(位於山東省濟寧市鄒城市南側的西南方、鄰近豐縣沛縣(二縣均屬江蘇省徐州市轄)等地,有一個台兒莊(今山東省棗莊市台兒莊區位處於要衝之處。該地有一個姓的大家族,族人的住處都排列密集相當靠近。


 


姓家族的族長王老頭,夫婦倆生有一兒一女。


 


兒子王懋修,是取得公費補助的公立學校學生(廩膳生),因此必須經常遠赴學校(「臬比」,鋪設有虎皮的座位,亦指儒師的座位)住校就讀,平時也只吃著普通飲食(「菽水」,豆類與水)刻苦度日,努力讀書要通過科舉求得功名。


 


女兒人稱呼其為王大姑,容貌楚楚動人,生性敏捷聰明,年幼時在讀曹娥(見《小小說 – 孝女沉河尋父骸〈二〉曹娥》)龐娥等人的列傳時,往往被書中的女主角們的行為感動得闔上書本而哭泣。後來王大姑嫁給了某甲,某甲本就患有癆病,兩人成婚短短半年之間,王大姑為了醫治丈夫的病,不惜三次割下自己手臂上的肉做藥引,卻仍無法治癒丈夫。


 


某甲死後,王大姑也想過要以死殉夫,但又擔心父母因此傷心。然而夫家本就貧窮,家中已無他人,就算有其他親戚,面對這個窮親戚留下的寡婦也早就躲得遠遠的裝做不認識。於是哥哥王懋修就作主將妹妹帶回了娘家,並對她說:


 


「哥哥我不能每天早晚侍奉爹娘,就還要麻煩妹妹你代替我照顧爹娘了。」


 


王大姑答應說:


 


「好。」


 


此後王大姑每日晨昏定省,將父母照顧得妥妥的,為了方便操作家務,還將頭髮束起來後戴了頂帽子(意思是專注家務不重打扮),因此族裡的人們不論遠近都誇讚她的賢慧。


 


這年夏天,有消息傳來,說活躍於江北、流竄於安徽江蘇山東河南等地、自稱「捻軍」的反農民軍清朝官方稱之為「捻匪」或「捻賊」。俺則認為反官剝削可稱軍,擾民害民就是匪。)將會抵達台兒莊,傳說中的九頭鳥每天晚上也不停發出如車輛行進的聲響(因此原文引俗稱為「鬼車」),一時之間全莊上下風聲鶴唳,徹夜派人守夜警戒。身為族長的老頭,呼籲族人們到遠處躲避賊患,於是家家戶戶為了要帶那些東西斤斤計較。眼見大家的行李越帶越多,大姑就建議說:


 


「我們大家倉猝出逃,全都要靠著牛車代步,牛車只載人的話行進的速度還算快,但再加上這麼多的家當就因為太重而慢了下來。若是在路上遇見賊人,則必定因為這些財物惹得賊人眼紅導致大家因此命喪賊人刀下。看重財物卻輕忽了人命,這絕對不是個好的主意。我建議不如大家在自己家中找塊地方挖個深坑,將財物埋藏於地下,讓牛車只載運人,這樣才有希望逃出虎口,找到可以安身的好地方。」


 


大家仔細想想王大姑說得也對,就按照她的建議行事後,全族的人們一起出發逃難去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龐娥」,姓,名,亦稱「龐娥親」、「趙娥」,是酒泉福祿趙安(或作趙君安)的長女,三國時期曹魏武將龐淯母親,龐子夏之妻。見《後漢書》.卷八十四.列女傳第七十四:


酒泉龐淯母者,趙氏之女也,字娥。父為同縣人所殺,而娥兄弟三人,時俱病物故,讎乃喜而自賀,以為莫己報也。娥陰懷感憤,乃潛備刀兵,常帷車以候讎家。十餘年不能得。後遇於都亭,刺殺之。因詣縣自首。曰:


「父仇已報,請就刑戮。」


福祿長尹嘉義之,解印綬欲與俱亡。娥不肯去。曰:


「怨塞身死,妾之明分;結罪理獄,君之常理。何敢苟生,以枉公法!」


後遇赦得免。州郡表其閭。太常張奐嘉歎,以束帛禮之。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一.王大姑


 


嶧陽西南,鄰豐沛諸境,台兒莊當其衝。莊有巨族王氏,所居比櫛。王叟某,老夫婦生子女各一。子名懋修,廩膳生,常遠就臬比,坐博菽水,攻舉業。女名大姑,貌楚楚,性敏慧,幼讀曹娥龐娥諸列傳,未嘗不掩卷而泣也。適某生,素患瘵,結縭甫半年,女三割臂上肉,不能救其死;思以身殉,又恐傷親心。然夫家又赤貧,且無人。女兄懋修遂迎之歸,謂女曰:


「兄不克昕夕侍二老,即煩吾妹代兄職。」


女曰:


「諾。」


定省溫清之善,直釵而弁也。族無遐邇皆賢之。


是年夏,捻賊將至,風鶴宵警,鬼車夜號。叟本王氏族長,呼眾遠遷,各戶咸營營於輜重。女進謀曰:


「倉猝出奔,全賴牛車代步,載人行猶速,兼物行則滯,遇賊必因物喪命,不遇賊亦必為宵小覬覦。重物輕人,誠非良算。計不若掘地藏物,單車載人,可望出虎口,而登樂土耳。」


眾思其言良善,即如所謀,舉族以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