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horse 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redhorse/129925187
列印日期:2019/10/22
小小說 – 青天白日《二》
2019/10/10 00:02:51



過了一會兒,那個小丫鬟娟奴面如死灰的趕了回來,在草叢間慌亂的尋找著什麼卻沒有找到的樣子,急得仰天哀嘆的說著:


 


「我死不足惜,無奈辜負了主人的托付,該怎麼辦啊?」


 


南宮認庵見狀,便現身笑著說:


 


「小姑娘是丟失了什麼東西,值得妳要去尋死啊?」


 


聰慧的娟奴聽到這話便知道眼前的乞丐知道些什麼,就哀求著說:


 


「我知道你是個好心人,你曾經看見過『那個東西』嗎?」


 


南宮認庵說:


 


「你如果能明白的告訴我細節,或許我能幫忙將東西完整的找回來交給你。」


 


此時已無計可施的娟奴覺得對方是個可信之人,就說:


 


「我是的婢女娟奴,每天陪伴著我家小姐。我家老爺見到本已定下婚約未來女婿家道中落,就想要將小姐改嫁別的有錢人家,小姐為此傷心難過得日夜哭泣。我心疼小姐,就建議不如小姐將她梳妝台中的積蓄,大約有五百兩銀子,用薄絲手帕(「絞綃」,傳說中鮫人編織的絲織品)包好,附上一封書信,讓我做一回郵差,親手當面將東西交到未來姑爺的手中。小姐還讓我轉達,叮囑未來姑爺要進京趕考,一舉考得好功名,才好風光的回來迎娶小姐。


 


現在我不小心將東西弄掉了,那封書信必然也會被人發現,小姐的計畫與清白都將不保,我怎麼能不著急難過呢!」


 


說完娟奴便難過得大哭了起來。南宮認庵趕緊勸慰著,又問道:


 


「那麼你打算怎麼做呢?」


 


娟奴說:


 


「我就只能以死謝罪了!」


 


南宮認庵就從懷中拿出那個小包袱給娟奴看,並問道:


 


「是這個包袱嗎?」


 


娟奴看了隨即跪伏在地向南宮認庵不停的叩求,希望能將東西拿回來,南宮認庵趕緊將她扶了起來安慰著她。娟奴說:


 


「你窮得靠乞討維生,如今突然撿到這麼一大筆錢,你捨得放棄而還給我嗎?我又該如何報答你呢?」


 


南宮認庵很欣賞娟奴對她家小姐的忠心,就說:


 


「想要報答我並不難,但恐怕對我來說很容易的條件,對妳而言卻是很難答應的事;對我來說很開心的事,對妳而言會是很痛苦的事啊。」


 


娟奴說:


 


「有什麼條件你不妨先說來聽聽看。」


 


南宮認庵說:


 


「我雖然已經成年了,卻還是個童子之身;你的容貌實在美極了,不知是否願意讓我能一親芳澤呢?」


 


娟奴聽了涮得一下小臉蛋便紅透了,猶豫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的回答說:


 


「你姑且在此等我,我先去將事情辦好就來找你。」


 


於是娟奴拿著那個裝著財物的包袱又重新向西出發走了,南宮認庵也從城東離開了。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一.青天白日


 


浙人南宮認庵,以字行,幼隨父琥宦於粵,清廉,窮其橐。


……


少頃,婢返,面色灰死,倉皇覓榛莽間,不得,仰天歎曰:


「奴死不足惜,負主人托,奈何?」


南笑曰:


「娘行失何物,值何言死?」


婢聞其言有因,哀祈曰:


「好男子,曾寓目否?」


曰:


「卿能明告我,或者璧能返也。」


曰:


「我秦氏婢娟奴,日伴女公子。主見婿家貧,欲改適,女公子日夜哭。妾憐之,請以妝台中舊蓄者約五百金,裹以絞綃,附以雁字,親去作寄書郵,付於小檀郎。囑入都,謀戰捷,好親迎。墮其物,必泄其謀,烏能不悲!」


言已大慟。


曰:


「然則將若何?」


曰:


「死耳!」


南探懷與之,曰:


「是耶?非耶?」


婢見即伏地叩,南挽之,示慇懃。婢曰:


「子乞人,得暴富,棄之甘乎?妾將何以報?」


曰:


「報我不難,恐我之所易,子之所難也;我之所甘,子之所苦也。」


曰:


「試言之。」


曰:


「僕雖冠,猶童子身;子貌美極矣,未知能令我真個銷魂否?」


婢赧然,徐報曰:


「君姑待我,行行即來。」


婢齎金玉去,南亦出東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