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horse 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redhorse/112922512
列印日期:2018/11/14
小小說 – 紅線〈五〉保民安功成身退
2018/07/10 05:21:22



於是薛嵩派遣使者送信給田承嗣,信中說:


 


「昨夜有人從貴郡而來,說從親家您的枕頭旁邊拿了一只金盒要送給我,我不敢據為己有,就趕緊密封後派人送還給您了。」


 


使者得令後,即便天還沒亮就立即出發,一路疾馳直到半夜時分才抵達了穎川,卻見到城中正實施戒嚴,大舉搜捕盜竊金盒的賊人,而此類安全上重大疏失也讓戍守的軍隊上下人人憂慮,不知將會面臨到什麼樣嚴重的懲戒。


 


使者用馬鞭敲著城門,表明身分後請求面見田承嗣,守門的軍士查驗無誤立即通報。由於是在非正常時段有薛嵩派遣的使者請求謁見,田承嗣以為有什麼緊急的事情,也只好暫時放下搜尋金盒之事,馬上出來接見使者。卻沒想到對方拿出一個錦帛包裹的東西獻上,打開來看居就是自己急著尋找的金盒,在讀完薛嵩的親筆書信後,田承嗣嚇得差點當場昏了過去。


 


田承嗣非常客氣的請使者在自己的府邸中休息,親自陪同使者一起享用豐盛的餐飲、又賞賜了許多東西給使者。次日天亮後,田承嗣另派使者帶著三萬匹繒帛(絲綢)、二百匹名馬以及其他許多禮物要回贈給薛嵩,並親筆寫了封信道並解釋:


 


「我這顆腦袋全賴親家您的恩德才得以保留,讓我有機會改過自新,不再自找麻煩。你我既然已成為親戚,我又怎敢有非分之想,有事自當車後馬前、全力以赴不敢怠慢。我所設置這些所謂『外宅男』的類似部隊的僕人們,本來就只是為了防盜之用,並沒有其他意圖。現在我都讓他們卸去盔甲武器,回家種田去了。」


 


自此以後的一、兩個月,河北河南二道境內各鄰近藩鎮紛紛遣使互訪,緊張情勢也一掃而空。


 


不過此時紅線突然向薛嵩請辭了。


 


----- 待續 -----


 


改編自 《甘澤謠》


 


原文:


 


《甘澤謠》.紅線


 


紅線,潞州節度使薛嵩家青衣。


……


時至德之後,兩河未寧,初置昭義軍,以滏陽為鎮,命嵩固守,控壓山東。


……


時夜漏將傳.轅門已閉,杖策庭除,唯紅線從行。


……


嵩乃返身閉戶,背燭危坐。常時飲酒,不過數合,是夕舉觴,十餘不醉。


……


嵩乃發使遺承嗣書曰:


「昨夜有客從魏中來,云自元帥頭邊獲一金盒,不敢留駐,謹卻封納。」


專使星馳,夜半方到,見搜捕金盒,一軍憂疑。使者以馬撾叩門,非時請見。承嗣遽出,使者以金盒授之;捧承之時,驚怛絕倒。遂駐使者止於宅中,狎以宴私,多其賜賚。明日,遣使齎繒帛三萬匹、名馬二百匹,他物稱是,以獻於嵩,曰:


「某之首領,繫在恩私,便宜知過自新,不復更貽伊戚。專膺指使,敢議姻親;役當奉轂後車,來則麾鞭前馬。所置紀綱僕號為『外宅男』者,本防他盜,亦非異圖。今並脫其甲裳,放歸田畝矣。」


由是,一兩月內,河北、河南人使交至,而紅線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