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horse 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redhorse/110290592
列印日期:2018/05/26
小小說 – 徐有功〈三+六〉皇甫懷節案
2018/02/14 00:19:51



有「四其御史」稱號的御史郭弘霸(一作「郭霸」)奏報:


芳州(今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縣司倉薛璟告發該州刺史李思徵宕州(今甘肅省隴南市宕昌縣刺史皇甫懷節合謀,意圖造反。」


刑部就將李思徵(已先於獄中過世)皇甫懷節都判處斬刑,他們的家人都要除籍並抄家。


徐有功批駁:


李思徵是朝廷派往芳州宣達並執行朝廷法令的官員;皇甫懷節也是朝庭任命的地方官員。因為當地的羌人發動叛變,兩人奉旨征討平亂,皇甫懷節暫時前往與李思徵會面討論平亂事宜,事關軍事機密這才讓無關人員退下,薛璟便懷疑二人同謀造反而予以告發。


指控他人『同謀』則必須說出對方同謀的內容及理由,指控他人『共語』則要能清楚描述對方談話時的情景及內容,然而檢調指控的狀詞中並沒有這些調查結果。先因他案被下獄調查的李思徵已經因故死亡,負責審訊的人無法從他口中再牽連到其他人身上,轉向因同案也被下獄審訊的薛璟處下手,這才有了告發李思徵皇甫懷節密謀共語的供詞。


薛璟原本就因為與李思徵同一案子而入獄受審,若皇甫懷節李思徵相互勾結,那麼皇甫懷節李思徵『私語』時薛璟必然也在場,李思徵皇甫懷節說些什麼薛璟應當清楚。李思徵活著的時候沒有一句供詞提到關於這件謀反的事,那麼他死後又有誰清楚這謀反的內容是什麼?


況且哪裡有鄰州宕州的刺史皇甫懷節奉旨征討羌族動亂,白天時進入本州芳州時基於禮節向本州的長官拜謁,就能被以謀反罪名舉發?!這是自臣審理獄案以來從未曾聽說過的道理。


再說這作亂的羌族已經離開了州境,既然沒有征討對象,刺史奉旨帶領的軍隊留著也無用,也就因此解散,這樣卻反而被說成是要造反?如果真要造反,更需要掌握軍隊,那麼已經集結的士兵又為何要解散?


非誣之狀,於此更明。因此,根據種種情況研判,皇甫懷節並沒有任何造反事實。請陛下批准另派推事使重新調查審理此案。」


徐有功說的句句在理,武則天不同意也不行。酷吏們雖然不能再將皇甫懷節判死,但為了自己的面子問題,在一番裝模作樣的重新調查後,還是雞蛋裡挑骨頭的指稱:


皇甫懷節雖然沒有謀反,但奉旨征討羌人叛亂卻出兵延遲,導致征討無果,還是要接受處分。」


不過不久之後也是因為武則天詔令大赦,皇甫懷節的「發兵遲」之罪也被免除了。


----- 偶素分隔線 -----


李思徵在大獄中因為難忍「四其御史」郭弘霸的嚴刑拷打而死。在徐有功為其翻案之後不久,郭弘霸便經常遇到李思徵的鬼魂作祟,惡人無膽的情況下只能命家人找來僧人道士舉辦法會儀式企圖祈求神名消除這個災禍。


儀式開始沒多久,郭弘霸就見到李思徵騎馬領著十幾名隨行騎兵現身眼前,恨恨的對郭弘霸說:


「你冤枉並逼害我至死,今天我要取你性命!」


郭弘霸嚇得當場四肢癱軟,隨即又突然抽出了自己的配刀,當著眾人面前剖腹而亡。


令人驚訝的是,才剛斷氣的郭弘霸的遺體立刻就生蛆而且馬上就腐爛了。而當時大旱多日的洛陽地區也開始下雨,履建屢塌的洛陽橋也不再崩壞,將得以順利完工。為此,洛陽百姓歡呼聲之大甚至驚動了武則天,就問外頭發生了什麼事?司勛郎中張元一說:


「百姓歡呼是因為洛陽有三喜:久旱下雨、洛陽橋成、以及郭弘霸死。」


----- 待續 -----


改編自 《通典》


原文:

《通典》.卷第一百六十九.刑法七(節錄)

武太后時,徐弘敏,字有功,延載初為司刑寺丞。

時魏州人馮敬同,告貴鄉縣尉顏餘慶與博州刺史虺沖同反。

……

故左相蘇良嗣亡後被告反,男踐言、踐忠、踐義,推事使、金吾將軍丘神勣奏稱請准法絞刑者,奉敕依。

……

逆人丘神勣弟神鼎并男晙,被奴羊羔告反。

……

汾州司馬李思順,臨川公德懋之子也,被韋秀告稱:

……

推事使奏:

「瀛州人李仁恆等三十七人,被告稱謀反。」

……

御史郭弘霸奏:

「宕州刺史皇甫懷節,為芳州司倉薛璟所告,稱其當州刺史李思徵謀反。」

曹斷:

「處斬、籍沒者。」

有功批執曰:

「思徵,芳部宣條;懷節,宕州分竹。爰因羌叛,奉使討除,暫見思徵,屏人共語,即疑懷節與徵同謀。同謀須述謀由,共語當論語狀。語既無狀,謀又無由。思徵伏誅,一無牽引,薛璟陷辟,方始告言。璟元共徵同情,懷節復與徵連結,節當共徵私語,語狀在璟合知,徵在不知語由,徵死誰明反狀?寧有比州刺史,奉敕討羌,白日入州,官人參謁,暫與思徵相見,遂即平章反謀。察獄以情,未聞此理。羌走出界,無賊可擊,所領之兵,更留何用,為此放散,倒將為反。節實擬反,更須發兵,成集之兵,何須放卻?非誣之狀,於此更明。懷節據狀無反。請差使推鞫。」

無反,為發兵遲,斷為官當。會赦,總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