鰲峰的文學殿堂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readeryen/81530802
列印日期:2017/06/25
河洛造神之開閩三祖(四)之二、王審邽夢遊蓬萊仙島
2017/04/21 17:44:14



二、王審邽夢遊蓬萊仙島




繼任威武軍節度使後,王審邽當然也沒閒著。閩南泉州,乃光州義軍屯兵之所在,也是王家統治八閩的根基所在。其重要性不言可喻。為強根固本,好讓王家能順利統治八閩,於是王審知任命王審邽,為泉州刺史。譬若建塔一樣。倘若泉州這王家的根基不穩,沒有穩固的權勢。那王審知的威武軍節度使,就算塔建得在高,終是搖搖欲墜。因而二兄弟,就這麼一在福州,一在泉州;一為福建威武軍節度使,一為泉州刺史。兩方相互支應,藉以鞏固王家在八閩的統治地位。

「我兄弟率光州義軍,由中原到閩南,屯兵泉州,不過幾年,根基淺薄。如何能與周鄰,兵多將廣,長年盤據地方的藩鎮相抗。北有楊行密,南有劉氏兄弟,無不對我八閩虎視耽耽。而我八閩卻有如一盤散沙。無論閩西各州的客籍人,江北各州的閩北人,各自為政,亦未必真願聽從我河洛人的號令。偏偏我河洛人,又僅佔閩南漳州與泉州,實是人單勢薄。強敵環伺,八閩岌岌可危。而我河洛人在八閩,不但是外來,又是以少事多。這該如何是好?」八閩的困境,前已有言,無怪乎王審邽,任泉州刺始之後,直是白頭搔更短,寑食難安。但縱是日夜苦思,王審邽卻始終仍想不出什麼對策,可以讓八閩在亂世之中,免受強鄰的侵擾與禍害。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或是王審邽,日夜心繫八閩安危。某日,當王審邽批閱公文勞累,伏於案上假寐之時,居然發了一奇怪的夢:
「...這裡一定是傳說中的蓬萊仙島,要不就是神仙所居的天界。城裡滿佈一幢幢半天高,窗明几淨的大廈;而神仙就居住在這些高聳入雲的大廈內。筆直縱橫的街道,路面都是平整的黑色,中間劃有白色的線。一輛輛陽光下閃耀著各種色彩光輝的鐵殼車子,不用馬匹拖拉,卻能在道路上奔馳;而且奔馳得比馬還快。而神仙就坐在這色彩繽紛的鐵殼車裡,川流不息與馬路。馬路的四方路口,還各豎有一根鐵桿,鐵桿上閃爍著紅綠黃的三色燈。而神仙就這麼守規矩的,根據燈桿的顏色,輪流川流於複雜的岔路口。...居住在這蓬萊島上,神仙都謙恭有禮,既沒有戰爭,沒有饑荒。更不會向汝南節度使秦宗權那樣,用馬車拖拉著一車車,用鹽巴醃漬著屍體;人吃人,以人肉充作軍糧。當然也不會像黃巢,興起的民亂那樣,設搗磨寨。無論男女老幼一旦被擄,皆丟入搗磨寨中,用幾百支大鐵鎚同時開工,將人搗成肉醬;以供作人糧吃掉...」

「...神仙所居的蓬萊仙島,神仙看起來,除了穿著不同外。其實都跟大唐國的人,長得都一樣。而大部份神仙講的話,聽起來也很像是大唐國的漢語。雖然神仙,稱他們講的話,叫做台語。而神仙所使用的文字,更可以確定,就是與大唐國相同的漢字。我問神仙,這蓬萊仙島叫什麼名字?神仙告訴我,這蓬萊仙島,叫做台灣。就在虛無縹緲的東海之上。神仙還告訴我,蓬萊仙島台灣,最美的風景就是人。因為台灣的人都很善良,又奉公守法。不但路不拾遺,路上撿到一塊錢,還是一百萬,都會交給警察,不會私吞。更有全民健保、老年年金、育嬰津貼與各種社會福利政策。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更好的是,台灣的總統,是人民用選票,一票一票,民選出來的。稱之為民主制度。可謂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百姓更皆無私心。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

「...原來蓬萊仙島,就是台灣。我不禁好奇的問神仙說:"我乃大唐凡俗人,如何來到台灣成神仙?"神仙對我說:"台灣人的先祖,乃是幾百年前,唐山過台灣,從中國大陸的閩南,乘帆船,渡過蛟龍出沒的凶險黑水溝,才來到台灣。所以蓬萊仙島的台灣人,大多都是閩南河洛人"。原來蓬萊仙島的神仙,大半都是閩南河洛人。但我大唐,河洛人來到閩南,屯田開墾,也沒多長的時間。怎可能幾百年前,即有閩南河洛人,渡海到台灣。這著實讓我想不通。即又問神仙:"現在是什麼年代?"神仙卻告訴我:"現在是西元2016年"。"西元2016年是什麼東東?我想知道是大唐的年號"。神仙略顯不耐的,對我說:"自己到網路去察吧。古往今來,不管發生過什麼事情,幾都都存在電腦的網際網路世界。只要你上網路去搜尋,那你就什麼都知道了"。神仙果然就是神仙,透過什麼網路搜尋,居然能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一盞燈光幽微的斗室內,眼前紙箱上擺著一個一二尺長寬發光的螢幕。而我就盤腿而坐,面對這個螢幕。而且我知道這個東西就叫電腦。面對電腦螢幕,我正上網搜尋關於─台灣為何能變成蓬萊仙島的資料。而且我似乎有一個名字,叫顏程泉...」


西元2016年台灣台中市,一盞檯燈幽微的斗室。王審邽,經得用電腦上網搜尋後,這才明白─原來「西元2016年」是從西方傳來東方的紀年方式。而且當下的世界,多半都以這個方式紀年。按這個西方紀年的方式,於是王審邽,又在網路上搜尋了自己的年代。約就是黃巢之亂後的大唐。網路谷歌引擎,搜尋的結果。有個維基百科的網頁,明白的寫著─「黃巢之亂,結束於大唐中和四年(西元886年)」。「西元886年,到西元2016年,前後已然相差了一千一百多年」加減之後,王審邽,頓然驚覺。原來自己並非是來到了蓬萊仙島的神仙世界。而是自己只是來到了一千年後的未來世界。

「原來這是一千多年以後的世界?那我遇到的神仙,原來也不是神仙。而只是幾百年前,從閩南,渡海來到這島上的河洛人子孫。沒想到我河洛人,從中原,流離失所到閩南。但千年後的子孫,居然能在這叫台灣的島上,過著有如聖人所言的大同世界,與神仙般的生活。這~~這~~真是太令人意外了...」面對電腦螢幕上搜尋到的資料,王審邽驟想及此,直是內心澎湃洶湧,淚水幾欲奪眶而出。但來到未來的世界,叫台灣的島上,面對時代的演變,令王審邽感到意料之外的,尚不僅於此。

畢竟王審邽來自中國,心繫的,亦是中國的演變。尤其大唐將亡,國家分崩離析,王審邽更心如火焚,憂心八閩的安危。即在電腦網際網路上,努力的搜尋,關於唐末的中國,歷史將如何演變。然讓王審邽,感到沮喪的是,當他在網路上,搜尋關於中國唐末的歷史。而出現在網頁上的,居然都是一些看似殘缺的漢字。且這些殘缺的漢字,就算王審邽努力的辨識,卻始終都難解其意。

「唐朝的時候,有來自日本國的遣唐使。據說因日本國人崇慕中華文化,所以他們把中國的漢字,簡化後,帶回日本去,成了日本國的文字。稱之為平假名與片片甲名。唔~難不成,這些千年後的未來世界,網路上簡化殘缺的漢字,就是日本國的文字...」才想及此,陡然間王審邽,不禁背脊發涼,渾身冒出冷汗;瞬間有如被雷擊般的心驚。因為王審邽,忽聯想到─「千年後的未來世界,為何中國的漢字,會變成日本國的簡化字。難不成千年以後的中國,居然被蕞爾小國的東夷日本國統治,或是成了日本國的藩屬國?」。這一驚,可非同小可。畢竟中國乃泱泱大國,歷史悠久,中原華夏文化,漢字漢學,更令四鄰蠻夷,所崇慕學習。誰料得到,千年之後的中國,居然會淪落到,連自己傳承千年,引起為傲的漢字,都變成殘缺難識的文字。至少對王審邽而言,是真的看不懂這些殘缺的漢字。

「愛」變成了沒有心的「爱」。「親」變成了「亲」。這些殘缺的漢字,甚至還有人把它編成了順口溜:
「漢字簡化之後,親(亲)不見,愛(爱)無心,產(产)不生,廠(厂)空空,麵(面)無麥,運( 运)無車,導(导)無道,兒(儿)無首,飛( 飞)單翼,湧(涌)無力,…有雲(云)無雨,開關(开关)無門,鄉(乡)里無郎,聖(圣)不能聽也不能說,買(买)成鈎刀下有人頭,輪( 轮)成人下有匕首,進(进)不是越來越佳而往井裏走,只有魔,還是魔。」


漢字已不再是自己熟悉的漢字。情急之下,慌得王審邽,拼命又在網路上搜尋,但只希望能了解;為何千年後的中國,怎會變成像是陌生的番邦一樣。網路搜尋的結果,一個又一個的網頁,卻是讓王審邽,越看越是心驚肉跳;越看越感痛心疾首。因為從網路搜尋到的網頁,王審邽發現,千年之後,不止他已看不懂中國殘缺的漢字。且有的網頁中有影片,影片中有中國人在講話。但王審邽竟發現,千年後的中國人講的話,他也已經都聽不懂。慌得不斷搜尋網頁之下,王審邽這才漸漸了解。原來千年後的中國人,他們講的官話,在中國叫做普通話;而在台灣,則叫做國語。而不論是普通話,或是國語。則都是大唐亡後,中國的政治中心,由河洛中原,漸向東移。爾後千年來,各皇朝多定都於一個叫做「北京」的地方。因而北京話,就這麼取代了河洛漢語,而成了中國的官方語言。

簡言之,對王審邽來說,這是何等重大的打擊。「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我天朝上國的中國,原本的漢字,怎麼會變成殘缺的簡體字。而千年後的中國人,他們講的話,更如蠻夷鴃舌,我一句都聽不懂。中國已不再是我熟悉的中國,中國對我而言,怎麼就像是蠻夷之邦的外國...」畢竟生於唐朝的王審邽,自幼讀聖賢書,深以中國乃禮儀之邦,文明昌盛而自豪。相較於四夷的茹毛飲血,連文字都沒有。王審邽每每提筆寫漢文字,更總為中國發明的漢文字,而深感自傲。但料想不到的是,中國的漢語與漢字,這讓王審邽自豪與自傲的漢文化,居然在千年後,皆從中國的土地上消失。取而代之的,盡是殘缺難辨的漢字,與聽不懂的語言。

中國雖然已陌生,故鄉的土地亦盡是陌生的語言與文字。但從網路的搜尋中,唯一讓王審邽,尚感一絲欣慰的是─千年前,中國的漢字與漢語,似乎卻仍尚稱完整的,被保存在這叫台灣的海外之島。且知這台灣島上的人民,原本是幾百年前,從閩南,渡海而來的河洛子孫。對此,王審邽更覺感動莫名。雖然「漢語」,現在在台灣已經變成「台語」。且因中國政經中心東移,漢語失去官方語言的地位,因而與漢字脫節。千年下來,更產生許多無字可對照的俚語。但台語,終究還是相當完整的保存了漢語的發音與語調。雖說對王審邽而言,聽起來有點怪怪的。但至少,王審珪是聽得懂台語的。

「好啊。不愧是咱河洛人的子孫。就是不忘本。那怕整個中國,經過千年的改朝換代,連祖宗的漢字與漢語,也都丟棄。但咱河洛人就是有骨氣。就算再過千年,咱河洛人,就是要講漢語,就是要寫漢字。不論江山如何改朝換代都一樣。這才是咱河洛人的驕傲...」千年來,對於河洛子孫,堅守華夏文化,與中原河洛文明,王審珪直是感動的無法言語。畢竟整個世界,河洛文明的漢語與漢字,而今也就僅存於台灣這個小島。且由網路的搜尋中,王審邽更知,居於台灣的河洛子孫,要堅守漢語與漢字的河洛文明。事實上這是何等不易。尤其近代,百年來,一波波的戰爭與革命狂潮之下,象徵河洛文明的漢語與漢字。於內外交迫之下,更幾至滅頂。

「滿清末年,甲午戰敗。清廷割讓台灣給日本。日本殖民台灣五十年,為讓台灣人變成日本人。日本國在台灣推行皇民化政策,藉以同化台灣人。去漢姓漢名,改日本姓氏。透過學校教育,教育一整代的台灣人,習日本字,說日本語。建日本神道教的神社,取代台灣人的宗教信仰。...以日本文化同化台灣人,斷台灣人的根。好讓台灣人忘卻自己的祖先,認同自己是日本人...」

「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台灣復歸中國。國共內戰,國民黨戰敗,國民政府撤遷台灣。國民黨為將台灣,打造成"反共復興基地";並讓台灣人去日本皇民化,重新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於是在台灣,大力推行"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九年一貫義務教育,透過學校教育,推行"說國語運動"。學生在學校,只能講北京官話的國語,不能講河洛漢語的台語。包括電視節目,廣播節目,都只能講國語,不能講台語。兼之政治戒嚴,高壓統治,白色恐怖,箝制言論...不從我者,殺無赦。使得一整個世代的台灣人,幾乎從此不會講台語。河洛漢語的根苗,幾至從地球上消失。...幸而河洛人,還是挺了過來。並在二十世紀末,台灣興起的民主改革浪潮中,以"本土化"之名,大舉反撲...」

「二十世紀末,台灣解嚴後。反國民黨的勢力,正式組成政黨,名為民主進步黨。簡稱民進黨。時值國民黨第一位台灣本土總統,李登輝當政。本名岩里政男的李登輝,乃與民進黨,裡應外合,以"本土化"之名,開始在在台灣,大力推動民主改革。藉以支解瓦解國民黨勢力。台灣總統直接民選後。西元2000年,號稱台灣之子的陳水扁,於總統直選中勝出,替民進黨取得執政權。民進黨執政後,為遂行其獨立建國的理想,開始透過國家機器,與教育改革,在台灣厲行"本土化",與"去中國化"運動。其"去中國化政策",甚至主張台灣應創造自己的文字,以所謂的"台羅拼音字",或羅馬拼音字,取代漢字。藉此徹底將來自中國的河洛文明,從台灣連根拔起,剷除殆盡。於是整個世界,僅存於台灣,河洛文明的漢語與漢字,再次遭受空前危機;面臨被徹底毀滅,岌岌可危...」

「日本國為穩固統治台灣,推行皇民化政策。中國國民黨為鞏固政權,在台灣推行"復興中華文化"與"說國語運動"。民進黨為獨立見國,取得政權後,大力推行"本土化"與"去中國化運動"。乃至中國共產黨,為讓中國脫胎換骨,超英趕美,而推動文化大革命,與漢字簡化政策。總之,象徵河洛文化的漢語與漢字,在日本國,中國共產黨,中國國民黨,與民進黨,四面包圍夾殺之下。到了二十一紀,全世界僅存於台灣的河洛文化,漢語與漢字,已然也已日薄西山,即將被摧毀殆盡。乃至原本自古以來,台灣人,慣常自稱的"咱河洛人"。於中國國民黨五十年統治,大力推行"大中國思想"的政策下,台灣人也都改成,自稱"堂堂正正的中國人"。顯少再有人自稱"咱河洛人"。及至民進黨取得政權,大力進行教育改革,推行"本土化"與"去中國化"後。到了二十一世紀的台灣,又變成再沒有台灣人,敢自稱是中國人。因為倘若有人敢自稱是中國人,必被民進黨人號召群眾,以集體暴力,群起攻之。因而人人開口閉口,無不自稱"爛台灣人"...」

燈光幽微的斗室,網路搜尋的網頁,讓坐在電腦螢幕前的王審邽,直是越看越膽顫心驚,越看越感憤慨。「黃帝軒轅氏,立我華夏,幾千年來,我河洛人傳承的河洛文化,漢語與漢字,將亡矣。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中國已成言語文字不通的番邦異族也就罷。怎麼連在台灣的河洛子孫,居然也想以"爛台灣人"之名,將我河洛文化,連根拔除。搞什麼"台羅拼音字",真是背祖忘宗,大逆不道啊...」縱是對河洛文化將亡,感到悲憤。但聰明的王審邽,從網路搜尋到的網頁中,倒也不能說無所獲。至少王審邽,明白了一件事。即是,無論是日本國,問統治台灣,而推行皇民化政策。或是中國國民黨,為鞏故在台灣政權,而推行大中國思想,與說國語運動。還是民進黨,為在台灣獨立建國,而推動本土化與去中國化政策。總之,為了鞏固自家政權,達到有效統治的目地,其有效的方式,似乎無非就是─大舉透過教育,灌輸人民以自家的國族意識。藉此清洗思想,將他族之人同化為我族自家之人。...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