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爾克的音樂故事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ratsubery/150534140
列印日期:2021/01/17
馬斯奈:維特/少年維特煩惱的歌劇版(Massenet Werther )
2020/09/12 09:55:30


能將歌德青春濃烈,又精美陰鬱的「少年維特的煩惱」寫成歌劇,一定是無與倫比的天才。根據法國作曲家馬斯奈的回憶錄,他在1886年第一次去拜魯特旅行,觀看「帕西法爾」的歸途,停留在韋茨拉爾(Wetzlar)時,看到「少年維特的煩惱」大為感動(韋茨拉爾正是這故事發生的地方),淚流不止,而興起了將其改編為歌劇的想法,1887年完成總譜,但巴黎喜歌劇院以題材太陰鬱拒絕上演,後來歌劇院也失火燒毀,導致一擱就是好幾年。


直到1890年他的歌劇「曼儂」(Manon)在維也納演出成功,劇院對「維特」也產生了興趣,1892年德語版在維也納首演,獲得大成功,並在德國境內演出多場,但1893年在法國首演卻失敗,並從劇目中除名。然而1903年在巴黎演出後,卻漸漸受到歡迎,最後達1200場之多,算是報了一箭之仇,目前已是世界歌劇院重要劇碼。


歌德的原作是維特以手槍自殺後,但隔日才被發現,歌劇則是夏洛特與垂死的維特,唱出愛情二重唱,但維持了原作的精神,藝術成就上也不遜色。與夏洛特一家與孩子們的和諧關係比較起來,維特完全是化外之人,他是走向破滅的,馬斯奈不僅對此描述細膩,並使用了極具抒情美感的旋律,調性也很自由,第一幕「愛的二重唱」中多層次的轉調,被認為是德布西「佩利亞與梅莉桑」的先驅。


樂器方面主要是兩管編制,並加入了短笛,英國管,薩克管,另外還有鑼,鋼片琴,管風琴等,並加入六名小孩的合唱。


以下是大都會歌劇院2014年的名演,由著名男高音Kaufmann與女中音Sophie Koch領銜,有中文字幕。主要人物介紹:


維特,詩人,男高音,23歲。


阿貝爾,夏洛特的未婚夫,男中音,25歲


大法官,也是夏洛特的父親,男低音或中音。


夏洛特,大法官之女,女中音,20歲。


索菲,夏洛特的妹妹,女高音15歲


舒密特,大法官的朋友,男高音。約翰,大法官的朋友,男低音。


馬斯奈:維特


第一幕 178X年7月,在韋茨拉爾,大法官家的庭園。先是暗示悲劇結尾的厚重前奏曲,d小調,使用了小調第七級的減七和弦,相當不和諧(3:04)注意四音動機(3:12),重音放在第三音上:



也用了一堆半音階,似乎是從華格納來的,然後才轉為平和的D大調旋律(4:09),但最後四音動機又響起(6:17),似乎是個不好的預兆。


在六個小孩的嬉鬧中,幕啟,一個夏天的黃昏,大法官卻要他們練習聖誕歌曲(7:03),小孩們不好好唱,大法官就說你們會被夏洛特罵,他們才乖乖的。夏洛特等於是替代已死的母親,教導這些弟妹。大法官的朋友舒密特與約翰出現(8:48),這兩個是愛吃喝玩樂的酒鬼,他們與夏洛特的妹妹索菲打招呼(9:38),談論著晚上的舞會,及阿貝爾與維特的閒話(10:26,夢幻的豎笛聲)。


帶著農夫的年輕詩人維特來拜訪,纖細的小提琴獨奏表現他的性格(13:52),他看到這一家和樂融融的情景(14:54,旋律序曲出現過了),想起幼年,唱著(16:19):「噢,自然,滿溢恩典O nature, pleine de grâce」然後他聽到小孩的合唱聲,相對於自身的憂愁,更是感動其純潔可愛(19:03)。


夏洛特現身(20:14),維特對照顧小孩的她,已心生愛苗,在夏洛特把家事交給索菲後(24:11),就與維特去舞會,大法官此時也去了酒莊,朋友在等他。


與夏洛特有婚約的阿貝爾此時出差回來(27:57),索菲接待他,告訴他大家近況,阿貝爾為半年不見全未變心的夏洛特感到歡喜,唱著(31:40):「我所有的希望與溫柔!」兩人退場後,夜幕升起,開始了月光的間奏曲(32:33),維特與夏洛特從舞會歸來,維特已克制不住對夏洛特的愛,夏洛特卻覺得莫名其妙,「你對我根本就不認識(36:53)!


維特唱著(37:19):「妳是最好的,也是最美的人!」夏洛特聊起對死去母親的想念,然後維特卻陷入愛情的漩渦中,以半音上升表達一種恍惚(40:41),直到降A大調的屬音降E,頂點時則是所謂愛情的「三音動機」(41:29)。



然後是一陣巨響(42:34),還原所有半音,回到C大調的世界,這手法不能不說與「崔斯坦與伊索德」近似,大法官說阿貝爾回來了,夏洛特說阿貝爾是母親臨終時,所答應的婚事,維特陷入絕望,「她有未婚夫!…



第二幕 「菩提樹」在韋茨拉爾的街道,九月星期日的晴朗午後,大法官的朋友唱著頌讚酒神巴庫斯的讚歌(47:48),教堂中可聽到管風琴的聲音(49:38),在做禮拜的人群中,有新婚三個月的阿貝爾與夏洛特,阿貝爾問夏洛特後不後悔(52:23),夏洛特說很幸福,兩人一起進教堂。


但無法忘記她的維特十分絕望(54:38),唱著悲痛的歌(54:56):「主啊,如果你允許我和這天使一起生活」,又使用激動的半音上升下降。阿貝爾此時從教堂出來,看到他痛苦十分同情,並為自己奪去了他的幸福而抱歉(60:13),還牽起他的手,維特說自己必須要離開,在暴風雨後,波浪也應該要平靜了...


此時索菲出現,看到一臉憂鬱的維特,想要激勵他(其實是有些喜歡他),唱著活潑的歌(63:27):「太陽在空中放光輝」,歌頌幸福,但維特對此沒有反應,「我這人還能幸福嗎(64:34)?...


索菲邀請他跳舞,但仍不成功,兩人離開,替憂鬱的維特伴奏的,是超不和諧的減七和絃,其配置帶有增四度,他認為自己的愛是純潔誠懇的,但對方又已是人妻,這樣又是罪惡的,讓他掙扎與矛盾:



夏洛特出來後,維特仍對她訴衷情(68:01),又出現愛情的「三音動機」(68:41),夏洛特雖有些動搖但仍堅定,雖要他離開,「但不要忘了我」,等到聖誕節再說(72:32),隨後消失。孤獨的維特想要追上,但又沒有勇氣,只能下定決心…他想到自殺,屬七和弦像在顫抖著(74:52)…「當孩子提前從旅程回來時(75:15),雖然父親有點生氣,但父親仍然抱著他很久」,但天父啊!你要把你不幸的孩子丟到黑夜嗎?我不認識祢,但是相信,請呼喚我(77:04)!(這裡舞台指示說他幾乎已泣不成聲...天啊)


索菲又回來邀他跳舞(77:18),但他說自己將永遠離開,索菲聽到很傷心的哭了,她把消息告訴阿貝爾與夏洛特(78:07),夏洛特茫然,阿貝爾卻陰鬱的看著她。最後是金婚式的隊伍通過,以及喝采與乾杯聲...



第三幕 夏洛特與維特,178x年12月24日,聖誕夜當日的下午五點,阿貝爾的家,右側是門,左側是暖爐,深處是大鍵琴的鍵盤向著窗邊,前方左邊有書桌與沙發,上面有一個檯燈。象徵維特心情的沉重前奏開始(92:46),序曲中的四音動機又出現了(63:22),充滿華格納式的半音音階,調性很不穩定。


夏洛特讀著他的信(95:55),這就是著名的「信之歌」,那些痛苦的字句讓她心動搖,無法抑制對維特的想念,最後她已顫抖的讀不下去。索菲來要她吃聖誕大餐(102:31),但看到她痛苦的樣子覺得擔心,隨後唱出可愛的花腔(104:28)「笑容是幸福的,快樂的」來討她歡心,還讓她坐在安樂椅上,但索菲說到了大家對維特的想念,這次換姊姊哭了(106:01),唱著:「淚之歌」突然面色蒼白的維特來了(111:26,奏出高音的四音動機):



他好幾次猶豫,「比起見她,我寧願去死!」(113:21, que je meure plutôt que la revoir!這裡字幕嚴重錯誤)但還是依約而來,夏洛特努力平靜,說一直等他回來。維特又走到放置手槍的櫃子,他輕聲說:「我已經等不及我希望的永眠了!(116:45,déjà létais impatient du long repos auquel jaspire!這裡翻譯又錯誤..尷尬)


但夏洛特並沒看到,從大鍵琴旁取了維特曾翻譯的奧西安詩集(116:22,Ossian,蘇格蘭詩人詹姆斯•麥佛森所作),維特開始唸(117:08),這就是激動又悲慘的「春風頌」,堪稱驚心動魄,尤其中間最高音的升A,就像突然改變方向一般,落在「春風,你為何叫醒我」的「」字上面,有對陷入感情漩渦的感嘆:



維特做出最後的努力,希望能說服夏洛特,這個高音也常出現(123:21),但夏洛特卻常以降半音的小調對之潑冷水(123:30),但最後也唱出了這個高音(123:59),卻是喊著:「啊!!!」


維特抱著夏洛特,激烈又狂亂,但夏洛特掙脫逃走了,維特才返回正常,只好懇求,夏洛特斷然拒絕了他,還說不會再和他見面,維特只能怨天怨地,他已決心一死,恐怖的墳墓動機立刻如脫韁野馬而出(126:28),驚天動地,這是他剛出場音樂的變奏,如今完全走樣。阿貝爾回來(127:15),看到維特的痕跡。又看到她不對勁,僕役又拿來維特寫的信,「我要去長途旅行了,可以借我你的手槍嗎?願神看守你們。


阿貝爾只是冷冷的要夏洛特把手槍給他,夏洛特卻交給僕役(129:19),阿貝爾憤怒把信撕了,夏洛特急忙追出去,希望還來的及,就這樣直接到第四幕



剛開始就是可怕的墳墓動機(129:52),不斷奏響。維特的書房,有三個蠟燭的燭台,照著堆積如山的書及稿件,背後左側有窗,對面是雪覆蓋的村子廣場與房屋,也包括大法官的家。月光照進房間,維特已受了致命傷,倒在桌邊,原來他之前走到手槍的櫃子時,就已拿走槍了,信中只是希望能得到允許。夏洛特跑了進來(134:53),她呆住了,就像個門柱,可怕的「四音動機」象徵著維特的死亡(130:43)…


他們靜靜享受最後的相處,夏洛特說愛他(140:43),也承認第一次見面就覺得兩人間關係深刻,愛情的三音動機又出現(141:34),這次是如此淒美:



維特也終於如願以償,和夏洛特初吻,這樣死也是很幸福了...遠處聽到大法官家,小孩們唱聖誕歌的聲音(144:20),旋律也與第一幕相同,作了完美的呼應,喜愛小孩純真的維特覺得這就是救贖之歌,加上索菲對幸福的頌讚(145:44),也確信夏洛特會去墳墓看他,就安詳閉上了眼,只留下悲痛的夏洛特,以及小孩的合唱,但他們用的轉位和絃,以及樂團低音的半音下降,弄的甚至有點雙調性效果,最後才靠著直接降到C音,跳升五度以G大調結束,真的很不容易,但願...維特已得到了安息與救贖。

文/劇本翻譯:夏爾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