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爾克的音樂故事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ratsubery/124039362
列印日期:2020/05/31
歌劇杜蘭朵/貝里歐完成版(Luciano Berio’s Turandot Finale )
2019/01/17 12:06:45


前文(阿爾方諾完成版)請見: 杜蘭朵(普契尼歌劇)的故事由來與音樂分析


現代義大利著名作曲家貝里歐(Luciano Berio,1925-2003),他的音樂一直是我滿喜歡的,雖用了許多比較新潮的技巧,但仍然有旋律性,與大部分現代音樂作曲家不同,記得他的無伴奏小提琴曲"序列八"不久前才由布拉赫在國內演出過,有聽過的朋友們應該會印象深刻吧,他的小交響曲我也很喜歡,用了許多馬勒第二號交響曲的元素,他與馬勒是氣息互通的。


他在晚年相當喜歡改編或完成以前作曲家的作品,也可以證明他與傳統音樂的聯繫,像是用舒伯特第十號交響曲素材的"Rendering"(1990),也將布拉姆斯的豎笛奏鳴曲作品120-1鋼琴部分改編成管絃樂,前兩樂章還追加了序奏。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接受委託,將普契尼的「杜蘭朵」完成(2001),這是他最後的舞台作品。


普契尼的音樂一向能掌握時代的脈動,雖然他常被視為一個比較通俗的歌劇作曲家,但在「西部少女」中的全音音階,「瑪儂雷斯考」的華格納元素又該怎麼說呢?「杜蘭朵」的音樂手法也讓人想到當時被視為前衛的歌劇「莎樂美」&「伍采克」,甚至有無調與雙調性的段落,由貝里歐這位同是義大利人,又熟知前輩作品的作曲家來完成是很適當的。



以上影片是在2002年由大指揮家葛濟夫,指揮維也納愛樂在薩爾茲堡音樂節的演出。這個版本與舊版不同的地方,是從群眾哀悼柳兒死後開始的(1:46:06),這裡加了一個空靈的過場音樂,以從降e小調接到a小調,發揮了橋樑似的功能。


王子指責杜蘭朵,念了幾句"公主,公主"(1:46:31),然後唱:「死神的公主(1:46:44),冷如冰的公主...妳從悲哀的天空下來吧!拿下妳的面紗,看啊,這清純的血,因為妳而流的血!」


杜蘭朵(1:47:15):「妳做什麼,異國人!我不是普通人,我是天子之女,冰清玉潔,就算你能摸到這冰冷的面紗,但我的靈魂仍然高高在天上!」


王子(1:47:44):「就算妳靈魂在天上,妳的肉體仍然在這裡。讓我用熾熱的手,去掀妳繁星點點的金色衣角,要用我的嘴唇吻妳。」


杜蘭朵唱說(1:48:14):「這是褻瀆!」王子唱:「啊,我感到生命的存在。」 杜蘭朵一直要趕他下去,說這是褻瀆,不敬...她不想重複祖先所受的苦(1:48:37,意指羅玉玲公主,可見前文)但王子不從:「用妳的吻給我永恆!(1:49:01)」(與舊版不同的是,杜蘭朵並未再高喊一次"這是褻瀆") 


隨後就進入了貝里歐那玄妙的音樂世界。剛開始是前面平彭龐三大臣所唱的(1:49:07):"你不知道那公主有多殘忍"的旋律(1:29:46) ,還配合半音階下降,柳兒最後絕望的詠嘆調"我再也不能見到他"的旋律"(1:40:46)也出現(1:49:17,這來自普契尼的草稿,但阿爾方諾全未使用),經過神秘的間奏(1:50:53),這是前面表現民眾被衛兵推倒,王子一家落難,那淒風苦雨的音樂(4:08),杜蘭朵與王子擦拭著柳兒的屍體,她已然軟化,王子(1:51:52):「我清晨的花朵,聞到妳的氣息,像百合般雪白的乳房,在我的胸前顫抖。我在妳甜美的吻中就像失了神,在銀色衣中的,那潔白的妳。」(配合少女們的合唱)



貝里歐的手稿:「死神的公主,冷如冰的公主」部分



杜蘭朵聽了很感動,她對王子唱(1:52:36):「你是如何勝利的?天已亮了!(這裡不像舊版是用長笛演奏,而是由少女唱著:"天已亮了!")


王子:「妳哭了?」


杜蘭朵:「天亮了!杜蘭朵西沉了」(1:52:56 要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


大家合唱(茉莉花):「天亮了!光與生命!如此聖潔(1:53:00),公主的眼淚何等溫柔!」 


王子:「愛與太陽一起升起。 杜蘭朵(1:53:14):不想被別人看到!我的榮耀到此為止了...」


王子(1:53:41):「不!不是這樣!妳的榮耀閃爍在初吻的魔法中(又用了茉莉花),在初淚之中!」


杜蘭朵(1:54:22):「在初淚之中...是的。異國人,當你出現時,我看見你那充滿自信的眼神,我又恨你,又愛你,讓我的心分裂為二。我輸給了你的熱情,我認了。你快走吧!異國人!帶著你的祕密一起!」


王子(1:55:07):「我的秘密?不,已經沒有了,當我碰妳時妳在顫抖,如果妳想要,可以毀掉我,我的名字和生命也可以給妳,我是卡拉富,帖木兒的兒子!」


隨著往下崩塌式的音階(1:55:36),杜蘭朵以猜謎出題時同樣的旋律,唱著:「我知道你的名字了!我的榮耀又再閃爍光輝了!(聽來像是要殺王子了)」


王子:「我的榮耀是在妳的擁抱,我的生命(1:56:10),是在妳的吻。」


杜蘭朵(1:56:24):「聽這喇叭鳴響!決定答案的時間到了!」


王子:「我不怕!」


隨後響起的喇叭聲不是最後審判那樣的森嚴,而是充滿喜悅之情的愛之悸動,這是個人最愛的一段。鼓聲後頌讚皇帝的旋律響起(1:57:12),合唱贊頌著皇帝萬歲,但突然被打斷(1:58:48),杜蘭朵唱:「尊貴的父王,我現在知道這異邦人的名字了(又是用出謎題時的旋律),就是叫做"愛"(1:59:15)」卡拉富也跟著唱:「那就是愛...」(這段其實有點現代音樂常出現的,那種陰森森的味道。)


在合唱輕輕唱著"愛"時,神秘的旋律又響起(1:59:33),也可聽到"公主徹夜未眠"的旋律(1:59:56),這在舊版中是用合唱來盛大結束的,這裡卻是用浪漫的弦樂奏出,隨後又加上小號,木管奏出前面柳兒唱的(1:38:58):「妳有天會愛上他」的旋律(2:00:51)兩人就在這如同天堂一樣的氣氛中,結合在一起。比起常見的阿爾方諾完成版,賦予了愛情的微妙感觸,貝里歐的音樂巧妙聯繫了過去與現在,指向未來。


文/劇本翻譯:夏爾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