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外有格。別有一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playwright/140959414
列印日期:2022/05/28
我來了。島已經成為廢墟。
2020/07/02 19:01:07


可我總感覺你在時間的某處。激勵著我說。這一切,還來得及挽回。


你還說。我們所追求的,哪怕是未來某一天我們已是陌生人。但惦記著的總是一個人,我們還可以重新一起過生活。


我要如何去到那樣的未來啊。我急得眼淚不聽使喚地流。彗星已經來過。


是你在夢裡對我說的嗎,只要找到代表你的半身水。


水我已經找到了。可哪一瓶才是你啊。


每瓶都寫著一個滅亡的名字。原來彗星一直一直的來,不停的來。而我只想替你再活一次。


就像過去,我的靈魂屬於你的身體,你的身體屬於我的靈魂。


你寫在我手上的名字不管用啊。


傻瓜,我當然知道,你愛我。可那不是名字啊。


要我隨便替哪個我愛的人過活,那並不容易。


你是你,並不像你以為的那麼理所當然。時間會來搶奪。


是你讓現在的我,與許許多多逝去的生命有了聯繫。記住你的名字是我的義務。


我要帶你超越死亡。即使你的味道,苦澀不堪。瓶身上的名字,已經模糊。


我要一直一直跑,一邊努力記住你的名字。直直跑進你說過的未來。


-系守是座島,你的名字叫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