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小丌的大本營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piggysan/8136711
列印日期:2021/01/22
戰國策裡的人情世故(二十四)張儀又惡陳軫於惠王/秦策
2013/08/12 21:16:36
















雖然有田莘為陳軫打預防針,但謠言說多了也會成真理,尤其遇到張儀這種高手,陳軫還有點招架不住,為了後路最終還是要親上火線。
 



「您怎麼一進來就一語不發呢?」秦惠王看了看張儀,一臉肅穆地說。秦王知道口若懸河的張儀,是一刻都靜不下來的人,但這回進門不發一語,肯定有事,只是張儀向是機關算盡,惠王自然也產生防禦心,說起話來自是嚴肅不少。
 



「莫非最近與寡人談事情話說多了,嗓子不好,要不,請御醫幫您把把脈。」惠王見張儀沒答話,便半關心半酸了一下張儀。心裡想著:這傢伙葫蘆裡賣什麼藥呀。


 




「就市井上的謠言,小的為大王擔憂呀。」張儀如喪考妣地說。當然,這哀怨是裝出來的
 



「既是謠言就沒甚麼好擔心,不是說謠言止於智者嗎,您是一位智者怎會擔心謠傳呢!」惠王沒好氣的說。既然是謠言,那有甚麼好說的呢。
 



「大王有所不知,坊間百姓人人都在說……」張儀見惠王動怒,連忙開口答話,不過他又是欲言又止。其實,從一開始的垂頭喪氣到謠言說,再變成欲言又止的模樣,都是張儀設計好的橋段,其目的在淡化惠王先入為主的觀感印象


 




「您不是向來辯才無礙,今天怎個失魂落魄樣,回去好好休息唄。」惠王終於按捺不住脾氣。


 




「是因為擔心大王誤認小的中傷陳軫,這才再三猶豫,怕真心諫言怕惹了一身腥,視若無睹又怕大王被出賣。」張儀幾哩瓜拉地說了一堆廢話,其實就是為後面的話起個開場,並當做他與陳軫不合的刻板印象的解毒針。


 



「陳軫最近與楚國周旋,百姓都高度期待,若陳軫處理得宜,是國家之福,也是百姓之福。」張儀先幫對方戴個高帽,其實是暗示自己不是打小報告


 




「沒錯,他最近是挺辛苦的。」惠王若有所思的說。惠王想:你這張儀怎好心幫陳軫說話,既是如此,見不得人的謠言又是什麼呢?心思複雜的惠王,心裡正盤算著一些事情,為了掩飾盤算的心思,說了言不及義的話回應


 




「百姓之所期待是怕再起戰事,畢竟戰爭久了,也想有個安定日子。」張儀開始為自己漂白了。



 



「他們以為陳軫的周旋,會換來楚國對秦國的示好,沒想到竟然是楚國在刻意巴結陳軫,加上耳聞陳軫有意往楚國發展,秦國百姓更是議論紛紛。」張儀先借用社會觀察的方式,將自己的看法套在百姓上,在結論上又刻意先上個句號不把話說明,好挑起惠王內心的非理性面
 



「百姓都在討論什麼?」惠王知道張儀是個政治觀察家,當然不疑有他,再說民間輿情也是身處高位最聽不到但又最重要的聲音。這下,張儀果然卸下與陳軫不合的外衣


 




「百姓都害怕打仗,所以惠特別關心陳軫的事情,所以當她們看到楚王刻意與陳軫示好,加上陳軫也有意到楚國發展,他們擔心陳軫吃裡扒外,屆時又是一陣兵荒馬亂!」張儀將自己的陰謀套在群眾的心聲上,即使日後不成立也與他無關


 




這時,惠王沒有發出一語,但袖裡有些晃動,張儀知道惠王此時是緊握拳頭,只是見他在場而隱忍未發;這時張儀來個以退為進的步數。



 



「大王,百姓畢竟是為自己的私利,不見得有陳軫深謀遠慮的思維,大王不妨聽聽陳軫的意見,再做斷奪」張儀先貶百姓之言為陳軫開脫,同時也替自己漂白,再以請當事人澄清的方式,挖坑給陳軫跳,因為既然找來質問,就表示惠王在某種程度上在懷疑陳軫,就算這次不成功,但負面印象逐次累積下來,只要日後抓到小辮子,陳軫也是必死無疑


 




「好。」惠王義憤填膺地說。


 




張儀見計得逞便告退,惠王也迫不及待地召陳軫入宮。



 



「寡人聽市井傳言你要去楚國?」惠王嚴肅地說,這話雖在殿內說出,但殿外的禁軍卻也聽得清楚,由此不難猜想惠王有多憤怒。禁軍似乎有個不詳之感,或許下一刻鐘要入殿秦拿反賊。


 




「沒錯。」陳軫斬釘截鐵地說。


 




「張儀果然沒有污衊你。」惠王一氣之下說溜了嘴。讓陳軫當下一愣,怪怪,張儀又灑什麼毒呀。



 



「不但張儀知道,就連一般百姓也都清楚。」陳軫頓了頓理了一下思維,語帶堅定的說。


 



「原來寡人最後一個知道!」惠王氣得拍桌叫囂;門外的禁軍也跟著緊張起來,他門正等惠王的下一個口令『來人啊』。



 



「大王知道忠於自己君王的伍子胥,事多麼讓各國君王傾心嗎?」陳軫沒理惠王,自顧自地說。



 



「那跟你的背叛有什麼關係呢?」惠王有點歇斯底里說,正想下達口令將陳軫抓出去斬了的同時,陳軫出手示意要再論述。



 



「容請小的再說一言!」陳軫一副士可殺不可辱的模樣。



 



「好,就讓你再說一句話!」惠王這話算是暗示門外禁軍備戰,霎時,門外想起一陣清脆的出鞘聲。



 



「被主人賣出的僕人,能被隔壁的員外買走,表示那僕人是個好貨;一個被休掉的婦女,同鄉的男人也想娶她,表示她是個好女人!我要是對大王不忠,楚王怎會覺得小的是的忠心辦事且可靠的人臣,小的盡心為大王謀,若不被他人見容,那小的不去楚國還能去哪裡?」當陳軫說最後一句話時,悲從中來的鼻酸語調,讓惠王好不尷尬。陳軫先用名人借事隱喻,然後再套好人會受喜愛的誤謬辯證,讓惠王知道因為忠才讓楚王欣賞傾心,只是被人忌妒只好黯然離去



 



突然,空氣謐靜,門外禁軍也不知如何處理,紛紛將耳貼在門上,生怕有個閃失,陳軫人頭未落,自己的腦袋先掉了。



 



「說得好,百姓見識淺短,寡人豈能隨之起舞,放心,寡人永遠是你的後盾!」惠王開心地說著。門外的禁軍也鬆了一口氣,紛紛將劍收入鞘。



 



「謝大王!」陳軫略帶激動地說的鏗鏘有力。他這激動不是感到惠王有識人之明,相反的,反而是心寒不已,若不是反應快口才好,爬出了張儀挖的陷阱之坑,說不定現在惠王正幫張儀持鏟子將土往坑裡送,唉,伴君如伴虎。(故事:張儀又惡陳軫於惠王/秦策)



戰國策故事原文:張儀又惡陳軫於秦王,曰:「軫馳楚、秦之間,今楚不加善秦而善軫,然則是軫自為而不為國也。小軫欲去秦而之楚,王何不聽乎?」王謂陳軫曰:「吾聞子欲去秦而之楚,信乎?」陳軫曰:「然。」王曰:「儀之言果信也。」曰:「非獨儀知之也,行道之人皆知之。曰:『孝己愛其親,天下欲以為子;子胥忠乎其君,天下欲以為臣。賣僕妾售乎閭巷者,良僕妾也;出婦嫁鄉曲者,良婦也。』吾不忠於君,楚亦何以軫為忠乎?忠且見棄,吾不之楚,何適乎?」秦王曰:「善。」乃必之也。




精選詩詞歌賦


心情--崁文迴文對聯


福德正神崁字對聯


崁名對聯


菩薩蠻《將軍怨》


浣溪沙《夏蟲不可語冰》


MORE






精選小吃筆記


木柵【老潘鵝肉】


士林【阿甫香香店】


古亭【捷運巷口麵線】


北投【臭豆腐專賣店】


北投【大陸麵店】


MORE













web analytics


秦策之部


秦惠王謂寒泉子


張儀欲假秦兵以救魏


司馬錯與張儀爭論/第二段


張儀之殘樗裡疾也


楚攻魏


田莘之為陳軫說勤惠王


張儀又惡陳軫於惠王


陳軫去楚之秦


齊助楚攻秦第三、四段


義渠君之魏


宜陽之役馮章謂秦王


甘茂攻宜陽、宜陽未得


甘茂亡秦且之齊


甘茂相秦


甘茂約秦魏而攻楚


秦宣太后愛魏醜夫


五國罷成睪


天下之士合從相聚於趙


應侯失韓之汝南


秦攻邯鄲第二段


三國攻秦入函谷


楚魏戰於陘山


楚王使景鯉如秦


秦王遇見頓弱第二段


秦王與中期爭論


獻則謂公孫消


四國為一將以攻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