盹龜雞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phsalice/7532591
列印日期:2021/01/23
尋找 老上海 (下)
2013/04/28 23:02:41

爸爸這個年紀的人, 年輕的時候 見識過上海, 對老上海有一種特別的依戀, 有生之年一定要到上海逛一逛, 這是他們不願意醒的上海夢. (靜安區夢般的夜上海蘇州河).



兩岸開放探親後, 1988年爸爸決定經由香港, 回到相隔快40年的家鄉。 不放心他的安全, 我自願充當小跟班 。安頓好親人,  祭奠完奶奶 , 爸爸帶著我來到上海 , 一邊探訪他住在上海弄堂里的舅媽 , 一邊帶著我瞧瞧上海 .


帶著我到浦西外灘 南京路 , 淮海路,  城隍廟, 中山公園 等地探訪. 還到靜安寺的(中蘇友好大樓) 上海展覽中心 , 陪著他看展覽.


現在才弄清楚了,  原來南京東路在北京東路南方 外灘是上海的, 所以外灘的南京路是南京東路。 以人民廣場 西藏路為界, 靜安寺是相對西方, 那一帶是南京西路 。 南京路外灘到靜安寺長5.5公里,  南京路馬路兩旁,  正好分居於英租界與公共租界 。 這段全中國 全上海最熱鬧繁華的馬路, 有吃有穿有玩, 五光十色霓虹彩燈閃亮著, 被稱為十里洋場 (一市里=500M)  



清晨的南京東路步行街沒甚麼人, 觀光車也停駛, 看來特別寬大, 清靜的空間還給居民使用, 份外親切可愛, 主人們散步遇到好友聊天時, 腳底下的小寵物也沒閒著, 牠們也忙著社交...


伉儷情深 對打羽毛球的銀髮夫妻 ,



舞劍舞扇的, 跳舞的, 太極拳的還是最多最普遍. 這一隊聲勢最大 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 最整齊



這畫面最讓我偷笑 , 原本是年輕人的戶外花園咖啡座, 上海老娘不讓少年人專美於前, 趁著清晨沒人,  坐在雅座上, 還拿來打盹 。可見識到上海女人 的能趕時髦了 .



續往人民廣場方向走, 浙江中路口看到沈大成 招牌側門有人排隊,看那多樣化的廚窗讓人食指大動, 很難下決心選定. (這是網路上取來補的)



我也跟著湊熱鬧, 只是花樣太多, 不知道買甚麼好. 買了百果糕 棗泥糕 和條豆糕 , 兩個方糕的在來米偏多, 雖有飽足感  口感較硬 , 百果味 棗泥味不夠 ,有點可惜 . 條豆糕比臺灣的軟, 好久沒吃了 . 



左邊紅字"七重天賓館"是永安百貨旁 另蓋的新永安公司八層建築, 兩棟之間有天橋通永安百貨. 是小說 還是電影裡看過, 我怎麼 對"七重天"這個名字有印象, 目前是上海的銷金窟.


左右兩棟是當年最時髦的永安百貨 先施百貨 (今東亞飯店)舊地., 永安後方高樓是世茂.



往西藏路方向是南京路中心 . 從這裡開始是南京西路.永安百貨後方 頂上兩支避雷針的是世茂 , 樓底下的艾美酒店小廣場, 星期六早晨擠滿了翩翩起舞的人群 。厲害的是 搖滾樂也能跳華爾滋.



西藏東路口, 新世界大樓前的三星看板非常醒目. 紅衣女子 獨自在練拳.



街頭的妙齡上班女郎, 不疾不徐的經過, 時髦美麗的風情, 是專屬於上海的風景.



淮海中路 原名霞飛路原屬法租界,20年代聚集了百多家俄僑, 形成雅緻又異國風情的俄國街 。  俄僑有教授樂器 或聲樂的音樂家, 也有販售西伯利亞毛皮 麵包 (福利麵包) 咖啡屋 皮鞋店等, 上海最高級最好吃的西點在這裡.


還有花園西餐廰 百貨公司 , 是歐洲風情的高級住宅區, 老上海首富 "盛宣懷" 就住在這裡. 老霞飛路上的國泰電影院.





馬路兩旁的高級公寓和花園洋房優美清靜 吸引文化界人士, 出版界和當紅文藝影藝機構進駐. 日本Sony 巧妙的將電視廚窗鑲在法國梧桐與古典雕像之間, 很能提升商品質感 .



兩次來到靜安區都是為了探訪張愛玲. 抵達的第一天下午就迫不及待的前去。 照著台灣網上的旅人資料, 乖乖的是搭地鐵到虹橋 再換公車到靜安寺 . 請售票小姐提醒我下車, 她卻忘了. 只好倒回去兩三站 。 還好路上可愛的 園藝銅雕撫慰了我的心 。慘的是 地址還不對 , 找不到號碼 悻悻然而返. 厚 ~入住 陌生城市的第一天 ,  我總是百試不爽的吃鱉+挫折   .



住宿的旅店很方便有電腦可用 , 耐心看清楚坊位和地圖 . 才知道 我繞遠路了靜安區很近的 . 第二天,搭地鐵二號線 ,  靜安寺下就好 , 快速方便 。這回我學乖了 , 到達靜安寺站 就問地鐵站服務台人員,  要拜訪張愛玲的家 , 是在這一站吧 .


總以為傲骨才女張愛玲上海的舊居 是個熱門景點, 會有人天天來問的 . 沒想到 年輕的櫃檯小姐竟然不知道 張愛玲何許人也 . 痛哭


倒是一旁加值的少婦熱心, 說她知道 正好可以帶我去 。一起走了之後, 才知道她住那個大樓, 還是張愛玲的遠房親戚.  很快走到掛有保護古蹟牌子的常德大樓前 . 




她告訴我是哪個樓層, 要我自己按電鈴 試試看房主人願不願意讓從臺灣來的我進去. 讀者來找得多了, 主人不勝其擾吧 , 沒應門 .



左側樓下有個書店倒是挺雅緻的 還沒開.瞧這公寓嶄新的樣子, 一定也是整修過的. 常德路這麼寬敞 , 到處蓋房子 , 八成已不復張愛玲當年所瞧見的街景了. 能夠親眼瞧見 她住過的地方, 也就夠了 . 那就不勉強了, 心意到了 就好 .


上海上班的格友佟湘玉一直強烈建議我去 (唐雅君建的) "新天地" 去看上海老民房石庫門保留改建後的新面貌.


石庫門建築起於清末 富商們為了躲太平天國亂賊 , 紛紛躲進上海租界 所蓋出融合新潮的西式石頭拱門與中式四合院的房子. 從台北來的我對於新天地這樣的 精品店新建築沒甚麼興趣, 輕輕掠過 .有名的中共一大 會址 沒找到.網路上找來 石庫門的典型樣品 ~中共一大會址 給大家看. (中間那個二樓房叫作 亭子間 , 悶熱無比 張愛玲稱它為鴿子籠. 住在上海的作家文人為租金便宜, 多半擇居於亭子間 .



靜安區經過1993年的上海大拆房和2010 上海世博整建風, 市容已經大大不一樣.路過靜安寺站附近 的南京西路1025巷, 這個掛著牌子說要改建的老社區, 讓我覺得溫暖有興味 ,很是親切喜歡.



古老的紅磚建築, 一房接著一房的樣兒,很有當年爸爸舅媽家那種一家捱一家 大家擠著住的水泥公寓樣子. 夏天的傍晚熱氣蒸騰得受不了, 帶著小扇在地上灑水的樓下和鄰居打扇乘涼.  尋常人家居住尋常巷弄,  有寵物獅子狗, 有慵懶的貓咪打盹, 還有洗衣槽 曬衣架 這才是我想看的 有真實生活痕跡的上海住家 .







讓我念念不忘的中山公園 也有地鐵直通. 以為應該是一望無際的濃蔭綠地大草坪的, 可怎麼一照面是這個樣子 ?  大片的水泥地溜冰場.







小公主般的漂亮女孩兒在場裡滑行, 遠處更小的男孩兒 , 身手了得的 在窄窄的樁柱間穿梭. 家長教練坐在一旁 閒閒的指導 .   穿過彎曲的拱橋水道 , 尋找我的玫瑰園.




第一次隨爸爸來時 , 曾經看到爬滿架的紅薔薇(月季花 )一蓬一蓬的垂掛著 愛煞了, 別說剛開放的中國大陸, 就是台灣植物園也不曾看到這種西洋味兒的景 , 請爸爸一定要幫我拍一張作紀念 (還好拍下了 如今已成了孤本) .


爸爸對拱橋 和柳蔭下的水池特別有感情 . 問爸爸這花園的花這麼美,  這是甚麼公園 ? 爸爸告訴我 ~ "兆豐公園" . 啊 原來是當年掛上 "中國人與狗不可進入" , 歧視中國人, 讓租界中的中國人 刺心的洋公園 . 1943年日本交還給 汪精衛政權後 改名 中山公園, 是一座英式與中式混合而保留最完整的老公園 .


走了一圈 只有大草坪, 有點當年的樣子, 可總覺得被縮小了. 不知是被四周圍的高樓大廈圍綑綁得變小了? 草坪上的樹型優美的老樹蔭影下, 為熟睡的孩子打扇的媽媽 情境很美 .



大草坪對面的 "大理石亭" 是存留下 1935年的老東西, 可是孤孤單單的. 這裡的平臺是上海人喜愛跳群舞的地方.



花兒到哪去了呢 ? 商機旺盛之後的上海, 不是更有能力養花種花嗎 ? 找了半天, 鄰接著兒童樂場有一區稀稀疏疏的月季園, 玫瑰花月季 應屬幼齡, 已經不復當年繁花垂墜的丰采了. 



新的中山公園很沉悶, 沒甚麼讓人驚豔的焦點. 大老遠跑來看, 卻是大大的改變. 大大的失落啊, 讓我有走錯地方的挫折感 . 經過鮮芋仙的上海店 非進去吃個冰 消暑解氣不可 .



上海城隍廟總要去看看吧 , 黃昏時到的.



 天黑之後 一片燦亮. 不只是霓虹燈珠光寶氣, 連豫園商場 大概是被前兩年金價猛升的影響, 連棟的中國式建築群店面, 打造出的都是黃金萬兩的黃金夢. 罷罷罷 , 這就是典型 浪尖上的上海吧 .




陪伴爸爸圓過他的上海夢 。 爸爸走了之後 , 想念他 而尋找過往的足跡 .  1988到現今, 上海外灘是改變最少的 , 只是打掉天橋鋪設外灘棧道.


城隍廟變了, 中山公園也變了 , (南京路也變了),連我也變了.  歲月悠悠 俱往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