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備忘記事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pearlz01/112017980
列印日期:2018/12/17
66生日感言
2018/05/16 11:31:47

人生是一條「不歸路」。


你說你每天上班、下班,上學、放學,出遊、回家,參加聚會、散會回家.....,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不管朋友相聚多麼熱鬧,總是要回家的,哪有所謂的「不歸路」呢?


生命結束,魂歸天家,那也是回家。「不歸路」說起來也是有點不妥?


呵呵,不管你用哪一種語言,要能運用達意,果然不容易。我相信,絕大多數的格友會同意,人生的確是一條「不歸路」,只是如何說清楚,大概需要語言修辭的天份。


不管是上班下班,還是上學放學,每天是回家了。日積月累,學童的個子長了,心智長了,表達能力越來越好;身高縮不回去,聰慧的眼神也回不去那懵懂無知的模樣。上班族每天上下班,年資隨之增加,經驗增加,腦子再笨也很難說什麼都沒有學到,老鳥無法變回菜鳥了。


如果早點警覺人生是條不歸路,不管你在人生路的哪一個點上,你對未來的前瞻計畫就會比以前小心一點。偶爾一趟旅行也許沒什麼,如果一次又一次的去同一個國家旅行,你與這個國家的人文或地理就會拉近關係。搞不好會在那裡求職、創業或定居,向下紮根是一點一點的,不知不覺的,你與這個國家或土地或人民已經水乳交融,難分難捨了。


出國唸書,求職,或移民,八九不離十,人們最終都會堅持留在慢慢習慣的異地,不回去了。三十年前很多台灣人投資移民澳洲,兩三年後拿到護照,選擇離開的人不少。這些人回台灣的時候跟之前出國時候的狀況已經不一樣了。譬如:英文能力也許比以前進步,台灣的社會已經受到政治的影響開始改變,原來是攜妻帶子出來,現在是老人回去年輕人留下,家庭結構不一樣了...等等。


三十年前我有一個台灣移民朋友,他們夫妻當初是去西班牙留學,在西班牙結婚,申請居留許可。然後轉移民澳洲,這叫二度移民。在澳洲他們不滿意,覺得還是西班牙好,幾年後全家拿到澳洲護照又賣車賣房,打包回西班牙。不記得他們的大兒子是哪裡生的,離開澳洲是一家四口。他們回到西班牙兩三個禮拜就發現情況不對,大部份行李還沒動又立刻轉回澳洲,甚至改了英文名字重新開始。哇!這個折騰的陣仗可真不小。


我自己三十年前移民時,在台灣就對親友表示,我這是有去無回,下了決心不回來的。每一個人(或家庭)移民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 culture shock (文化衝擊),基本上至少頭兩年尚未克服文化衝擊時期都是痛苦的,有的人的痛苦豈只兩年。


1991年我結婚了。結婚前我跟老公說,當初既然決心移民,就是過河的卒子,甭打算回去了。結婚後的家庭就是要在澳洲向下紮根,絕對不考慮回台灣或大陸,當然他同意了。


老公在國內是師範大學物理系畢業的。婚後我建議他,想從商就去大學修商科課程,要做生意可以坐在辦公大樓裏做生意,不一定得去跳蚤市場擺攤子。於是他報名當時的某專科學校TAFE修兩年的會計科證書。我挺著大肚子陪他參加新生訓練。唸了一年他覺得TAFE沒有挑戰性,便轉墨爾本大學修法商雙學位。當時英格不到一歲,我推著娃娃車陪他去註冊。


1997 年他終於畢業,成為當年極少數有理科、法律、商學三個文憑的大學畢業生。憑著法商雙學位,他在職場一路順風順水,獲得提拔重用,加薪升級,是同期的同學都不及的。


2004年公司內部,某單位預備投資進入中國市場,延攬他加入。他開始常飛中國大陸的職務,一年越洋出差至少六次。2006 年他不顧曾經說過不回中國的承諾,更接受另一個大企業常駐中國大陸的職務。


事實上,他去中國不算是回國,因為他已經依照中國單一國籍的法律放棄中國護照,是以澳洲公民的身份任職在中國的澳洲企業。當時的大陸也已經不是他經歷過或記憶中的大陸了。


在中國大陸,他從原來拍板的嘗試一年,成為捨不得放棄的一年又一年,從外商企業換到本土企業,直到他終於辭職,一共待了將近十一年。一個華裔澳洲人在中國大陸連續待了十一年,再回澳洲,比起 20 年前他墨爾本大學剛出爐的畢業生身份,謀職條件年齡方面已經是今非昔比,「高不成低不就」的心態不言可喻。


十一年定居海外,再回到僑居地,是「歸路」還是「不歸路」?中國人海外留學回國工作定居的人,被稱為「海歸」,很有意思的名字。華裔澳洲人遠赴中國工作定居後回澳洲,不也是「歸」嗎?澳洲機場入關時的入境卡,對入境時的身份有「澳洲人回國定居」的選項,用中文說,的確是「海歸」。


「海歸」的新生活還是「人生不歸路」的繼續。回的是僑居地,稱「再度移民」似乎更合適。「再度移民」,是在同一個僑居地二度開啟新的生活。自己不是當年的自己,僑居地的人文也不是當年的人文環境,再度移民又是人生的新挑戰。他還在摸索......。


哎,不說他,說我自己才是啊!


我兩年前已經著手回來定居的計劃,所以兩老(問題是他還不老,也不自覺老)可以高枕無憂,不依賴女兒的薪水,不依賴政府養老金過清閒自在的日子。但是此刻,我的心卻在淌血。因為我的女兒,來不及過 26 歲生日就回天家了。26 年前她從哪裡來的,她就回那裡去。她年輕,腳步太快,她一口氣就把人生之路的百年走完了。


往後,在我未竟的路上,再也看不到英格年輕或不再年輕的身影了。我原來以為自己的人生至少還有幾年當個健康的「媽媽」。現在孩子走了,我生命的意義也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