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歇茶坊(歇業中~狂心頓歇,歇即菩提)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panda07/128492404
列印日期:2021/10/19
歇後語 20190810~0811「願生西方淨土中」
2019/08/12 21:34:10

歇後語


20190810


     四哥行一於下午147於台大醫院過世,移靈往生室,家人趕往助念。下午兩點多我偕妻和台中前來的小玲同時到達,當時已有多位家人和兩位蓮友正至誠懇切地念佛,助四哥往生極樂世界,後來又有更多的家人加入,一直念滿八個小時,才移往一殯暫厝。


 之後,小女小玲告訴我,約下午六點時「看見」四伯伯的頭頂有熱氣一陣陣湧出,面門同時籠罩在朦朧的光暈中。真是很好的徵兆!





20190811


    今天上午10:00設置靈堂,下午6:00到一殯迎請牌位回家,由濟寺慧祥法師帶領念佛,法師稱許與會蓮友唸得很好,法事圓滿。四嫂特別向法師報告,參與的數十人,全部都是家人,並無邀請蓮友參加。


    大姊、大姊夫和四哥、四嫂一直是家族的中心,孝養父母,友愛照護家人,為家人的榜樣,兄弟姐妹和侄甥孫輩同蒙其益。四哥更是充滿理想,和四嫂兩人熱心參與公益,一起參加活動,真是感情深厚,鶼鰈情深。四哥生病後,四嫂衣不解帶,殷勤照顧,從無怨言,令人感動!如今四哥已經往生,只盼四嫂勿過掛念,讓兒女、孫子和家人陪伴妳,早日走出憂傷。


    祈望在極樂世界的四哥品位增上,護佑家人平安喜樂,早日回入娑婆度有情。




    有個小女孩,曾經兩度進入西方極樂世界。第二次是十歲外婆往生時(1989年7月28日)一同前往,覲見  阿彌陀佛和諸大菩薩,回來後陳述遊歷淨土情景,與淨土諸經絲毫無異,卻更加詳盡生動。最後在慈父  阿彌陀佛的勸慰之下,才依依不捨地回來。


    諸佛菩薩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於末世說此難信之法,惟具大善根福德的人能信能入。盼見聞者皆能老實念佛,求生淨土,才不虛此生。




青報前總編輯劉寧江先生對四哥行一的緬懷



*「伯樂已乘黃鶴去」--懷念潘行一學長  2019.8.11.


剛剛驚聞新聞系學長潘行一辭世消息,真是嚇了一跳,心想怎麼可能。


潘學長也是我報社老同事,記得民國69年我初到報社採訪組值晚班時,就坐在他的斜對面,那時是我倆互動最熱絡、頻繁的一段時間。


潘學長皮膚白晢,文質彬彬,又文采崢嶸和學貫中西,那時他跑外交、軍事新聞,文筆快且精明幹練,是極優秀拔萃的記者。


但是不到一年,一天晚上他突然告訴我他離開報社的時機到了,我聽的莫明所以,儘管尚非莫逆之交,我也半開玩笑的回說帶我一起去吧,誰知潘學長竟然面容霎變,嚴肅的對我說:「小劉,你的學識、資質、能力和敦厚、穩重,是總編輯、社長之材,缺的只是歷練和時間」,潘學長要我稍安勿躁。


我其時只是隨口開玩笑,別說總編輯,那個年代連採訪主任級都是想都不敢想和遙不可及的事。


潘學長離開報社後,因為台北並不大,所以每隔一段時間,我們總會在不同場合碰到,直到我奉派國外擔任駐外國新聞特派員十多年,那是我倆「互不相聞」的時期。


2015年9月27日,我應幸合光電公司董事長王烱聲之邀與圓樓公司董事長潘行一,共同陪伴復興崗新聞系前系主任和新研所所長蔣金龍教授至苗栗參觀文創館、嚐油柑料理客家菜和拜訪國內首座「音響博物館」,那一天是我倆多年來聊得最暢快的一次,潘學長還調侃我說:「怎麼樣,我這伯樂34年前沒看錯也沒說錯吧,你就是一匹千里馬」。


事實上,30多年前看出並說出我將來會是總編輯的確實僅有潘學長一人,所以說,他真的是我的伯樂,想到這,對潘學長才70 歲就蒙主招回,內心真深感酸楚。


尤其是近些年,盧成束、陸寶琳、韓國柱等學長相繼離世,上個月鄭仁傑學長也才剛回返天國,新聞系真是痛失諸多英才,現在潘學長復因淋巴癌辭世,我除誠心為潘學長默哀、祈禱外,亦敬祈學長在天堂快樂無憂。


世事滄桑,浮塵一夢。


圖片說明:


上圖國立聯合大學圖書館正門中央站立者是蔣金龍教授,右二是聯大圖書館館長黃勝銘教授,左一是圓樓公司董事長潘行一,右一是幸合光電公司董事長王烱聲。


下圖:右二就是才高八斗、學富五車的潘行一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