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的歡沁俱樂部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nicobaby7/20539559
列印日期:2017/10/23
活著下山01
2015/01/31 00:26:59

能活著,都要好好感謝


這個人生的經歷,是我人生中很奇怪的插曲,現在回想起來,這個意外使我在當歌手之前,在外面駐唱打工的模式,提前劃上休止符。


在正式出片前,為了賺生活費,我開始接一些西餐廳的代班歌手的案子,後來就漸漸有人介紹我去不同的地方駐唱或代班。這件意外就是從某一天去拿薪水之後發生的事。


應該說,如果你不是一個真的很八面玲瓏或極其敏捷的人,有些地方的錢,不要亂賺;有些地方,有些時候,不能亂去;要真的知道,夜路走多會遇到鬼。


當年二十歲的我,因為想多賺一點錢,我除了寫兒童廣播劇腳本,還覺得需要一些其他的收入,後來,我就從西餐廳,慢慢,一路唱到酒店。


當年松江路好多高檔酒店,美女如雲,我們這種小個頭歌手,真的還算安全。我學習一些前輩,都穿黑色的衣服,化很濃的妝,把自己裝扮老成,這樣別人比較不會找你麻煩。


但因為歌練得不夠多,我大概可以唱約100多首歌,約只能在一處待個半個月十天。我因為還是學生,也不想每天都很晚回家,所以也樂當代班歌手。


但因代班的關係,所以你必須配合找你代班歌手的上班地點,所以,我從蠻高檔的酒店,慢慢唱著唱著,開始有不同的駐唱地點。


夜晚的林森北路,肯定有許多不同奇異的夜生活,我發生意外的地點,要從在林森北路一家酒店代班約半個月說起,當天我去領薪水,進而產生的事情。整件事跟那家店沒有關係,當時的音樂領班大哥,領完薪水,分配給大家後,他提議帶我們上山去吃土雞。我是因為其中一位樂手的女友也是政大學妹,年輕人聊得來,我也想和領班大哥保持個好關係,大家又可聊聊音樂,何樂而不為。所以,我就又找了其他的女性朋友,大家一起上山吃消夜,看日出。


我碰到的這群人,都是好人,雖然在酒店做音樂,但是其實都涉世未深。所以在接下來發生一連串事情後,我們完全處在傻眼狀態,不知如何處理禍事。在這麼惡劣的狀態下,女生們竟還能全身而退,活著上山,也毫髮無傷的活著下山回家,實在是太幸運了。


我想先說的是,在我訪問一些年輕朋友的一些人生意外中,真的有人,被網友欺騙,也有同學差點被人口販子賣了。就我而言,現在若沒必要,我不會輕率地在半夜出沒在容易出事的地方,郊外阿,暗巷阿、、、。因為有時候你不想惹事,可是事情卻來惹你。現在網路無垠的人際虛虛實實的世界裡,可以天涯若比鄰,也可能是郎心狼心。年輕朋友無法避免在網路上交朋友的趨勢,但是你不一定會像當年的我們,那麼的好運。要學習警醒,有些時候、有些場合的邀約,還是要極為小心。不對的時間,不對的地點,不對的人,都會增添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