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的歡沁俱樂部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nicobaby7/20352158
列印日期:2017/12/19
被嚇跑得導師
2015/01/21 16:20:01

我是政大社會系畢業


真的,當年選這科系,絕對不是因為我關心生命,只是拿去年大學聯考的排行,依樣畫葫蘆填選的結果。


而且社會系與社工系本質不同。但當時我們的系上課程都有安排,兩種面向的思想訓練都略為涉略。


當年真的是誤打誤撞,瞎貓碰到死耗子


不過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我相信也是上帝的心意,只是當時不明白


當時的我,有一些生命中的暗黑,現在回想起來,跟我陸續接觸的影音,視覺,環境,漸漸產生的影響,是有關係的。這部分以後可以專篇細談。


總之,我為反對而反對,卻也因如此,好像間接讓一位剛從國外留學回來,滿腔熱血,想藉教育提升台灣大專生的利他素質的年輕教師,深受打擊,帶我們這一班之後,就轉換跑道,不當老師了。當然,我也沒那麼偉大到,讓人生涯規華大幅改變,就是當中丟給她一個失望的磚塊吧。


導火線是這樣的,老師的學長,好像也是我們社會系的學長,長年從事服務社會的工作,因此


出版了一本:服務的真諦這本書,上面寫了很多他的社服經驗與價值觀。


老師在大家聚集的課堂上,介紹學長,同時告訴班長,希望大家能都買一本書來參考,當時的我,不知哪來的火氣,可能是一種對人生的不滿吧,廣義的一種叛逆,一種程序正義的捍衛。我就直接站起來反對,我覺得老師不能要求每個人都一定要買這本書,因為我現在沒有這個意願。我現在有很多事要忙,我沒興趣從事社會服務,這是不能強求的。


這種事情,沒有絕對對錯,我一生也都在學習要快快聽,慢慢說,但是心裡覺得不公義,其實是從自己價值觀,自己框架中解讀的不公義,使得有個反抗開關打開,然後就跳起來,抵擋的態度就出現。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內在底層有一個聲音吶喊,覺得那個導師太清高,不知人間疾苦,我的人生早在家裡破產,父母健康受損,關係受損的飄搖後就進入地獄,不要輕率告訴我天堂很簡單。一個內心受傷帶來感染的人,會放大一些事情的解讀,並且用憤恨不止的喧囂來嗤笑那真心想幫助你的人,也許老師真的有些天真,但,我為何如此不滿,連那本書的內容我都沒看就否定一切。只能說,一部分被廣義的恨所侵蝕,產生的解讀。其實還有別的溝通方式可以更好的和老師表達想法,可是我選擇關門。


後來好像老師就沒有勉強我們,一年後,他就離開政大。


生命走到另一種階段,驀然回首,有很多感謝,也需要有很多道歉。


我還是會在口舌上因太快說話而犯溝通上的錯誤,只能說一生不斷修為


從黑暗走向光明,確實不是一條易路,但我學會多一些看到別人的善意。即便當下不能轉彎,至少先學習煞車,多一些忍耐,讓傷害減少。


老師,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