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風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new3k/5295287
列印日期:2017/10/24
青春好比一面鏡子
2011/06/06 19:07:56
幽幽夜色中,雨點答答地落著。在街面上,撐著傘走過,沒風景可尋的晚上,一個人行跡匆匆。

無形的枷鎖挽留著一抹熟悉的身影,接軌的往昔為一段蒼白的記憶補著妝,漸浮的畫面在頭腦中勾勒著那年青春的輪​​廓。

那年青春,誰的談吐瀟灑著青春的時光,時而謳歌給故事加碼,時而唱喏為古典作韻,時而淺吟如逍遙遺嘆。

流年寂寂,青春擱了淺,隨意揮霍的光陰,一直埋藏心底,此刻,又能向誰說道?

腦海中,一瞬間忽然盤旋著她的身影,漸漸向遠。明知年少的光陰已經過去,又何必再耿耿於懷,既然彼此已經遠走天涯,就不該再有什麼奢望,不如留給心兒一片模糊的影像。

不經意,問候一句流年,有時就像問候一下老朋友那麼簡單。原本已經不再憧憬,卻又無法按捺那份屬於青春的悸動。想著昨日的黃昏,彼此心照不宣,只為曾執手走過的似水年華。想著昨日的黎明,盼著初升的曙光,渲染一番已經過去的夢寐。鏡中的光陰易逝,悸動的青春卻才剛剛起卷。

教室的燈滅了,散漫的課堂,微露的月光,協調著青春皎好的容顏綻放。故事漸老,鑲著童話的銀邊,在擠著的角落裡流轉,那一夜他記住了西窗下那格格笑著的聲音,清脆悅耳,如婉轉的黃鶯兒打邊爐食物。教室的燈漸亮了起來,一個身影走了進來,黑板上跳動的音符匯成了青春的筆觸,那一夜演講的主題依舊是炫動的青春,那一夜他記住了講台前那揮灑著的身影,如一幅只屬於江南的山水畫,樸素自然。

坐在了一起之後,他時常聽得到她唇邊吟唱著《一直很安靜》,是仙劍裡的一首插曲,那段​​時間,他剛好也在看這部電視劇,為那青春的邂逅入迷、沉醉。後來他走著《逍遙嘆》的調子,在元旦晚會默默為她唱了一曲《六月的雨》,恐怕這輩子他能唱得來的只有這首歌。

走在了一起之後,他終於懂得那天,她為何獨在黑板上寫著“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為何總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叫他起來誦讀那美麗的段落。昨夜西風凋碧樹,去雁徘徊,依舊南下。而今,夜色淒迷,孤單月色下,只剩下一個人“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記得離別的那天,祝福在耳畔迴盪著,那一年他選擇了复讀,只為一朝南下。而她在校門口徘徊著,一眼就望見了他,在那狹窄的空間裡,他已無法躲藏。慢慢靠近她,卻又不知說些什麼好,嘴角邊依舊留著那份笑容。沉默的時候,她已經一路往北,尋夢漸遠。他呢,望著她的背影,惦著那夢裡的江南。

千千闕歌會飄於遠方的路上,悸動的青春卻從此住了腳,旬日後,他也跟著淡忘了起來。熟悉的校園,熟悉的小徑,只有一個人的腳步,想到了“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卻不知該向誰去談去訴說。年輕人啊,既然告別了青春,就該往另一條道上去走。

漸掩上了青春的畫卷,一個人的時候,他開始失眠。一點點長大,他漸發現童年時的幻想越來越遙不可及,就算是夢總要醒的,可是那份渴望再也無力拾起;漸合上了青春的相冊,一個人的時候,他開始失憶。一天天過去,他漸懂得青春時的愛情模糊卻美好,哪怕當初只是暗戀,彼此心靈上的碰撞卻難以磨滅。當青春逝去,路只剩下一個人走,又還能走多遠,他反复的問著自己。孤單守望著冷月孤星,相思縱寂寞,路依舊漫長,過去的只是回憶,走來的卻是一大段人生。

寧靜的夜色下,街燈略顯得昏暗。雨灰濛蒙地落著,偶結的夢魘被一股思緒帶走,凝結在昨天的畫面裡。 “南下的旅程,不是很漫長,卻時時刻刻想像著能和你一起去遠行”,情人依偎的樣子還殘留在那晚的記憶裡,“努力想像著你一開始的模樣,漸忘了些細節,除了腮邊那淺淺的酒窩,似花綻放,如葉繽紛”。

人在旅途,遲早有一天要告別最初的風景,漂泊在異地他鄉,流浪在時間的荒漠裡。如果可以時常接觸一下童年的幻想,那如在耳邊的往昔的故事,會覺得人生並不曾走遠,會以為自己還是那個頑心很重的孩子。如果有一天,一切只能在夢裡設想,即使是昨天的畫面也會變得遙不可及,當初家的暖,彼時愛的切,會掩飾在時間的荒漠裡,逐日而​​遠。

人在旅途,漸曉得兒時害病,為何盼著吃一口烙餅,還有那手擀麵?然後踏實地睡上一覺,只要不害那粘著青春的相恩病,夢醒後,一顆心也是舒服,畢竟我們並不曾遠走,還躺在那個熟悉的角落。

青春不是麻醉薬,不管那年青春別了誰,我們都要跟心兒一個約定,十年後,二十年後,希望還能記得那個可愛的女孩。青春更非毒藥,難怕曾經被愛情的大門拒之門外,我們何必放逐自己,流浪那空虛的靈魂。日子久了,你會明白的,青春它只是一味解藥,不管你是否還在悔恨著彼此緣分太淺,青春會勸你不必慌張,與其借酒精麻醉自己,不如調和那日漸空虛的靈魂。

青春好比一面鏡子,容顏漸老在裡邊,但那模樣曾經皎好過,又何必嘆老光陰。匆匆翻過那年青春,不管別了誰,想起了誰,就向她問候一聲,只當一次遠別重逢。匆匆走過那年青春,在街面上漫步,會有一抹身影看著眼熟,過去搭訕,就當她是舊日相識好了。這遭青春,我們沒有忘了自己,也沒有忘記她,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