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風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new3k/16470281
列印日期:2017/10/24
看著我癡癡的笑了笑
2014/08/22 10:00:18
每年夏天牛壹下牛犢,母親就對我和弟弟說:“妳們想吃牛奶,就得壹個管牛犢,壹個管大母牛。”我的心眼比弟弟多,搶先喊:“我管大母牛。”弟弟就別無選擇的管牛犢。

牛犢活潑淘氣,跑得快,很難管。每天牽到村邊的草地上,用壹根長長的繩子糸住,隔壹陣還要去挪個地方,中午要牽回來飲水。大牛相對來說要好管多了。有專人負責放牧,每天早晨送到公共牛圈那裏就行了,晚上再接回來。只是要起大早才行。有時遲到了就得到野外尋找牛群,但這種時候很少發生。

“媽,剛才我路過秀花傻子家門口時,看見她在院子裏燒紙,還哭呢。”壹天我送牛回來對母親說。

“那今天可能是她娘的忌日,這個可憐的人,別看她傻乎乎的,可比正常人還孝順,從不忘她父母的忌日。”

“我從她家門前過時,心裏可怕了。”

“怕她啥?她又不打人。”

“我不怕她,我怕她家那個房子,陰陰的,壹點活氣都沒有,好像有鬼似的。”

“竟胡說八道,哪來的鬼?”母親訓斥我。

過壹會母親想了想又說:“妳要怕就別從哪兒走了,從前趟拐過去。”

我沒有胡說八道,那裏確實著人怕,大大的院子裏有兩間小土房,還是很久以前的那種大檐房子,房檐黑黑的耷拉著,前面的墻上有壹個小小的四方形的窗口,像睜著的壹只眼睛,離了很遠有壹扇矮矮的木門,兩面山墻壹個高壹個低,像個栽楞膀子的人,墻皮掉的斑斑駁駁,房頂上長滿了荒草。給人壹種很淒涼的感覺。尤其是那棵粗大的榆樹,別看它枝繁葉茂的,它的存在更增添了這個院子的荒涼,陰森感。我壹走到那裏就從內心裏產生恐懼感,那棵榆樹上好像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妳看。這裏是我送牛,上學的必經之路。

這個院子的主人是個半瘋半傻得女人,叫秀花。據說她出生就被父母拋棄了,是村裏的壹對無兒無女的老人收養了她。她小時候聰明伶俐,周圍人都很喜歡她,養父養母對她非常寵愛。她七歲那年生了壹場大病,等治好了就變成傻乎乎的了。十五、六歲時,養父養母相繼去世。從此她就孤苦伶仃壹個人了。春夏秋冬總穿壹件花衣服,壹條黑布褲子,肥肥大大的。見了人總是癡癡的笑,也不說話。但是很能幹活。人們說她針線活做得非常好。我幾乎天天早上上學時看見她掃院子。

有壹天,我看見她坐在大門口,雙手捂著頭,懨懨的,好像生病的樣子,我站在那兒看了壹會兒,不知道怎麽辦,就走開了,走出兩步又返回來,從書包裏掏出壹塊苞米面大餅子遞給她,她非常高興的接過去,狠狠的咬了壹口,然後看著我癡癡的笑了笑,又吃起來。

從那以後,我每天早上上學時總要帶壹個苞米面大餅子,用小手絹包好放進書包裏,走到秀花家門口,看見她就把餅子塞進她手裏,轉身跑開,跑出去壹段路後,再回頭看看,總會看見她沖我笑。有時她不在院子裏,我就找壹根木棍敲打她擋門的木頭,她的大門是用兩根椽子粗的木頭橫著栓起來的,像“二”。只能擋牛馬等大牲口,其他的什麽也擋不住。但是,我從不進那個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