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的純文字檔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ylittlehouse/85924627
列印日期:2021/04/13
被撕裂的
2017/01/06 18:58:09

記憶中,人生中,這是第二次被撕裂。


第一次發生的時候,突如其來、風起雲湧,一夕之間台灣社會霎那間被分成藍和綠、濁水溪以南以北、外省和本省;坐進計程車要假裝自己完全不懂政治,如果可以回應台語就是同道中人;要去南部,就有人警告你一句台語都不會說喔,小心被打;打開電視,通通是聽不懂的語言,激烈又義正嚴詞。那時只要符合以下兩大條件的人:一、不會講台語,二、爸媽外省人或其一是外省人,不由分說,通通封為不愛台灣的外省豬。


第二次,是最近的婚姻平權運動,從多元成家法案開始,有些天主教和基督教團體群起阻擋,當中有許多反同、恐同或公允、或偏頗的言論跑出來,引燃同志陣營的反擊,反擊教會、反擊聖經;一方批判另一方的不合道德,另一方嘲笑一方的假冒為善;事情延燒到現在,所有議題呈現無法聚焦的狀態:同志應有的法律保障、民法修正的大轉向、情欲探索教材進入校園...每一個議題都茲事體大,都有很多討論空間;但這當下,人們會從你發表的論壇、你的團體、你的背景,馬上"判讀"你是否居心叵測,你是基督徒就是恐同的落伍分子,你是同志你就贊成情慾解放,一邊將一邊形容成燒死女巫的中古世紀教會極權,一邊將一邊形塑成多元交往無上限的淫亂分子;在這中間,橫亙著無數的不理解、不接受、以及仇恨、謾罵,標籤一貼,黑白就此分明,社會就此兩分。


12月3號,基督教和護家聯盟大遊行,社群裡充滿著呼籲代禱,和滿滿的憂心,我看到的是平日裡站在教育第一線教育小孩、認真愛人愛神的一對對夫婦,每次相聚,他們總擔憂著現代浪潮、無遠弗屆的網路資訊、家庭崩壞體系下,已經對小孩教育造成很大的威脅和衝擊,於是一家拉著一家上街頭,企圖為下一代守住一份基本價值。他們身上沒有一絲傲慢、兇狠;相反的,他們常常是更多無能為力,面對生活和未來,他們選擇的從來都不是躲避放棄而是認真追求。


12月10號,婚姻平權及同志團體大遊行,社群裡一票同志好友們相邀,打著卡的笑容燦爛無比,宣示著不要專法要徹底平權,他們當中大多數人有非常長久非常穩定的伴侶關係,逢年過節他們開放家庭邀請朋友;他們的創意熱情,讓台灣這個社會很精彩、很多元;他們與生俱來的敏銳善良,總是第一線跳出來幫助朋友、幫助弱勢、幫助流浪動物。在從小到大不斷衝撞的體制面前,他們或公開或潛藏,都練就一種迷人的幽默和溫柔,幽默看所謂正常,溫柔看所謂人性。


在這段時間,媒體、網路塑造著兩大陣營的對峙:不斷簡化、摘錄"兩邊"言論;不斷報導、激化"兩邊"輸贏;"兩邊"因此遙遙相望、針鋒相對,不斷被撕裂再撕裂。一個同志好友問我,你們基督徒真的這麼恨我們嗎?有姐妹問教會裡少數散發激烈言論的弟兄,你為什麼這麼恨同志,後來那位姐妹反而被罵噁心;另一個很好的同志朋友在FB上發表罵基督徒的言論,他之後馬上LINE我解釋原因,因為他覺得有些基督徒罵得很難聽,所以要反擊。


和同志好友討論了這件事,他說他只是想像他爸媽一樣有一紙證明,證明他這一生也有感情歸宿,更實際面就是他說以後報稅可以合併,兩人一起買的房子之後可以不必擔心外人拿去;而當我問他,知道是從法案、教育都會更改嗎?他很訝異問了一句,這有需要連教育一起改嗎?


教會朋友們最大的錯愕是,法案沒有經過公開討論,就強行進入審查,初步版本是連同民法、教育都要大幅更改,他們反的不是同志們,而是因為性別平權帶來的霸權,不需程序不需公開只要順著潮流,就可以立法,從頭到尾社會半數人的意見完全被罔顧,這些人就算因為出於聖經反對、就算出於教育反對,那也是他們該有的權利,他們的為什麼不能伸張自己的價值觀和公民權利?


其實應該擺張小桌子,坐在12月3日和12月10日的兩大陣營中間,一方聽聽對方長期被剝奪權利的問天無語,一方聽聽對方感覺體制崩壞的隱隱作痛;將一個一個難解又沒充分理解的議題列出來,關於民法修正和設立專法;關於自我權利和教育根本;關於性別尊重和情慾多元...若雙方的終極目標都是為了公平、幸福、正義,為什麼一定要通過另一方的犧牲才能達到?如果只是強行滿足一方,那另一方不又成了另一種被剝奪者?


這就是現在的台灣,每次一個議題發生,就被媒體劃分成兩方陣營,兩方陣營中間就隔著一條澎湃兇猛的鴻溝,誰稍微想往中間踏一步,就會被對方大罵滾回去,然後雙方就對峙不下,永無寧日、隔閡日深。我們期待一個有智慧、可以帶領大家看見問題、引導方向的政府,或意見領袖,但是,沒有,因為在第一次撕裂的時候,台灣就已經培養出謾罵對立體制,只有藍方、綠方,沒有中間方;在小小一方島嶼中,一個議題就撕裂一次,人民就被撕裂成一塊塊的,小小的、碎碎的,不知道甚麼叫作台灣共同體,不知道甚麼是台灣人可以一起仰望的未來。


也許,我們就只能這麼小小碎碎的存在著。最近,當議題又稍微緩下來,這段時間忽然沒怎麼聯絡的同志朋友們又開始在LINE叮叮咚咚地相約,我們又開始打打鬧鬧沒事般的一起喝小酒聊天,顯然生活並不會因為爭得更多權利而更快樂,堅持對錯也絕對無法讓我們的心更平靜更滿足,但永遠只有當我們互相靠近互相理解互相付出時,才能讓那些撕裂不再復見,才能讓我們偶爾忘記這個社會和政府的荒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