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的純文字檔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ylittlehouse/6937753
列印日期:2021/04/10
貓咪的恩
2012/10/23 18:20:06


COPII是一隻貓,原本是流浪的孩子,卻被貴婦一樣的主人帶回去養成了一隻優雅的小王子。


每次去牠主人家,牠對我、我對貓,總是這樣要近不近、要捱不捱;一如牠總是神出鬼沒地遙遙窺視我,我對吆喝一隻貓也毫無熱情與期待。


而且,七八年前,牠才一歲的時候,我把COCO帶去牠家,牠一看到COCO,竟然整個身軀膨脹一倍,瞬間變成一隻呲牙裂嘴的小虎仔,逼得COCO攀在我的身上緊摟著我直發抖;雖說小孩吵架大人不要干預,可每次我看到COPII,就忍不住把牠和牠主人的恰北北拿出來念一次,為我COCO的善良老實抱不平。


直到現在,我只要看見COPII,還是一次又一次數落著COPII,縱使牠的主人一貫地嬌嗔辯白自己的COPII最乖最有教養,縱使COPII依然故我地作牠的小王子,我還是會輕輕拍著COPII、低聲地碎念牠:"你很兇喔,對COCO這麼兇..."


其實我知道,我每次拿這件事來講,是在貪婪地牽拖著,這COPII,也認識COCO啊;因為看見COPII,才可以藉機說出COCO一次,多說出一次,就可以又多思念COCO一次。


昨天晚上我坐在牠家沙發上,一點沒特別Follow那個飄忽輕盈的貓身影,但不知何時,牠慢慢坐到我身上,我也伸出手輕輕摸著COPII的小頭,牠竟然沒閃沒躲,我越摸牠越安分,直到牠整個身子蜷成一個圈,暢活地閉上眼睛,唯有尾巴微微舞動,像揚起了一個個小微笑...牠的頭熱呼呼的,我的手底暖呼呼的,我的心底也忽然漾起溫暖...


有好一陣子,沒這樣摸摸了,印象中最後的摸摸,是骨連皮皮連骨的瘦骨嶙峋和奄奄一息,或是躺在盒子裡被送去寵物安樂園的餘溫;可這對COCO真不公平,牠活蹦亂跳了15年,在我懷裡磨蹭頑皮了15年,冬天抱著取暖夏天把牠推開牠又緊黏上來的熱呼勁,那整顆頭把我的臉埋住的拼命樣...就像現在COPII熱呼呼的小腦袋,輕輕巧巧帶我一躍而過死別的痛和壓抑著的思念,帶我回到擁有的當下,一幕幕重溫身邊有小動物穿梭的靈巧調皮,再聞嗅奔放歡愉的生命氣息。


這些小動物們到底擁有甚麼樣的力量?沒人知道牠們心底在想甚麼,但COPII從哪裡感知到,牠在此時此刻應該要去撫慰一顆心?牠認識我嗎?牠記得我曾抱著COCO同舟共濟地躲牠嗎?牠看得出來我的懷抱已經空出來像蒼涼的死地嗎?這是創造的恩是奇妙的感知,僅僅靠著生命與生命的敞開與接納,就能點燃荒蕪,讓人想要溫柔、想要熱情;讓人可以安心、願意述說。


願意述說...。沒有COCO了以後,我好像失了某種語言,沒有過不好沒有不快樂,也會為生活中可愛的人事物而歡笑而感動,但萬千言語跟心情都擱淺在岸邊,沒有自在泅泳的能力,原來COCO的存在不只是我的寶貝還是我的小謬思。


而這COPII,看似隨機卻又篤定地落腳了在我身上,神秘卻深刻,我願意相信,那是輕盈降落的恩典,為的是將我心底的甚麼,靜靜拯救回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