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仁教授專欄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ybook678/165064750
列印日期:2021/10/18
黃梅樹下的歌聲(二)
2021/07/10 02:19:32

之1


二、


方盈擔綱的黃梅戲,「雙鳳奇緣」是第2齣,首部是與凌波對手的「七仙女」,描寫嚮往人間愛情的仙女,與窮苦孝子董永的一段夫妻緣,當她陪董永償完長工債後,在歸鄉路上,不禁以黃梅調唱起夫唱婦隨的情愫。


海砂屋的水泥剝落後,就能看見生鏽的鋼筋,許多歌曲複誦流行字句,卻無旋律或文字美感而不堪傳唱,但即使黃梅劇風行於我出生前,當我坐上youtblue的時光火箭後,仍能感受男女當初對唱時的熱烈氣氛,真摯愛情的歷久彌新。


滿工對唱
〈黃梅詞〉


樹上的鳥兒成雙對
綠水青山帶笑顏


從今再不受那奴役苦
夫妻雙雙把家還


你耕田來我織布
我挑水來你澆園


寒窰雖破能避風雨
夫妻恩愛苦也甜


你我好比鴛鴦鳥
比翼雙飛在人間


不管是雙鳳奇緣或七仙女,主角凌波名滿天下、婦孺皆知,據說當初她演完梁祝,數月後飛抵台灣,松山機場外人山人海,驚叫聲幾乎讓地殼款款欲動,可合演的方盈卻少聽媒體提起,卻更沾惹我的好奇。


在對手戲中,凌波的表情豐富,更稱職於演員,方盈的表情稍嫌呆滯,可在黃梅調的旋律中,她的肢體動作卻更富旋律式的美感,譬如讀到泰戈爾的自然詩歌,或者惠特曼的草葉集時,抑或在藝術大學的演藝廳,看學生創作現代舞時,內心也洋溢相似的飄逸感。


「她內心想追逐美,」是我的初識感,可美並非外表的艷麗,而是萬物的純粹。藉助谷歌大神的相助,我也一層層靠近她的心。生於香江,童年卻在北京的文革動亂中度過,目睹餓死人的悲劇與人性的卑劣後,返港後繼續過著窮苦日子。


在香港,她想的卻非致富,而是著迷於音樂,在小學校際音樂比賽中摘下鋼琴組冠軍。貧窮阻斷音樂路,她改報考邵氏演員班以謀飯碗,而走上演藝圈。凌波更專心於戲劇角色,方盈卻著力於台步,為演戲於拜師香港京劇大師,每天苦練三小時。


如當年許多紅星,她在當紅時嫁入餅舖的少東而洗手作羹湯,卻在八年後,有了一雙兒女後仍離婚,於當年是沸沸揚揚的事。「我與丈夫是不同世界的兩個人,」是她對這段婚姻的唯一評論,而從周遭朋友聽到的,卻都是她對先生的讚美。


離婚後,她的復出卻是從事電影美術指導,希望電影定格的畫面,人物身上的穿著能更有藝術感,也被推為電影美術學會會長。即使只有小學學歷,她卻走上文學路,在雜誌定期發表探討居家佈置美感的文章,文筆不俗,最後還集結成書。


「許多雜物沒有實際用途,狠不下心腸,是因為滲著那個年紀的感情和記憶,可是永遠有入無出,房子再大也不會放得下,不捨的後果,就像人挑著愈來愈大的擔子,直至再也走不動。」她的文集「自在住」,書寫的是女性對家內世界的感受,纖細入微。


可她也沒繼續在文學發光,因為書籍出版後便被診斷出胰臟癌,而最後長期陪伴她走完人生旅途的是前夫。離婚後彼此不曾有惡言,仍維持真摯友情,她也常與朋友分享前夫餅舖的新品,對唱中的「夫妻恩愛苦也甜」換成「男女恩愛..」,亦能描寫病榻時相惜感受。


也許她自覺是玫瑰花樹,不是厭惡身旁的松柏,只是期待彼此保持距離,別遮蔭她領受陽光去開出美麗花卉。美是她終生的追尋,也在病塌中謝絕任何朋友的訪視,不希望朋友心中,留著她被癌細胞吞蝕後的醜陋身影,讓一生如「自在住」書中所預示的:


「早日火葬,棺材可以用一個類似「無印良品」款式的紙盒,上面放一大束白花送別。」連美麗的白花也終會凋謝,可沈澱在人心靈的美的啟發,卻是永恆的。

〈續讀 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