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仁教授專欄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ybook678/140371084
列印日期:2020/09/28
偏鄉孩子的C型人生
2020/06/28 11:53:31

【文/路仁教授】


收到李家同教授的來信,敘述偏鄉某國中會考英數成績約八成拿C,我如魚兒被餌從都市城池釣到一個偏鄉學校,尋訪在此教書的朋友,一探究竟。


「這怎麼教?」我問在此教書的林老師。沿階梯一起爬學校的後山,想像當學生時我們跟隨山地服務團來偏鄉教孩子,在聯考時代教會學生一題英文,學生就得一分,如同爬了一階。


然後教改團體開始鼓吹,學生會分分計較、造成壓力,於是百分制改為基測的級分制,再改為ABC制。在山腰俯瞰山下學校,想像百級階梯被善心人士拆除,改建為3級階梯,C級下擠滿了孩子,遙望高不可及的B級哀嘆。


「失去奮鬥動力的八成學生,內心壓力最大,」她搖搖頭,「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把學生從C拉到B的老師壓力也很巨大,」林老師再長嘆一聲。


於是在弱勢孩子越來越多的台灣教育,山頂的明星大學開始派直升機到山下接送。最初的「繁星號」專機只降臨偏鄉,但有些人為生活到都市當清潔工,為何孩子就不算弱勢?


於是「旭日號」降臨,專載全國有「證明」的弱勢生。但熱門夜市攤販月入百萬,因不必繳稅,資料上算弱勢,孩子營養午餐免費、入大學繳1/4學費、校外住宿補助,現在又有旭日號專機接送,利之所趨,假離婚以讓孩子擠進弱勢的家庭,越來越多。


於是旭日號再改革,要面試老師問出孩子真實狀況。想像陳樹菊當年為升學,準備了一堆弱勢文件,在面試揮淚辯駁自己是弱勢的情景,是如何傷孩子的心,將來她還會秉持愛心服務社會嗎?


「整修登山之路,讓所有孩子踏實地一階階爬最實際,」林老師說,我也點點頭,再一起走回頭路下山。「你們在走回頭路!」天空似乎傳來了教改推動者的斥責聲,讓我們恐慌。


但不走回頭路,要如何回去呢?在山腰看著那八成的弱勢孩子,一部分失去鬥志,走入越來越多的安非他命成癮世界,一部分在等待專機接送,一部分則越來越分分計較,壓力變重?


「從前錯一題少一分,現在錯一題可能掉一級,那兩成B級分學生壓力不重嗎?」林老師說。「分級越少真的壓力變少?」我很納悶。我們一起望向山下,想像一個學生徒手爬到我們所在的山腰,一粗心就失手跌回山下,以恐慌與失落的表情回答我們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