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仁教授專欄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ybook678/139570543
列印日期:2020/09/28
閣樓上的孩子(二)
2020/06/23 22:47:47

請先閱讀 之1

二、


孩子抱進我懷裡,哭聲漸漸歇止,換成心跳聲與我的血脈一起舒張。


孩子即使還未牙牙學語,對愛的渴望卻與生俱來,從哭渴求食物,也渴求背後的愛,真心的疼愛不需要言語,在心跳的接觸間,小小的心靈其實知道。


孩子的個性,也很早就成形,不知是來自DNA的那一串碼,或者是懷胎十月的孕育,每個孩子都帶了自己個性來到這個世界,像花園裡的每一朵花,都會開放自己的樣貌。


可是在棄嬰中心,每個孩子也像花的綻放一樣,依循大自然的相同節奏成長。六個月大的孩子,趴著時會雙手撐起身體,讓肚子微離地面,再過一個月,會在地板匍匐前進、倒退或原地打轉。在嘗試錯誤中,他終於站了起來,而往前行。


可在尋常人家的客廳內,每個孩子的哭泣聲會換來媽媽的擁抱,勇敢往前爬會換來加油聲,這裡的孩子卻在工作人員忙碌、愛匱乏之下成長。也許因此,棄嬰中心的人才找我們來當志工,希望對孩子付出關心。


小瑜趴在我身上,我不知不覺地哼起歌,想起自己孩提時,媽媽教我們唱歌的情景,生命延續的感覺在記憶空間內徘徊,父愛的感覺在血液內亂竄。也許因此,棄嬰中心的人才找我們來當志工,希望在互動中對孩子發生感情,進而收養他們。


有機會來當志工的,有些是歐美駐台使館的人員或家屬,也因為外國朋友的介紹,我才能來此。我小心翼翼地將小瑜放下,想著若收養她,手術是否會成功?若不成功又會如何呢?我將腳步退縮,深怕走入愛的陷阱內。


小瑜卻突然哭了出來,順著她哭泣臉孔,我抬頭看見閣樓的窗外,在夜色中似乎隱藏著數不盡的期待,有那麼一個弱女子,也許就在某個夜晚,在淚水中將孩子交托出去,她是多麼捨不得,又多麼期待,有人在孩子爬行、站立、牙牙學語時,能在旁邊呵護著她長大。


我又趨前想安撫小瑜。

續讀 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