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仁教授專欄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ybook678/131508451
列印日期:2020/01/29
機器情人(七) ─ 曲終
2020/01/09 01:17:30
請先閱讀 一 二 三 四 

七、

隔天的清晨,他喚醒了她,在男孩子一長串的狡辯裡,她終於確定自己做了無情的第三者,做了別人的情婦。


這男孩的溫柔,是經過千錘百煉的洗禮,在女人的心裡,遊蕩了無數回。相對於熟悉愛情水域的他,她只是一片孩童嬉戲後殘留的竹板,被拋棄在防波堤上,無助地等著被他那滾滾的海潮帶走。


家彥走了,留下了淺淺的一吻,她則繼續待在房間裡,看著白色牆上的照片,淚水流了下來,但究竟為什麼而流,她已分不清楚了。


她拉起了一條薄被單將自己完完全全地裹住,像蠶裹在她的繭裡,她想在這個小天地裡,與世界隔開,可以什麼都不用想、什麼都不用做。


朦朧中,她睜開了眼,看見繭裡纏繞著的情絲,是她為了化身為美夢中的蝴蝶所結的,她沿著情絲往前想,想到了他們的未來,她卑鄙的認為,可以贏得這一仗,想到了公園旁那一家人散步的畫面,終究她會取代女主人的位置。


不知怎麼,一股罪惡感從心底爬了上來,當她想到那個小孩天真的臉,從此只能在家裡空洞地經歷沒有父愛的生活,當自己化身為蝴蝶的那一剎那,就是另一個家庭破碎的開始。


她的牙利了起來,想狠心咬斷這情絲,但回頭看見那條長長的情絲,記載著咖啡店裡的悸動、擎天崗上的許願、無數個夜晚的等待,是已不可能再回頭的青春,卻怎麼也咬不去。


她終於明瞭,賭徒總是很難戒得了賭,賭徒曾經在另一個繭裡,看著自己投入金錢所結成的長絲,就這樣賭光了,怎麼也不甘心,怎麼也咬不下那一口,終於越輸越多。


她真的要繼續吐絲嗎?她會化為蝴蝶嗎?還是會像賭徒一樣,輸掉所有青春美好的歲月呢?她真的不知道,不知道。


她還是從被單的繭裡暫時走了出來。 走過了一格又一格的店家,走進入了古色古香的校門,走過了椰林大道,抬頭看著高高的椰子。夜景太可怕,掛的是她一幕幕美麗和猙獰的記憶,和此刻的寂寥。


在這麼寂寥的感覺裡,她突然想到了過去的機器情人,想到了他的好,她躊躇良久終於掏出了手機,撥了號碼,想開口跟他說話。對方的聲音有點訝異,她想開口說她的心情,卻不知從何說起,而他也沒問,就這樣雙方支支吾吾地掛掉電話了。


她經過了醉月湖,在湖旁的椅子上坐下來,月光灑在湖面上,像是為它披上一件亮麗的外衣。許多年前,她曾經在這裡許願,如今她早已不是當年築夢的女孩。


隨風而來的葉片,靜靜地飄落在她的衣袖和髮稍上,剎那,她心中梗住了一股無奈的感覺。


無奈於,一個女孩的心,就像那一片湖水一樣,總是要有石頭的激盪才能起漣漪。


無奈於,志華總不肯丟那石頭,多一點關心、憐愛的表現,只是悶在心裡。


無奈於,等到石頭丟入湖心時,那丟石頭的人早已擁有另一片湖。


湖水幽幽,靜靜地,從湖底呈現出一種美麗的映像,也許,那也是湖底長眠的靈魂,曾有過的無奈吧!


(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