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仁教授專欄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ybook678/129278850
列印日期:2019/10/18
邪習歷程拼幹部,拼到班級四分五裂?
2019/09/11 09:47:09

【文/路仁教授】


「採計幹部成績升學的,不到1成5,」招聯會與教育部一起開記者會,興奮地解說學習歷程升大學方案,「不是軍備競賽。」


「不是競賽?」小蘭與我一起走過學校附近的芒果園,一直猛搖頭。「只有1成5的芒果樹結芒果,孩子就不去摘?」我想到利之所趨,學生自然競逐,聯考時同學是齊抗外敵的朋友,當升學資源落班級內,同學自然拔出多元武器備戰、槍口瞄準同學。


走過這所偏鄉高中附近的溪流,小蘭老師遙指水源頭說:「上游已經崩解」。是的,在三對就一對離婚的台灣社會,許多孩子來自婚姻破碎的家庭,隔代教養在偏鄉非常地普遍。


「洪水沖到中游,我們也擋不住了,」小蘭老師低頭看著眼前水流,想到偏鄉孩子現在越來越容易拉幫結派,躲牆角吸安非它命,麻醉自己痛苦,並且享受群聚溫暖時,不禁流下一行淚。


「政府遠在天邊,坐直升機到偏鄉高中,丟下幹部加分的升學資源後,知道在校園內接手的,是拉幫結派的那群人嗎?」小蘭老師氣憤地說,「在班上秩序混亂,願義正言詞嗆聲同學的,絕對選不上,而且會收到噓聲。」


「那為何不由妳指定幹部,避免紛爭呢?」我問。小蘭老師搖頭,說孩子放下多元武器離場後,換場上台的卻會是說話尖酸的家長,「為何他小孩可當幹部?」「他老爸是家長委員,老師欺善怕惡!」「老師憑什麼說我小孩沒領導才能?」


於是小蘭老師也只能放手,看著高一班的新生,在進校前已先在Line群組上集結,在首次班會時,就選出一群愛與老師嗆聲的幹部。她雙手一攤,望向不可知的未來,長嘆一聲。


我想起招聯會與教部高官,在台北冷氣房內推動學習歷程幹部加分,於教育之河上游製造污染,漫漫地流向下游,在家庭裂解、到處是邊緣孩子的偏鄉,創造出色彩鮮豔、飲用後卻會傷害心靈的毒水時,不禁長嘆。


「當幹部不加分時,無利益職位自然吸引學生無私付出;幹部變加分項目,小團體會結合成大團體、搶奪資源,班級更難經營,學習歷程在鼓勵邪習啊!」溪水滾滾流過,我與小蘭老師在下游哀嚎,有人願在上游擋下亂源,救偏鄉孩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