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彳亍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onostich0712/9411526
列印日期:2021/12/05
給喻姊
2013/11/10 05:33:12



麗清姊:

開心的聚會餘味無窮,昨天和詩人們茶敘回來,真有股想寫詩的衝動。只怪我平素散漫不勤墾詩園,第一句飛進腦海的竟是:張堃是杯下午茶!啊,不會寫詩還則罷了,竟把頭次見面的詩人當茶飲了,真是罪過呀!

我的詩齡很淺,年輕時候那些「因為月亮惹禍」而胡謅的文字,縱使稱得上詩,也多因自己事後的慘不忍讀,而遭毀棄。昨天你在送我的書上題字:贈詩人林玲....,使我覺得赧然,心想自己也沒發表過幾首詩,就大咧咧忝列詩人之列,實在是當之有愧。

不過還是感謝謝勳,在詩的道路上總是給我許多鼓勵,使我偶爾能在事親的生活之外,為自己的心口開一扇窗,借著讀詩寫詩遣興抒懷。

部落格裡我寫過幾年,多是散文,也因文字結緣,認識了幾位北美華文作協的朋友,嘉為姐就是其中之一。以前我從不認為自己寫的那些長短句是詩,因為自從有了網路,發現大家都不寫文章了,所有人的文字都簡短無比,一句句長短參差排著隊,而我總是慣於藏拙,怕給人看自己糾結的一面,也就無從得到指點。

昨天跟你提到我幾年前根據兒子的畫寫短詩的事,回來就上網把存放的詩畫打開,大概一兩年沒更新了,因為無暇經營而長年鎖格,除家人和謝勳外,沒幾人看過,另外還有好些都在自家檔案匣沒有發表,真希望有時間能把它們好好理一理,去蕪存菁,然後和人分享。

零八年底開始我為父親整理口述歷史,直到兩年前他罹患失智症,這個工作停頓下來,我祇完成了三分之一,時間就停在1949,以前一直問他到台灣以後的事,他說,到台灣以後的事你們都知道啦。也是,世代傳承,台灣的事,就是他辛辛苦苦把我們拉拔長大了。

我記得以前看過一篇你寫回母親家鄉和舅舅去掃外祖父母墓的文章,那篇文章使我動容哽咽,今年春天我又看到你寫的詩「父親樹」,也讓我感動莫名。

鄉愁是會遺傳的基因,卻在流浪的人群中傳染著,或許,藉著寫詩可以療癒它。


夏子


2013/09/04








麗清姐: 好奇妙的因緣,今天我住舊金山的小兒子罕見地在上下午各打了一通電話來,上午和我聊了近一小時的「家鄉」,下午聊了一個小時的「舊金山」,談話內容包括人文歷史和地理因緣,晚上就收到你寄來的新作「舊金山」。 你要我配上一幅畫,很慚愧來灣區住了十幾年,只用蠟筆畫過一小幅海霧裡的金門大橋,很多次想畫你詩裡的那種高低起伏的傾斜與傾訴,然因眼高手低始終沒能提筆,或許我該思考一下如何以水墨下筆來畫舊金山,因為在你的詩中,我幾次讀到梅,梅花、梅子,這些都是「家鄉」的元素,「歲月常常靜止在遠方」,「心在海風中傾斜地生活」.....,每讀到這樣的句子,真的會因觸動心中的酸楚而飆淚。 就像前一陣子看到陳安琪拍攝聶華苓的「三生三世紀錄片」介紹時,也有這種類似的感傷----一個歷史的頓挫,似乎使前後幾代人的命運,註定都將在歷史的縱深裡流浪,在文學的景深裡回歸。或許在歷史之天與文學之地裡,人人的心中都有著一株不朽的長青樹吧! 你這首詩我可以編入下期的北美華文作協嗎?還有這星期有鄭愁予的詩朗誦演講,好可惜我因病又無法參加了,可否請你代表作協向他邀一首詩? 我沒見過鄭愁予,他卻是我們這代人的詩神,沒有人不會背誦:我打江南走過......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詩人這首「錯誤」,倒使我想起了我刻過的一方印----「金山過客」,或許該鈐在你這首「舊金山」的詩旁。 不早了,晚安^_^ 林玲


2013/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