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涯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mty1223/6472825
列印日期:2021/04/20
濤似連山吹雪立--舟過黑瀨潮流
2012/08/24 13:45:44



 蘭嶼飛魚季節來臨

http://blog.xuite.net/borhoung/life/60551100 柏宏攝影


 




黑潮





黑潮 & 飛魚 奇摩圖片資料


 



 
黑潮流向圖   -筆者繪圖


 


 


 


舟過黑瀨潮流   魏清德作


 


我聞黑瀨潮,我過黑瀨潮。


濤似連山吹雪立,行人愁道黑瀨潮。


舟似落葉掀天舞,行人愁過黑瀨潮。


凴夷不語蛟龍怒,誰拚箕伯助天驕。


潮頭百尺舟百尺,時見遠浪連青霄。


榜人顧謂此絕險,如傾三峽浪珠跳。


縱令閣龍塞薩爾,布帆航此總魂消。


諸公擁被請安臥,夢中過之心莫焦。


我聞此語翻大笑,倔强疇似予嶕嶢。


身似鹽車困怒馬,心如太空盤健鵰。


他日有時渡弱水,願乘羊角摶扶搖。


黑瀨潮,黑瀨潮,吾告汝。


吾聞聖明在世,海不揚波,風不鳴條,


汝胡為乎水風相激而喧囂。


燃犀不有前温嶠,誰向龍宮照百妖。


 


 



 




 


 


 


作者簡介:


魏清德(1886-1964),號潤庵,筆名雲、潤庵生、佁儗子,臺灣新竹人,本籍福建泉州同安,後移居臺北萬華。庠生,新竹公學校、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畢業,曾任中港及新竹公學校訓導、《臺灣日日新報》記者、編輯員及漢文部主任、福州《閩報》館主筆,參加「詠霓詩社」、「瀛社」(第三任社長)、「竹社」、「星社」、「南雅吟社」、「臺灣文化協會」,以及臺灣勸業無盡會社監察役、臺北市社會事業委員、臺北市學務委員、臺北市協議會員、臺北州會議員;戰後曾任臺灣省合會儲蓄公司總經理、成功中學教員、《臺灣詩壇》及《詩文之友》顧問。著有《滿鮮吟草》、《潤庵吟草》、《尺寸園瓿稿》、《魏潤庵詩草》(連橫輯),以及《是誰之過歟》、《還珠記》等小說。享年七十八歲。--(以上錄自 台灣古典詩主題詩選資料庫)


 


我聽説北太平洋西岸流經臺灣海峽的暖流,叫做黑潮。
我度過在海中掀起如連綿山勢、如吹雪壁立、濤天巨浪的黑潮。


行人憂心的談起黑瀨潮,船隻似落葉一般翻飛滿天亂舞。


行人要渡過黑瀨潮,總是擔驚受怕。水神沉默不語,蛟龍發怒。誰能與風神相拚而助長天大的驕氣?


浪頭百尺高,舟船也有百尺高,時常看見遠處水浪連到青天。海員說這是空前的危險。好比將長江三峽傾倒,浪珠飛濺蹦跳著。即使有航海冒險家克裏斯托弗‧哥倫布及有名的羅馬英雄執政官凱撒,張帆航行到此,也會驚愕恐懼不已吧。


請各位先生擁著被子安心睡覺,在夢中度過,心裏切莫焦慮。


我聽到如此言語,轉而大笑。有誰像我一身傲骨,不屈服於險惡的海象,如同峻峭高聳的山一樣強硬直傲。身子好像受困鹽車的怒馬,心卻有如矯健的鵰在空中盤旋。


以後有機會要橫渡遙遠難行之地,真希望乘坐龍捲風隨意飛翔


黑潮呀,黑潮,我告訴你:我聽説德慧術智超凡之在世,海水平靜無波,風不吹動枝條發出沙沙聲。你為什麽水風交相激喧譁吵鬧呢 ?若不是有晉人温嶠燃燒犀牛角,可照見水下怪物,誰向龍宮一照而讓百妖現形呢?


本詩為雜言古詩,見1911120日《臺灣日日新報》。臺灣各界聞人組「南清遊覽會」,赴廈門進行華南考察。魏清德為臺灣日日新報隨行記者,撰寫〈南清遊覽記錄〉連載,另有〈南清紀錄附吟草〉記錄個人見聞。


描繪日據時期由唐山橫越黑潮來臺之詩不少,此首特別著力於臨場細節的觀察與領會


首句「我聞」、「我過」,先由聽聞,再證諸親眼所見、親身經歷。形容之詞則以比譬方式:「濤似連山吹雪立」,「舟似落葉掀天舞」,幾個「」字,由已知或常見的實況作譬,容易聯想瞭解。


「愁道」與「愁過」,皆為一般行人的感受。顯示憂慮畏懼之深,既怯於提及,不得不渡之時,又心憂不已。風神、水神、蛟龍,若非不語而放任肆虐,便是發怒而逞其豪威,以致浪頭連天、狂潮推舟達百尺高。


摹寫海上黑潮絕險,如傾三峽浪珠跳」,可見巨流傾倒,聲勢浩大、氣象磅礴,浪珠奔躍,」字尤其具象活潑、勁道十足航海家都束手疑懼之境,船夫卻安慰衆人放心,醒來即已安然度過


作者與衆不同,傲骨如高山峭壁之堅定卓絕,身雖受困而心不被拘牽。最後還以俏皮調侃,似質問又似告誡的擬人口氣,對黑潮說話:「聖明在世則風平浪靜,為何你竟敢如此大膽妄為,水風相激而喧囂?」末句言及,若非以往有温嶠燃燒犀牛角之神力,如何能照盡龍宮百妖?


其實燃犀見妖甚而制妖,皆非實事,只是表示堅定鬥志,假神功以托之。放言:「你儘管厲害,我還是不怕你,甚至要攻克你而照出水中衆妖的真面目來!


全詩集合細觀景變的銳眼與豐富想像的心眼,精繪海上實情,並襯托常人畏懼而自己獨獨例外,自信且無畏,亦為奇特。他人同類之詩,鮮有如此寫法,此外,文字練達,無一贅詞,堪稱佳作。


黑潮是來自赤道的北太平洋西岸暖流寬約100公里,深約700公尺。秒速達一公尺。水質純,浮游物少,溫度與鹽度比兩旁海水高,陽光全透入而被海水吸收,顏色較深。下游地區,西向增強效應,流速增加。從菲律賓、台灣至日本,無不受其牽引。五月至八月水流較強,夏末秋季較弱,一二月又增強,初春轉弱。危機四伏,卻又生機無限。


黑潮終年流經台灣東部,影響氣候與漁獲。調節氣候,平衡熱度,鄰近陸地普遍溫暖、潮溼,良好漁場捕得飛魚、黑鮪魚、鬼頭刀等。冬季,黑潮於南臺近澎湖群島與來自北方的東北季風冷水團結成鋒面下層海水向上湧升,攜海底營養鹽至海面,吸引魚群,漁獲豐富。冬至前後十日,烏魚聚集,昂貴的烏魚子經濟利極大


清康熙郁永河(稗海紀遊)稱臺灣海道,惟黑水溝最險...海水正碧,溝水獨黑如墨,勢又稍窳,故謂之溝。廣約百里,湍流迅駛, 時覺腥穢襲人。黑水溝詩有「風翻駭浪千山白」之句


《台灣縣志》載黑水溝為澎廈分界處,...險冠諸海,其深無底,水黑如墨,湍激悍怒,勢如稍窪,舟利乘風疾行亂流而渡,遲則波濤衝擊,易致針路差失」。唐贊《臺陽見聞錄》:「黑水溝為渡臺最險處。水益深黑,必藉風而過,否則進退維谷。」為求平安,船家供奉媽祖保佑,謂之「船仔媽」。以往臺灣媽祖廟多建於港口,且必面向大海。


海洋是生命之母,人類千古不變的依恃。臺灣俗語云「行船討海三分命」。先民渡海來臺開疆闢土,必經深不可測奇險海域的考驗。臺灣海峽有湍急、險惡的黑水溝。黑潮流速極快、流幅寬廣,頗不平靜,若逢強勁東北季風,凶險加倍。早年航海設備粗陋不良,舟行益艱。與天爭機會,除智巧勇毅及新式裝備,便賴不可知而無法掌控的運氣。往往一個濤天猛浪、漩渦急流,一切瞬間化為烏有。難怪魏清德此詩說縱令閣龍塞薩爾,布帆航此總魂消」!


黑潮在周遭的律動,時時關係民生;生存的助力與阻力,常是同時俱來。人在其間討生活,展現了困境裏的活力與韌性。


由自然科學與人文歷史角度黑潮,發現它波濤壯闊的生命力和無比潛能。它能摧毀人的鬥志,斬斷人的活路,也可滋養衆生、作育天地萬物。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生物生存法則即適應,如何應用歷來經驗與智慧的總和,對抗現實的嚴苛挑戰,再努力尋求和諧,一直是人類生活的實際課題


2003年,臺灣公視海洋紀錄片「黑潮三部曲」DVD,由海洋專家及歷史學者長久努力籌畫,費時一年拍攝亞洲相關地區黑潮狀況,是極佳的翔實生動參考資料。


大自然固然有無盡寶藏,黑潮,魚群與珊瑚,天風海雨、浪潮漩渦...,千年萬年,海洋呈現豐盛生命的承載與廣大的包容。但造化的恩典,在人類無止境的私慾籠罩下,逐漸遭受褻瀆而被消耗、破壞、擾亂、剝削、殘害,竭澤而漁的無忌濫捕與嚴重化學廢料污染海水,禍及生態環境,海洋資源日益枯竭,人類終究要自食其果。既知黑潮洋流的重要,如何跟隨自然的腳步,循著黑潮的脈動,做最適合的調整利用,正是我們回顧與前瞻不可忽視的環節。


漁業活動與黑潮迴游的魚群,密不可分。漁權爭奪繼之而來,需要斡旋。今日黑潮的勢力不僅是表象的洋流,與人相關的資產利益問題,也在這股似可見又不明顯的汪洋隱匿著的綿亙黑潮内,暗中翻湧,總尋覓一個恰當的出口。



 


請好友連結至以下我的愛詩網網站 思無涯(大家來讀臺灣古典詩)編號 611
http://ipoem.nmtl.gov.tw/files/904-1000-611-2012.php


我的(好詩大家寫)編號 3472 枯木心聲二帖--見阿里山夫妻枯木有感


http://ipoem.nmtl.gov.tw/files/902-1000-3472.php
兩組 每日各投一票至 10/31 予我鼓勵 ,竭誠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