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lle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ichalle77/147542988
列印日期:2020/10/30
中美爆發戰爭的三個因素
2020/08/06 00:15:46

哈佛大學Allison教授(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的原創者)統計人類近500年歷史,一共16對老大老二關係,演變為戰爭的概率為75%,僥倖免於一戰者25%。數字統計背後應該可以有理論分析。會不會爆發戰爭?


 


Nicola Benedetti plays Bruch at the Last Night of the Proms 20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mMN-6g1L8w


 


【摘要2020.8.2.中時 石齊平】哈佛大學Allison教授(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的原創者)統計人類近500年歷史,一共16對老大老二關係,演變為戰爭的概率為75%僥倖免於一戰者25%。數字統計背後應該可以有理論分析。會不會爆發戰爭?


我的理論分析是「三個取決於」:一取決於雙方實力,若相近,則概率小(25%),差距大,則概率增(75%);二取決於戰略手段,手段少則概率小,手段多則概率增;三取決於政治智慧,這部分可遇不可求。


美國對中國的態度,早期中方多抱期待,甚至還願委曲求全,但川普上任以來,尤其是這一陣子狠招盡出,估計還有幻想的應該不多了。與此相對,擔心戰爭,以及做好面對戰爭的氛圍正在快速形成之中,那麼,究竟是會還是不會,概率多大?


先看雙方實力,中美實力就全球而言,肯定是中弱美強,然就中國家門口的西太平洋而言,應該已是五五波的形勢了。這樣的形勢,也正是美國雖已把中國清楚定位為挑戰及威脅美國霸權的最大對手,必欲除之而後快,卻迄今猶豫再三未採軍事手段的主要解釋了。


再看美國的戰爭手段,歐巴馬時代是「亞太再平衡」,華而不實,中國崛起如故。及至川普上台,喊出「讓美國再次偉大」,折射出的是更強的焦慮感,於是開始敲打中國。3年下來,細看美國的手段,招式雖多,但效果不一。貿易戰幾乎無關痛癢,香港牌、新疆牌,船過水無痕,比較見效的是科技戰,但卻兩敗俱傷,其他如騷擾在美中國科技人才,緊縮簽證,乃至關閉總領事館等等,非但效果一般,反而突顯黔驢技窮之窘。剩下來,攥在美國手中的還有兩張牌,是真的具有強大威力的,一是金融牌,一是戰爭牌。


所謂金融牌,指的是切斷SWIFT(國際銀行間美元支付系統),讓中國與美元脫鉤。這一招,威力之大,可以對付天下所有企業及一眾國家,唯獨中國例外(細節無法在此細述),反而還可能為淵驅魚,倒幫中國一把,於是剩下的只有戰爭牌可打。


所謂戰爭牌,首先排除核戰;其次,如果爆發,必在西太平洋,特別是台海與南海。美國的目的,是要把中國打回40年或至少20年前,讓美國不再感到被中國篡位的威脅。美國智庫蘭德公司曾發表報告《與中國開戰:想不敢想之事》(2018),分析與建議,為了達到美國的戰略目的,與中國進行一場傳統(常規)局部(區域)軍事衝突的可能性。當然,形勢最終是否會如此發展,還要看第三個取決於政治智慧而定。


 


中美關係不必杞人憂天【摘要2020.8.2.中時 王欽】美中兩國先後關閉對方的一個領事館,這讓原本就已經劍拔弩張的對峙局勢進一步升級,人們開始擔憂,一場新冷戰會否由此到來,甚至連熱戰都可能不可避免。在這種氛圍之下,蓬佩奧在尼克森故居前所做的演講,也被輿論稱為「新鐵幕演說」。新媒體時代的眾聲喧嘩,總是容易導致一些蛛絲馬跡的無限放大,卻可能陷入過度炒作的窘境。


如果拉長歷史縱深,或許就會發現,中美關係和國際局勢雖然處於惡化區間,但遠沒有想像的那麼壞。就拿冷戰來說,當時不僅是美蘇兩個大國的競逐,更是兩大陣營的敵對,之所以強調這一點,就是要提醒論者,無論是蘇聯還是美國,在那個對立的年代,也沒有足夠的能力跟半個地球對抗,任何一方都必須拉攏眾多盟友。


而現在的局面,美國固然在極力拉攏盟友對抗中國,但各國並沒有真正採取實質的封堵行動,五眼聯盟看似來勢洶洶,但除了幾個個案被拿來炒作之外,各國與中國的貿易往來依然緊密。歐洲各國更不買帳,正好相反,歐盟成立之後,其成員國一直都在謀求相對於美國的獨立性,無論是在外交還是安全層面,都期望發出愈來愈多屬於自己的聲音,尤其是德國,不僅致力於改善同俄羅斯的關係,也在與中國保持著密切合作。


雖然歐盟國家也時常在價值觀層面與美國配合,但歐盟深知,如果能夠依靠俄羅斯和中國來制衡美國,對自己是最有利的。相反,如果俄羅斯和中國都被美國打壓下去,那麼自己只會繼續充當美國的扈從。更何況,俄羅斯在地理位置上與歐洲山水相連,地緣政治上的矛盾糾紛一直存在,而中國起碼在安全層面,不會對歐洲產生任何實質威脅,在這種情況下,歐盟顯然沒有激化衝突,選邊站隊加入反華陣營的任何動機。從這個角度看,不少輿論常常將美國與西方並列進行批判,可能就會有一定的誤判,因為二者在對抗量級上差異甚大。


更重要的是,美國的實力和影響力確實也處於下降區間,川普在位的這4年,就是在加速消耗美國累積的影響力。過去美國可以通過規則制定權和全球軍事存在,來向它的盟友施加影響,讓這些盟國心甘情願的選邊站隊,如今蓬佩奧的訪歐之旅就可以看到,他必須透過強制的蠻力來要求盟國對它表達支持,這也就意味著,美國為了贏得支持必須付出更大的代價,這就是過去事半功倍和現在事倍功半的差別。


當然,中美關係長期來看,確實也難以樂觀,無論誰上台,都不會改變對華強硬戰略,事實上,早在歐巴馬時期就已經展現對華圍堵的態勢,希拉蕊和川普競選時,外界都擔憂希拉蕊當選後中美會進一步交惡,而這也恰恰是當初蔡英文押寶希拉蕊的原因所在。


但美國自從二戰後真正成為全球霸主之後,就致力於封堵老二,蘇聯自不必說,連盟國日本也在其打壓之列,但無論是蘇聯還是日本,美國都不會對之採取過度升級的衝突行動。進一步言,美國這幾十年來所打過的每一個國家,都是外強中乾的弱國,中國大陸如果能繼續加大對外開放,進一步密切同世界各國的經貿往來和各領域交流,保持自身肌體的健全,美國就沒有任何能力將衝突推向不可控的局面。


 


感想:


1.          中共的權貴階級,如果持續擔任國際人權敗類的工作,害中國被打壓就會是長期的。


2.          美國與五眼聯盟,只要停止與中國學術交流、停止留學生,中國的科技水準,就會逐漸落後,被國際社會淘汰。長期而言,中國的整體國力就會輸給印度、印尼。


3.          美國只要投資與控制台積電,中國就不可能有5G與未來的產業。


 


拜登幕僚警告:香港之後 中國目標是台灣【摘要2020.8.2.自由】根據彭博一日報導,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外交政策顧問布林肯Antony Blinken)前一天受訪指出,美國共和黨籍總統川普三年半來對待美國傳統盟友的粗暴態度,已讓美國在人權、科技、香港等爭議問題上對抗中國的難度增加。他擔心若讓中國接收到「有罪不罰」的訊號,使中方以為「對台灣能做一樣的事」,試圖改變台灣現狀恐有機會成為中國的下一步目標。


布林肯曾在民主黨籍前總統歐巴馬任內先後擔任副國家安全顧問、副國務卿等要職。在傳統盟友關係上,他認為美國必須先從川普帶美國陷入的「戰略赤字」中走出,並直指川普削弱傳統結盟、放棄美國對人權的價值主張,並破壞美國民主等作為,成了中國推進「關鍵戰略目標」的助力。


前副總統拜登和爭取十一月連任的川普,皆自認對中國較強硬,做法有所不同,但川普團隊直批拜登面對中國將是失敗的談判者與軟腳蝦。對此,布林肯表示,中國箝制香港的企圖得逞後,下一步恐是改變台灣現狀。他強調,拜登會藉由曝光中國的干預行徑,來加強防衛台灣民主,「諷刺的是,就美中如何處理台灣問題而言,台灣在過去數十年一直是個成功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