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小巷 分棧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enasi/2865531
列印日期:2019/11/22
蝙蝠俠同人Good night and good morning, Master Bruce 下(全文完)
2009/04/19 18:07:03
  蝙蝠俠正如同陰影般無聲滑入銀行搶匪看似雜亂無章的陣列,暴風雨前夕凝結成緊張無比的氣氛,登時在第一名歹徒悶聲倒地突破臨界。

  然而,這時的蝙蝠俠掛念的卻不是那一排排坐在地上嘴巴纏著膠帶抖個不停的人質,更不是手持火力強大衝鋒槍倨滿整個營業廳的搶匪陣仗,而是──




  「阿福,你不覺得血糖過低是一個頗不名譽的C.O.D.(註)嗎?」




  蝙蝠俠不無譴責意味地低語。耳機傳來迥於現場劍拔弩張、生死一瞬,老管家總是溫柔典雅的腔調。

  「我寧可為鞠躬盡瘁的蝙蝠俠棺上灑土──不要嘟嘴,好歹念在您現在是蝙蝠俠的狀態──」見鬼了──蝙蝠俠暗自咋舌,我背對窗戶也能看到,「也不能接受世人因蝙蝠俠飛不起來、為『死於安樂』這古老至理名言留下鑒證、以及對於該始作俑的分毫歸咎。」
  這讓蝙蝠俠有一種身在家裡跟管家為巧克力烤餅作宵夜數量上的討價還價的錯覺,而不是眼前生死一瞬的戰場。
  「阿福,我並沒有胖到讓你需要用噸位形容我──」一個肘擊掃向歹徒咽喉,對方應聲倒地。

  「我很高興您終於意識到您的體重在我內心確實是以噸位計算。」
  「那只是誇飾,我相信你了解那只是一種修辭的技巧!」有些氣急敗壞的蝙蝠俠閃過那即將在自己腦門實現的衝鋒槍彈道,一個拳頭結結實實將對方打得四天吃不了任何固體食物。蝙蝠俠內心深處的某一點微薄良心不得不承認,那一擊當中包含了不少遷怒意味。
  「以防您的體重真的以噸位計算──我都還沒有提到自從您回來後體重如何呈現等比級數增加,那才是一點誇飾也沒有──相信不用多久您就會感激我現下的未雨綢繆。」

  「我只感受到我的左手不是那麼有力氣。」他將歹徒提起來往牆壁掄去、在那陣因力道方向控制失準所引發一連串巨響中,蝙蝠俠低聲估噥。
  「我的好少爺,憑藉著您可以流暢運用多國語言的天賦,我相信您應該記得您剛好經歷過費時七年的專業訓練。同時我想您一定親身證實過飢餓感永遠可以為人類激發潛能、促進演化上的進步。」

  「讓我們略過飢餓與進化之間的關係,這麼學術性的話題留給學者們去深究。換點別的好嗎?」費時七年的專業訓練也只不過讓我可以邊毆打歹徒邊忍受管家碎嘴吐槽而已,蝙蝠俠不負責任地想。

  「那麼,請讓我將話題帶到夜夜晚歸這件事情上。」

  「阿福──」蝙蝠俠凶狠地低狺。
  「少爺,一個紳士不應該打斷他人的話,尤其是他自己釋出發言邀請時。」這句話成功堵住蝙蝠俠即將的粗口,換來一連串發洩式的、緊湊逼人的沉悶碰撞,阿福客觀地分析,這可憐的歹徒恐怕連哀嚎的時間都沒有就已陷入昏迷。

  「阿福,不是我不要早點回家,你知道,高譚的罪犯都很晚才起來活動,我是犧牲我的作息──」別於那為自己的犧牲竟遭到污衊的忿慨語調,蝙蝠俠頭也不回一個蝙蝠標便已精確嵌在瞄準他後心的那柄槍管上,歹徒忿然抬槍改往黑暗騎士腦門上招呼,但這個不智的當機立斷,立刻如同鏡像般返回自己。
  「或許連日來的晚睡讓您稍有失查,鑒於所有罪犯都知道:蝙蝠俠只會在晚上出現,我相信您應該立刻得到一個推論,為了犯罪──或說為了您──他們很樂意將作息時間改變。」
  那名歹徒就這麼抱著槍摔在地上。蝙蝠俠在他後頸補上一個肘擊,確保其睡得夠熟夠香甜。
  「那絕對不是為了我!」
  「我早就告訴過您,是您改變了高譚的犯罪者。您應該早有心理準備。」
  「別說那是你要我早起的理由!」這聲已遠超過體內通訊的怒吼成功嚇住打算來個背襲的歹徒,蝙蝠俠順勢將對方的頭磕向自己經過強化裝甲的膝蓋。
  「那就是我請您務、必、早、起的理由。您看看今天的狀況──一大早第三起的搶案──」
  「天殺的讓我連吃早餐時間都沒有──」
  「多虧您今天七點準時起床,這真的值得嘉許……除了您剛剛的粗口之外。」耳際傳來阿福欣慰與感慨交集的嗓音。
  這回蝙蝠俠毫不掩飾大大翻了個白眼,手中拋出勾索,鋼製勾爪不偏不倚地命中那渾身發抖、連滾帶爬到櫃檯旁、準備以人質要脅的歹徒。
  「蝙蝠俠,容我提醒您的五點鐘方向──」
  蝙蝠俠雙手一盪一甩,尚未收回的勾索如騰蛇矯龍般竄向卑鄙的背襲者。

  但沒吃早餐畢竟對任何一個作息正常的平凡人都能夠造成顯著影響,蝙蝠俠當然也不能例外。
  那有些後繼無力的勾索被歹徒堪堪閃去,揚起的槍頭對著自己,或身後那排毫無抵抗的人質、避無可避──


  「那是滑嫩多汁、騰著熱氣芬芳的菲力牛排──」管家靈機一動、急切的聲音傳來。

  
  ──菲、菲力牛排!



  一聲彷彿爆發自更巨大的野獸體內深處、憤怒掠食者的怒吼從蝙蝠俠口中雷鳴,那不幸的歹徒猶如靈魂剎那間被困封在地一般僵死在那裡,只能眼睜睜看那屬於每每填滿惡夜的夢魘竟白晝乍然成型般憑空宏大、向自己襲來──

  阿福就算隔著蝙蝠俠的頭盔也聽得到那骨頭碎裂的清脆聲響。沒有一命嗚呼簡直是個奇蹟──這令他打了個冷顫,忍不住空出右手在雙肩額前點了個徹底。要不是飢餓感確實永遠可以為人類激發潛能,那麼,演化的進程上他的少爺將會是那一捧象徵失敗、天地間再微不足道的骨灰。

  而偉恩家的家史可能真的就要因晚睡晚起導致血糖濃度不足這樣不名譽的C.O.D.劃下休止符。
  
  視線隨著狙擊鏡轉向像灘石化燃料原液傾倒在地上的歹徒,要是你知道你之所以需要住院,阿福遺憾的想著,是因為你選擇不去當個好孩子而是擋在蝙蝠俠與菲力牛排中間這樣的不明智──
  不,歹徒真要有那麼一丁點的明智,就不會眼巴巴地相繼選擇大白天──還是同一天──去搶銀行了。

  

  火線衝突被蝙蝠俠的英勇──或說野獸般蠻橫地行止停息了警報,人質在高登親自坐鎮指揮下安然救出。關於這次的現場,十分難得地,歹徒並非以往五花大綁心不甘情不願地由特警費盡力氣粗魯拽出,而是交由醫護人員接手,一一以擔架抬上救護車──經同仁回報傷情一面倒的都是歹徒那邊,而且比起前幾場顯然有更形嚴重的趨勢,高登不禁搖頭苦笑。


 

  然後,現場所有的警力儘可能專注於自己手頭上的任務,有志一同地儘可能抹掉嘴巴那象徵大不敬的上翹弧度忽略遠在警方刻意拉起的警戒線致使媒體絕對拍攝不到的角落、那擁著毛毯身旁躺著略為變形的熱可可空紙杯與揉成一團的麥香雞腿堡包裝紙,毫無形象大啖漢堡的那個有一對尖耳的黑色身影。



  「要是你們早知道夜行性生物的起床氣絕不是普通的大,就不會大白天搞這麼多場鬧劇了。」


  這天,眾人不約而同的心聲。


  稍後,將狙擊鏡收妥藏好,穿著一身皮衣勁裝的老管家掛著一抹微笑滿意地嘆息。他將黑手套除下,為自己換上平日慣穿的典雅三件式西裝,痛下決心去進行身為一個管家基於挽救偉恩家形象應該做的事情。

  阿福深吸口氣,將麥克風貼近唇畔,沉穩而雄厚的嗓音透過丹田的共鳴嘹喨響起。



  「早安,布魯斯少爺。我去老地方接你,帶上您最愛的巧克力脆餅與加了煉乳的咖啡。」




  全文完

註:C.O.D.,Couse of Death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