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歌 ── 余學芳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elodiepan/29293843
列印日期:2018/11/21
當年文化震撼,如今見怪不怪
2015/09/02 21:34:24
婚後來美繼續學業。由於先生已在美國求學數年,人緣好朋友多,誰能料到,卻因此讓我這個初來乍到的新嫁娘受到不小的驚擾。

就從第一天先生陪我走進系裡的電腦室說起。幾位老美看到了我們,立刻放下工作紛紛迎來,恭賀的同時,其中一位毫不猶豫地張開雙臂將我環抱,繼而臉頰貼近,「吱」地親我一下,說聲:「 Alex's beautiful wife」,然後在肩上輕拍兩下才將我鬆開。我驚魂未定,沒想到接下來的幾個居然一一如法炮製......


婚前的我個性不僅保守,還頗信奉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不敢參加舞會,為此經常被姊妹和好友們戲稱為「老古董」。年屆三十的新娘子雖說不算年輕了,可我還是害羞,對於這種被陌生異性擁抱和親頰的見面禮,深感震撼。事後經過先生的一番文化教育,才漸漸習慣並開始學習應對這樣的「大禮」。


不多久,先生的教授朋友請我們到他的湖邊雅舍用餐。這位美國教授開門對我行過「大禮」後,將我們引進客廳,只見另一位修長俊美的男子出現眼前,含蓄地跟我們打了聲招呼。儘管事前已從先生口中得知他們是男同性戀,親眼目睹仍舊難以置信。回想身在台灣時,「同性戀」對我而言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名詞,來到美國才幾日,竟親眼目睹同性戀者的生活,心中又是一震。


更令人難以想像的事情發生了。我用一口破英語和教授攀談,已經感覺彆扭萬分,原來一面在逗弄花貓的他,又突然將話題轉向「WILL」﹝遺囑﹞,以為我不懂這個字,他慎重地看著我,空出右手,拿食指指向我,一副要詮釋清楚的表情:「That means If  you die......」。


我當場傻住,覺得尷尬,更多的是不安。身為中國人,我忌諱談「死」,今天居然被人當面指著說:「假如你死了.....」。再說,我還是個新嫁娘啊!


幸好我的個性有點彈性也有點內斂,當下認定這又是一個文化差異所造成的震撼,一面努力平心靜氣地看待,一面還在壓抑隱隱發作的心結。


畢業後,先生應聘到南卡大學任教。南方的房價便宜,我們於是請房屋仲介帶我們去看房子。最後還是決定不買了。


只因為一場文化震撼。


就在看了數棟房子之後,仲介極力慫恿我們買其中一棟中意的房子。我們重新回去做最後的考察,忍不住站到陽台上欣賞後院美麗的樹林。一直跟在左右的仲介這時得意地發言了:「買了這棟房子,你們一定會很歡喜,忘了告訴你們,樹林的另一邊就是墓園,我敢跟你們保證,絕對安靜.......。」聽得我當場目瞪口呆嚇得全身發麻。


如今已是全球化的時代,全世界的文化交流豐富湧動,各國文化差異已不再像二、三十年前那樣動輒令人大驚小怪。眼前竟連同性戀都可以合法結婚了。來美近三十年了,我也早已入鄉隨俗,閒來回憶往事,往往令人會心一笑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