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瑩珍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atchwell/5945517
列印日期:2021/02/25
加拿大記(31)我的生命 一步一印 毫無僥倖(1)
2011/12/19 13:23:02

聽著「六字真言」的音樂,想來,是可以靜下來,寫下一個多月以來的心情了。

1999年,那是我在最後一家公關公司,一早要去跟客戶開會的故事。

男老闆與兩位同事,一行四人。等紅綠燈時,一位殘障人士只纏著我一人買他的東西。開完會,過馬路時,另一位殘障人士又只針對我,要我買東西。

老闆與同事都笑出來了。男老闆說,你就是一臉好欺負、心軟的樣子。瞧,都沒有人找我們買。

這個畫面到現在,都歷歷鮮明。我的解讀是,我到底給人怎樣的「感覺」與「呼應」、「對流」,才會長期造成我的某些塊壘。

有一次整理書架,看小學畢業紀念冊贈言,才想起我的綽號是「陳媒婆」。原來,我的雞婆、扛負,喜幫他人勸合的心性,是小學就有了。那真是本性啊!

進入職場至今,我最驕傲的紀錄是,未曾與人暗鬥過。被他人鬥,當然有。但我未曾暗中設局報復過。我的習慣大約是,吞下委屈,繼續做事,但在公開會議時,提出討論。我是多麼在乎「朗現」生命的人!

曾經有同事說,如果有一天我公開跟誰吵架了,一定是對方把我惹過頭了。也一定是對方的錯太嚴重了。因為,至今,我未曾吼過人或大聲挑戰過人,雖然,我心裡很悶。

我總信任,對的事與對的態度,終可撥亂反正。孤寂,終見陽光扣心扉。

1993元月,當我從企業公關,轉職到公關公司時,第一個客戶是頂尖名牌的香水發表會。我的組員都是國外回來的傳播碩士,不然就是外商公關跳槽過來的大將。個個都有本事。

她們第一份新聞稿,被我改了六次,改到連逗點都修正。我記得那位碩士說:『珍妮,你有必要改到這麼細嗎?』其實,我不是故意挑難,我是用過程互動,去瞭解她們,當我講abc重點時,她們的回應可不可以多個def。

我在瞭解她們的作業習慣與特質,方便以後工作的交代。其實,如果她們夠細,我絕對放手的。

我要求的新聞內容,比她們的習慣作業模式多很多,造成工作負荷大,於是,我的處女座風格,在公司傳開。是半被取笑的。我只能笑笑。但堅持我的「標準」。

直到活動結束後的新聞曝光量大過一般標準甚多,甚至,我私下運作幾位名人幫忙操刀寫獨家,而我自己在聯合報的專欄,也技巧性地談「自戀」的心性分析,帶出香水名稱。

那一次,總共多出七家獨家曝光,兩週內,香水銷售一空。而我,也因為運作方式跟傳統公關公司不同,一舉奏效,升官業務總監。

但她們還是認為我龜毛。我開玩笑回,連烏龜都會長毛,就知道多難搞吧。

有一次,在看飯店場地時,我多問了幾個問題,同事說,這些飯店資料,公司檔案夾都有。暗示我問太多了。我沒有太多反駁。但我在意的資訊,還是問。

直到跟珠寶客戶開會時,客戶在說明要設幾個珠寶專櫃時,我跳出來說,那個飯店的那個房間電量只能到5000瓦,有跳電顧慮,需要換房間時,大家才驚呼,我的龜毛是有道理的。我都說,我的龜毛到了脫皮的程度了。

那次開始,組員才完全信任我、依賴我,並且知道專業的公關不只是執事能力,他更需要某些特質,才能使得呈現效果,更為細緻。

2005年,當我身為某外商台灣地區的公關顧問時,陪著她們的公關公司與媒體,遠赴紐西蘭七天。在機場,一堆人集合,大家互相換名片時,我蹲地上整理物品,聽到一個聲音說:「哇,她們飯店沒有附牙膏牙刷喔,怎麼辦?」

我沒有立即抬頭,但我知道聲音從哪方向來,大約是哪個人的聲音。她,其實是我指定一定要邀請出席的人。她是一位財經界的總編輯。曾經給天下雜誌相當絕對競爭壓力的一份雜誌。

我在默默觀察公關公司的人,有無人注意到這件事。那次主要的記者都是消費或美食線的記者,只有這一位總編輯是我要求公關公司力邀的。

到了飯店後,晚上1130我去按了她的門鈴。她開了門,我遞了新牙膏,淡淡地說:「我知道你沒帶」。她非常訝異,就熱情邀我入內閒聊。

她果然是一流雜誌的一把好手。大家到飯店開始享受美食、東家長、西家短時,她已經讀完台灣傳真給她的近五年的資料了。她問我,除了已曝光的,還有什麼重點嗎?

我力邀她,當然有我沒說出來的目的。因為我認為那商品,不能老是停留在美食與消費新聞,它其實有豐富而深刻的行銷謀略與技巧的。所以,我鎖定她。

在她房間,我背了一堆數據給她,證明我的外商客戶在行銷上的傲視群倫。她有興趣要獨家專訪,但不能明著做,因為其他媒體也會跟,萬一漏了專訪機會,我也會得罪其他媒體的。

於是,我跟她有了暗號。遊覽車老是坐我旁邊,讓我一路有機會跟她update最新聯絡狀況與她要的書面資料。然後,我用發mail的方式,讓X總知道專訪的地點與時間,以及不著痕跡的執行方式。

於是,當我作陪一堆媒體專訪廚師時,外商的行銷經理已經陪X總在另一房間做專訪了。這件事,公關公司的人從頭到尾沒有人察覺異樣。

飛回台灣走在機場路上時,這位總編跟我說,她要把這內容做在封面故事。她極端認同X總的行銷成就與謀略長才。而那個封面故事,始終溫暖我心。

在職場,很多事,都默默做。始終相信,下深功夫,蹲好馬步,老天爺一定會開一扇窗給你的。

在命理界,我用一樣的心情與態度對待每個生命。

最近一個多月,為了安慰一些女孩,我寫了很多話貼在微博。意外得到很多匿信的回應。我自己都很感動。誠然,花了我很多時間去照顧與「雞婆」。

抬頭,屋外的晦澀與屋內的濕冷,我在電腦前,阡陌在微博與udn、msn中,很冷、很宅、心很暖。

願意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