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女俠的腳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artialgirlfoot/7706534
列印日期:2021/12/09
武林女俠遇襲靴被脫打赤腳展神功(下)
2013/06/02 01:30:50
  上回述及,屠天煞的武功是一次同時與數十頭野獸搏鬥練出來的,關凌鳳想要戰勝屠天煞,也必須能一次同時戰勝數十頭野獸,於是關凌鳳想找野獸群集之地,挑戰野獸;關家堡的弟子就幫他們的堡主關凌鳳四處尋找野獸群集之地,後來有位名叫祖騰龍的少俠告訴關家堡弟子,在一個山谷裡有很多野獸;關家堡弟子將祖騰龍的話告訴關凌鳳,關凌鳳就率關家堡弟子前往那山谷;關凌鳳在山谷的森林裡殺死很多野獸,方懂得如何施展運用自己的武功,發覺自己武功原來不輸給屠天煞;之後關凌鳳騎馬進入森林中的一小塊空地,祖騰龍果然是故意引誘關凌鳳來此,這時祖騰龍從樹頂葉叢中鑽出,襲向關凌鳳,關凌鳳慌忙中接戰,不小心兩腳的靴子被祖騰龍脫掉,赤著腳從半空中落回馬背上。
  落回馬背的關凌鳳,低頭望一下自己被脫掉靴子的雙腳,一雙白皙嬌嫩的美麗玉腳,真是從頭美到腳的美女,長相是威武而貌美的武林女俠長相,腳也真的是美女的玉腳;祇是這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竟然打赤腳,且還是身為武林盟主的美貌女俠打赤腳,卻是很難得一見;關凌鳳望了自己這雙美麗玉腳後,抬起頭來望著祖騰龍,她臉上竟露出開心的表情,還略帶微笑的道:
  「閣下武功不錯哦!本姑娘的腳都被你看到了
   。」
  祖騰龍一陣哈哈大笑後,諷刺的道:
  「原來武林盟主,赫赫威名的關女俠的腳,也
   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和普通人的腳
   長得完全一樣。」
  這話可把關凌鳳逗得不住的呵呵的笑,關凌鳳被出這種洋相又被取笑,狼狽的打赤腳的她,非但絲毫都不羞惱,反而特別開心,呵呵一笑後,又開心的道:
  「好!本姑娘的腳被你看到了,本姑娘就把自
   己的腳再給你看得更清楚點。」
  說罷,就從馬背上跳下來,原本是威武而貌美的長相,身著紅衣紅褲,腰束紅色腰帶,背上繫著長劍,腳穿紅色長靴,一付威風而美麗的武林女俠模樣;這回卻變成威武而貌美的長相,身著紅衣紅褲,腰束紅色腰帶,背上繫著長劍,赤著白嫩玉腳,但仍是威風而美麗的武林女俠;關凌鳳跳下馬後,用手指著自己的腳對祖騰龍道:
  「看清楚了嗎?這就是本姑娘的武林盟主的腳
   ,每隻腳都長著五根腳趾頭,跟普通人的腳
   長得完全一樣!」
  言畢,關凌鳳赤著腳衝向祖騰龍,她當然是想將自己的靴子再奪回來,但祖騰龍既有本事脫掉武功這麼高的關凌鳳的靴子,他當然也是頂級的武林高手,當關凌鳳逼近他,關凌鳳伸手欲奪回靴子時,祖騰龍極快的一閃,關凌鳳一手抓空後,就嚴肅起表情嚴厲的問道:
  「姓祖的!你究竟是何方人物?為何將本姑娘
   引到這裡?」
  關凌鳳威武而貌美的臉孔,將表情嚴肅起來,更像個神態威武的武林女俠;祖騰龍對這神態威武語氣嚴厲的關凌鳳這番質問,卻是嬉皮笑臉的反問並答道:
  「妳又沒見過我,怎知我姓祖?我是何方人物
   ,妳自己去猜吧!我將妳引到這裡,是因為
   想看看妳這威名赫赫武林盟主關女俠的腳到
   底長什麼樣子。」
  關凌鳳被祖騰龍這麼一取笑,又反而更開心的微笑道:
  「好啊!現在本姑娘這雙武林盟主的腳已經被
   你看到了,那你就睜大眼睛,再把本姑娘的
   武林盟主的腳看得更清楚些,本姑娘也非常
   高興自己這雙武林盟主的腳被你看到了;至
   於本姑娘怎麼知道你姓祖,那是祇有告訴我
   們這個山谷的祖騰龍才知道這個山谷,你若
   不是祖騰龍,又怎麼知道跑進這山谷裡來?
   」
  說完,關凌鳳再衝向祖騰龍,再伸手欲奪回自己的靴子,這回祖騰龍連閃帶扔,將關凌鳳的靴子扔出空地外,扔進林子裡;關凌鳳見自己靴子被扔,竟又更開心,更加微笑的問道:
  「姓祖的!你是不給本姑娘再穿靴了嗎?給本
   姑娘難堪給得不夠,你還想要本姑娘多難堪
   ?」
  祖騰龍目露諷刺眼神,亦略微笑的答道:
  「關盟主!關女俠!妳想要再穿上靴子,那妳
   就打贏我,贏了我,我就去幫妳把靴子撿回
   來,並親手穿回妳腳上;妳若贏不了我,那
   妳就打赤腳回關家堡,別再穿靴了。」
  關凌鳳好像被祖騰龍戲弄得愈來愈開心,她再比剛才更開心的微笑道:
  「這還真有意思!」
  接著她又道:
  「好!你說本姑娘輸了就打赤腳回關家堡,本
   姑娘若敗在你手裡,本姑娘就打赤腳回關家
   堡;但本姑娘若贏了你,你不但要去將本姑
   娘的靴子撿回來親手給本姑娘穿上,在給本
   姑娘穿靴之前,還要先讓本姑娘光著的腳踩
   你的頭,本姑娘左腳踩你頭十下,右腳也踩
   你頭十下,然後你再給本姑娘穿靴。」
  祖騰龍聽後,祇默默的點點頭,再簡單的一句答道:
  「出招吧!」
  關凌鳳與祖騰龍又激烈打鬥起來了,由於兩人武功皆極高,雙方出招都很強猛,且阻擋對方攻勢也都有如銅牆鐵壁,因此祇見兩雙手掌手臂急快猛烈的相互交錯,雙方攻勢雖皆猛,但誰都攻不到對方身上;這陣比鬥,關凌鳳是非贏不可,祖騰龍則可輸可贏,因為現在除關凌鳳和關家堡弟子外,天下間尚無人知道有祖騰龍這麼個人,無名小卒的祖騰龍,縱使被關凌鳳光著的腳踩了頭,也無人知曉,事情若傳出去,要隱姓埋名躲起來也很容易;可是高居武林盟主之位的關凌鳳,單是現在,堂堂武林盟主,竟被人脫掉靴子,在荒山野地裡打赤腳,這事傳出去就要成為天下笑柄;但她若打贏,再將靴子穿上,以後被人笑,她還可以也自己笑自己,不怕被笑;可是若輸了,縱使沒打赤腳回關家堡都很丟臉,況且現在已約定輸了就要打赤腳回關家堡,到時若真如此,那關凌鳳在武林中更是丟臉丟盡了!因此關凌鳳是卯足全力的求勝,但無名小卒祖騰龍的武功,竟不輸威名赫赫武林盟主關女俠,這位天下無敵的關女俠欲戰勝這籍籍無名的祖騰龍,卻也非易事;雙方激烈打鬥,過了數百招後,依然僵持不下,在一記強猛的互相一擊後,兩人都被彈後退,雙方距離拉開了十餘步;關凌鳳擺出猛虎般的架勢定立著,雖打赤腳,但也威風凜凜,且還更像個天下無敵的女俠!
  這回二人都沒再多話,雙方都立即揮招猛力衝向對方,激烈打鬥再起,依然纏鬥許久仍無勝無負;祖騰龍忽又伸腳欲猛踩關凌鳳赤著的腳,關凌鳳究竟是武功天下無敵的高手,剛才一次不小心被祖騰龍脫掉靴子,但絕不會又第二次不小心,這回祖騰龍想出其不意的一招,可被無比機伶的關凌鳳發覺了,當祖騰龍靴底離關凌鳳腳背祇一個指頭寬的距離時,關凌鳳迅地將腳往後一縮,令祖騰龍一腳踩空;但祖騰龍卻在地上踩下一寸深的靴印,這麼猛力的一踩,若真踩到光著的腳,豈不將腳踩扁採碎了?但關凌鳳躲過這一踩後,又面露微笑的道:
  「想欺負本姑娘沒穿靴,欺負本姑娘打赤腳呀
   ?」
  說著,關凌鳳就用她光著的腳挑起一塊三個拳頭大的硬石頭,一隻光著的腳的腳趾頭就可以將這又硬又重的石頭拋到膝蓋高的高度,然後用光腳的腳背猛擊這塊硬石;結果這麼硬的石頭竟被關凌鳳光著的腳擊得粉碎,關凌鳳光腳的腳背,依然白嫩嫩的沒有一絲傷痕;被擊碎的石塊,朝祖騰龍飛襲而去,祖騰龍忙揮招,將襲來的碎石撥到自己身子兩旁,再往上一彈,將身子拋入半空中,躲過了碎石的襲擊;瞬間又從半空中俯衝而下,揮招攻擊關凌鳳,關凌鳳亦忙揮手阻擋,並往後一退,亦躲過祖騰龍的攻擊;祖騰龍身子落回地面後,即微笑讚道:
  「果真是天下無敵的武林盟主關女俠,連光著
   的腳都這麼厲害!」
  關凌鳳亦微笑的應道:
  「當知本姑娘的厲害了吧?剛才本姑娘的腳就
   算被你踩到,也不會受傷,且還能使你在地
   上留不下腳印。」
  關凌鳳這話可是真的,別看祖騰龍剛才踩得那麼猛,也別看關凌鳳光著的腳那麼嫩,其實那麼猛的一踩,踩在那麼嫩的光腳上,還真的會踩不動呢!關凌鳳這般天下無敵的武功,打赤腳也不怕被穿靴的踩,並不足為奇,但祖騰龍這麼高強的武功,穿靴也踩不動關凌鳳光著的腳,關凌鳳的武功仍比祖騰龍高,所以關凌鳳雖被祖騰龍脫掉靴子,仍非常自信的認為自己可以打敗祖騰龍。關凌鳳始終都是充滿自信的眼神,顯出威武、自信而瀟灑的態勢,現在又對祖騰龍說自誇的話,於是祖騰龍又再嘲諷道:
  「嗯!天下無敵的武林盟主就是特別威風凜凜
   ,打赤腳都還是個威風凜凜的武林高手。」
  關凌鳳被祖騰龍戲耍、捉弄、嘲諷,總是特別開心,這正是她對自己充滿自信,根本不怕祖騰龍,所以不在乎祖騰龍怎麼對她;祖騰龍的這番話,關凌鳳面露憋住笑聲的表情,被人嘲諷竟還把自己逗笑了;關凌鳳又是非常開心的對應道:
  「姓祖的!你老是嘲笑本姑娘打赤腳,你以為
   你能脫掉本姑娘的靴子,你的武功就比本姑
   娘高了嗎?」
  祖騰龍仍一臉嘲弄的表情道:
  「哦?妳的靴子都被我脫掉了,難道妳的武功
   還會比我高?」
  關凌鳳毫不考慮的辯駁道:
  「那當然!本姑娘祇是一時不小心靴子被你脫
   掉,其實本姑娘的武功比你高,本姑娘會打
   敗你的。」
  祖騰龍仰天哈哈大笑,又嘲諷的道:
  「喔!原來妳祇是一時不小心,靴子才被我脫
   掉啊?」
  關凌鳳辯解道:
  「嗯!你在這裡打獵了很多次,本姑娘是初次
   來此與野獸大戰,經過這番與野獸大戰,本
   姑娘才完全明白自己的武功,完全懂得如何
   施展自己的武功;才剛搞懂,就馬上遇上你
   這打獵打了很多次又武功這麼高的高手,本
   姑娘是剛懂得施展的武功,一時施展得不夠
   熟練,才會不小心中你的招。」
  祖騰龍仍不相信的微笑問道:
  「那妳現在熟練了嗎?」
  關凌鳳答道:
  「本姑娘武功這麼高,要將新知道的武功施展
   熟練,也是剎那間的事,經過與你這番比鬥
   ,本姑娘早就熟練了;本姑娘武功本來就比
   你高,現在又把剛懂得施展的武功練熟了,
   你就等著本姑娘光著的腳踩你的頭吧!」
  騰龍遂決心一賭輸贏的語氣道:
  「好!那就看看待會兒妳是打赤腳踩我的頭還
   是打赤腳回關家堡。」
  關凌鳳與祖騰龍繼續激烈交戰,由於雙方武功都極高,任憑雙方攻勢多猛烈,彼此還是都攻不到對方身上;這時祖騰龍又忽然一腳往關凌鳳身上踢,關凌鳳忙將身子往後一縮,同時也出腳,她光腳的腳掌亦向祖騰龍踢來一腳的小腿上反擊,祖騰龍踢來一腳的小腿被關凌鳳光腳的腳掌擊中,竟整隻腳被擊退,關凌鳳這反擊的一腳立即朝祖騰龍腹部攻去,祖騰龍亦忙縮腹,雙腳也不住的後退,關凌鳳一隻光著的腳就將祖騰龍整個人逼退;但憑關凌鳳的武功,若被她光著的腳踢到,可能比被穿著厚又硬的靴子的腳踢到更嚴重;關凌鳳乘勝追擊,雙手出招猛襲祖騰龍,祖騰龍亦連擋帶攻,出狠招反擊關凌鳳,雙方再度陷入勝負難決的激烈纏鬥。這時,祖騰龍又雙腿一彈,將身子拋入半空中,並在半空中翻一圈,欲翻到關凌鳳身後襲擊關凌鳳;但關凌鳳當然不會乖乖的等著祖騰龍襲擊她的背後,當祖騰龍翻過關凌鳳頭頂,關凌鳳就轉身;於是祖騰龍就在他雙腳落到關凌鳳臉部高度時,雙腳連環猛踢關凌鳳臉頰,關凌鳳忙將身子往後一仰,並用雙手抵擋祖騰龍雙腳,同時自己兩腳也往後一退,將自己整個人往後移;祖騰龍落地後毫不停歇,立即雙手出招猛攻關凌鳳,關凌鳳一面擋駕一面也兩腳一彈,將身子往上拋,當她光著的雙腳躍到祖騰龍臉部高度時,也是兩腳連環,猛踢祖騰龍臉頰;祖騰龍亦身往後仰閃躲,由於關凌鳳踢來的是沒穿靴的光腳,所以祖騰龍用雙手握住關凌鳳的雙腳;關凌鳳兩隻光著的腳都被祖騰龍的手握住了,關凌鳳趕緊彎腰俯身,雙手出招猛襲祖騰龍臉頰,迫使祖騰龍兩手放掉關凌鳳的腳,急忙抵擋關凌鳳雙手攻勢;關凌鳳邊攻祖騰龍臉頰,亦一邊在半空中翻一圈,將身子落往祖騰龍身後,祖騰龍亦隨之轉身,當關凌鳳落地時,祖騰龍依然面對著關凌鳳。剛才祖騰龍的手握到了關凌鳳光著的腳,因此現在祖騰龍又戲弄道:
  「嗯!武林盟主關女俠關大美女的美麗玉腳摸
   起來真嫩。」
  被調戲的關凌鳳又是反而開心的默默一笑,立即出手向祖騰龍攻去,祖騰龍一邊出手招架,一邊「嘿!」的一聲,喝阻了關凌鳳的攻勢,再開口問道:
  「關盟主!妳好像很喜歡被我調戲?」
  關凌鳳又再開心微笑的答道:
  「本姑娘是不怕被你調戲,不怕遭你非禮。」
  說完又雙手出招攻擊祖騰龍,二人繼續激烈打鬥,又過數十招後,關凌鳳望一眼自己騎進空地的馬,她向祖騰龍攻一招,利用祖騰龍的招架將自己往後彈,關凌鳳也同時往上一跳,她的身子就往後往上拋起,當她躍到馬背上方時,在半空中面向後轉,背對著祖騰龍,以高跪姿勢落在馬背上;祖騰龍感覺奇怪的望著馬背上關凌鳳的背影,這樣關凌鳳光著腳的腳底就翻出顯露在祖騰龍眼前;關凌鳳白嫩嫩玉腳的腳底,兩張雪白的腳掌,像是各鑲著五顆大小不一的美麗珍珠;關凌鳳不等祖騰龍開口,主動挑逗起祖騰龍道:
  「你不是要調戲本姑娘嗎?來調戲呀!」
  關凌鳳既自己主動挑逗,祖騰龍當然更藉機大吃豆腐,他像是又撿到便宜般興奮的道:
  「嗯!這回天下無敵武林盟主關女俠的腳底我
   也看到了。」
  關凌鳳又更覺開心的微笑道:
  「是呀!本姑娘要把自己的腳給你看,當然不
   是祇給你看個腳背,連本姑娘的腳底都要給
   你看。」
  祖騰龍見關凌鳳腳底也是這麼白嫩嫩,心有所感的讚歎道:
  「真不愧是天下無敵的武林盟主,這麼厲害的
   輕功,這麼髒的地,打赤腳踩了這麼久,腳
   底依然這麼白嫩嫩,一點都不髒。」
  關凌鳳對這話感覺得意的戲弄自己道:
  「當然嘛!本姑娘目前祇是意外的暫時打赤腳
   ,待會兒還要再穿上靴子,怎麼能把腳踩髒
   呢?而且你這麼喜歡看本姑娘的腳,本姑娘
   要把自己的腳給你看,就更不能踩髒了呀!
   」
  祖騰龍又另有所感的道:
  「妳這武林盟主也是個千金小姐出身,大概妳
   連在關家堡裡都不敢在自己閨房外露出自己
   的腳,現在在這荒山野地裡打赤腳,當然更
   不習慣,這麼怕把腳踩髒,還一直都使著輕
   功和我比鬥。」
  關凌鳳又再戲弄自己的答辯道:
  「就是說嘛!本姑娘又不是野丫頭,竟然在這
   荒山野地裡打赤腳,既不是打赤腳到處亂跑
   的野丫頭,祇是不小心意外的暫時打赤腳,
   當然不能把腳踩髒。」
  祖騰龍輕佻的吃起關凌鳳的豆腐道:
  「天下無敵武林盟主關女俠白嫩嫩的玉腳,腳
   背白嫩嫩,腳底也這麼白嫩嫩。」
  關凌鳳還真如祖騰龍所說,喜歡自己被調戲,她又被祖騰龍逗得更開心的微笑道:
  「那你就睜大眼睛好好欣賞本姑娘的腳底,把
   本姑娘的腳底徹底看個清楚!」
  祖騰龍看著關凌鳳的腳底,並一步一步接近關凌鳳的腳底,當他臉貼近關凌鳳腳底時,又輕佻的道:
  「我要吻一吻天下無敵武林盟主關女俠的玉腳
   。」
  關凌鳳還是又變得更開心的微笑道:
  「那你吻呀!」
  祖騰龍果真吻了關凌鳳的腳底,關凌鳳非但一動也不動的給祖騰龍吻,且又還更開心的微笑,真的好像被吻得很快樂似的;祖騰龍也感覺意外的問道:
  「咦?妳還真的給我吻啊?」
  關凌鳳答道:
  「給你吻呀!你要調戲本姑娘,本姑娘說給你
   調戲,就真的給你調戲,你要非禮本姑娘,
   本姑娘說給你非禮,就真的給你非禮,本姑
   娘不但不怕遭你非禮,且還很想嚐嚐被非禮
   的滋味。」
  祖騰龍更加興奮的道:
  「好!既然妳喜歡,那我更不必客氣了!」
  於是祖騰龍就猛吻關凌鳳的腳底,愈吻愈起勁,正當他吻得最起勁時,關凌鳳被吻的腳忽猛往後一踢;祖騰龍當然事先料到關凌鳳這一招,他來不及往後閃,但可以迅速輕易的側閃;關凌鳳當然也知道祖騰龍會側閃,因此後踢的腳又迅即往側猛一掃,祖騰龍急忙蹲身往下閃;關凌鳳另一隻高跪在馬背上的腳,膝蓋趕緊一彎,大腿貼坐在小腿上,將身子降低,往後踢掃的一腳就立再往下踢,蹲下身子的祖騰龍又急忙側閃,關凌鳳這腳也緊接著又側掃;祖騰龍這麼高的武功,豈會祇作閃躲?因此這回將關凌鳳側掃過來的腳,雙手一抓,抓住其小腿最下端,並往後扯,欲將關凌鳳扯下馬;關凌鳳另一隻跪坐在馬背上的腳急忙跳起,身子往上一躍,離開馬背又急向後一轉,轉成面對著祖騰龍,再將跳離馬背的一腳猛踢祖騰龍臉面,雙手抓著關凌鳳另一隻腳的祖騰龍祇能側臉閃躲;關凌鳳雖未踢中祖騰龍的臉,但這腳安然著地,沒有狼狽的被祖騰龍扯下馬來,且另一隻腳也藉祖騰龍忙著閃躲這踢過去的腳而掙脫祖騰龍的雙手;才從祖騰龍雙手掙脫的一腳,又立即猛踢祖騰龍,祖騰龍竟也一手忙握住這踢來一腳的腳掌,另一隻手也緊接著握住這一腳的腳掌;關凌鳳才掙脫祖騰龍雙手的一腳,又被祖騰龍雙手握住了;武功高如關凌鳳,打赤腳踢人還是要比穿靴踢人吃虧些,且打赤腳踢武功這麼高的祖騰龍,他當然可以握住沒穿靴的光腳;關凌鳳立雙手急攻祖騰龍,祖騰龍不肯放掉握著的關凌鳳的腳,而不停的閃躲,關凌鳳加快攻擊,祖騰龍不出手阻擋也不行,於是一隻手招架關凌鳳攻來的雙手,另一隻手仍緊握著關凌鳳的腳,但這樣關凌鳳的腳哪還握得住?關凌鳳被握住的腳又掙脫了。
  祖騰龍遂先讚後諷道:
  「好厲害的接二連三連環踢,祇可惜都沒踢到
   我,祇有白白被我吃了豆腐佔了便宜。」
  關凌鳳又愈來愈開心的微笑道:
  「本姑娘當然知道這幾腳根本踢不到你,本姑
   娘就是故意要給你白吃豆腐,故意要給你白
   佔便宜的。」
  祖騰龍興奮得意的道:
  「哦?那我要謝謝妳白白送給我這麼大的艷福
   嘍!」
  關凌鳳和祖騰龍再繼續展開激烈的打鬥,又再過了數十餘招後,祖騰龍又喝阻道:
  「嘿!等等!」
  關凌鳳停手後,祖騰龍又調戲的語氣問道:
  「請妳說實話,妳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關凌鳳對這冒失調戲的話,仍是再變得更開心微笑的答道:
  「等咱們這場比鬥分出個勝負高下再說吧!」
  話一說完又再出手猛攻祖騰龍,祖騰龍邊招架邊再喝阻道:
  「嘿!再等等!」
  關凌鳳再停下手來,祖騰龍又再問道:
  「我想其實妳早就知道我為何要將妳引到這裡
   ,現在也一定已經知道我是什麼人了是吧?
   」
  關凌鳳答道:
  「你說對了!本姑娘根本就知道你為何要將本
   姑娘引來這裡,祇是想聽聽你自己怎麼說;
   而你一出現,看你對本姑娘出招的招式,本
   姑娘也已知道你是什麼人,祇不過這場比鬥
   目前勝負未定,本姑娘暫且不管你是誰,就
   祇想打敗你。」
  關凌鳳又接著問道:
  「還有話要說嗎?沒話說了就繼續比鬥!」
  祖騰龍急忙阻止並問道:
  「等等!別急!既然妳早就知道我為何引妳來
   此,那妳認為妳現在中我算計了嗎?」
  關凌鳳微笑的答道:
  「如果本姑娘中了你的算計,那是本姑娘自己
   心甘情願被你算計的。」
  祖騰龍聽了關凌鳳這番話,心中產生無比喜悅的道:
  「妳這麼說不就是承認自己喜歡上我了嗎?」
  關凌鳳這時有些尷尬的答道:
  「嗯!本姑娘性情豪爽,不會忸忸怩怩,不會
   心裡想的嘴裡不肯承認,祇不過在咱們這場
   比鬥未決出勝負前,不想說這個。」
  這時祖騰龍又嘲諷起關凌鳳道:
  「對了!妳剛才說妳心甘情願被我算計,那妳
   也是心甘情願靴子被我脫掉,心甘情願讓我
   看到妳武林盟主白嫩嫩的玉腳?」
  關凌鳳又被這話逗得呵呵作笑,笑完之後答道:
  「這祇是小事,本姑娘祇是意外的中了你一個
   小小的算計,但這不是你真正要算計本姑娘
   的,你真正要算計本姑娘的,祇有本姑娘自
   己心甘情願被算計,你才算計得到。」
  祖騰龍再問道:
  「那妳現在為何心甘情願被我算計呢?」
  關凌鳳答道:
  「嗯!剛才就說了,本姑娘本來就知道你為何
   要將本姑娘引來這裡,但那些關家堡弟子沒
   看出你的意圖,還叫本姑娘不要進來,以免
   中你圈套;其實以本姑娘性情,你愈設圈套
   算計本姑娘,本姑娘愈要來探你的圈套,不
   管你設什麼圈套,本姑娘都能事先就識破你
   的圈套,而且還能事先想好破你圈套的辦法
   。」
  這時祖騰龍又插口嘲諷道:
  「嗯!事先就想好破我圈套的辦法,結果不但
   沒破我圈套,還是中我算計了。」
  關凌鳳這回是真的非常開心的微笑答道:
  「本姑娘既知你是為這個將本姑娘引到這裡來
   的,那本姑娘就要來看看你是什麼人啦!假
   如你心懷不軌,想欺騙本姑娘、非禮本姑娘
   ,那你脫掉本姑娘靴子,本姑娘打赤腳都能
   破你圈套;因為本姑娘看出你沒惡意,是真
   心想與本姑娘作伴,所以本姑娘心甘情願被
   你算計。」
  祖騰龍聽了心中更高興,但又嘲諷關凌鳳道:
  「所以妳就高跪在馬背上,讓我看妳的腳底,
   還讓我吻妳的腳。」
  關凌鳳又更開心的呵呵作笑道:
  「剛才那倒不是,現在咱們的比鬥還沒比完,
   剛才本姑娘讓你調戲本姑娘,讓你吃本姑娘
   的豆腐,那也是在跟你比鬥出招對付你,並
   不是在跟你打情罵俏,不是在跟你親熱。」
  祖騰龍倒是正經的問另一個問題道:
  「那妳除了知道我是真心想與妳作伴外,還喜
   歡我哪一點?」
  關凌鳳答道:
  「嗯!本來今日武林各大門派,無論華山、崆
   峒、武當皆人才輩出,每個門派都有幾個本
   姑娘欣賞、喜愛的弟子,本姑娘原本打算將
   來就在這些本姑娘所喜愛的各門派弟子中,
   挑選一人作為終身伴侶;但你的出現,令本
   姑娘對你產生料想不到的特殊感覺,本姑娘
   現在對你的好感,竟遠遠勝過本姑娘原先喜
   愛的各門派弟子。」
  關凌鳳這番話,祖騰龍真是佔到了天大的便宜,佔到這麼大便宜的祖騰龍竟仍嘲諷關凌鳳道:
  「是不是因為妳的靴子被我脫掉,妳白嫩嫩的
   玉腳被我看到了,所以就特別喜歡我了?」
  關凌鳳不但又被逗得呵呵作笑,且已經喜歡上祖騰龍的心,還被嘲諷得更喜歡祖騰龍,再更開心的微笑答道:
  「是呀!本姑娘還真的是在靴子被你脫掉,兩
   腳露出來的剎那間喜歡上你了。」
  關凌鳳再接著道:
  「本姑娘當然不是真的喜歡自己靴子被你脫掉
   ,自己的腳被你看到,祇是你對本姑娘出招
   的態勢,本姑娘就是特別欣賞你那般態勢;
   且你能脫掉武功這麼高的本姑娘的靴子,本
   姑娘武功雖仍比你高,但本姑娘還是非常欣
   賞你的武功。」
  這話又再引來祖騰龍的嘲諷,祖騰龍譏道:
  「喔!搞了半天,原來誰能脫掉天下無敵武林
   盟主關大女俠的靴子,看到天下無敵武林盟
   主關大女俠白嫩嫩的玉腳,天下無敵武林盟
   主關大女俠就喜歡誰呀!」
  這話又再把關凌鳳逗得呵呵作笑,且又再自己嘲諷自己的道:
  「是呀!本姑娘是先中了你的小算計,才會再
   中你的大算計,這回本姑娘可栽了你的大跟
   斗,全都被你算計光了。」
  關凌鳳不但心甘情願被祖騰龍算計,且還十分樂於被祖騰龍算計,這句自己笑自己的話,祖騰龍聽得得意洋洋;這時祖騰龍又想起了另一件事,就再問道:
  「嘿!聽說妳曾舉行過兩次招親?」
  關凌鳳答道:
  「嗯!第一次是比武招親,但各大門派弟子竟
   無一人贏得了本姑娘,若再比武招親,本姑
   娘就要變成無人可嫁了;於是第二次就改為
   前來應親的,一個一個的分別與本姑娘單獨
   相見交談,本姑娘認為祇有在交談中產生感
   情,才能成為真正伴侶;結果每個門派都有
   好幾個弟子與本姑娘交談甚歡,這又變成本
   姑娘喜歡的男子不祇一個,變成本姑娘可嫁
   的人有好幾個,不知該選誰作伴,不知該和
   誰成親了;今日你的出現,總算解決了本姑
   娘的這個問題,所以中你算計非但不是受害
   ,反而是本姑娘的莫大收獲,本姑娘還由衷
   感激你如此費心算計本姑娘呢!」
  祖騰龍更心中大樂得再嘲諷關凌鳳道:
  「那妳也由衷感激我脫掉妳的靴子,看到妳白
   嫩嫩的玉腳。」
  關凌鳳再被逗得呵呵邊笑又一邊點頭,還又再來自己戲弄自己的道:
  「是呀!是呀!本姑娘非常感謝你脫掉本姑娘
   的靴子,叫本姑娘在這荒山野地裡打赤腳,
   又很感謝你讓本姑娘的腳被你看到了,還更
   感謝你這麼喜歡看本姑娘的腳。」
  關凌鳳這麼開心的樣子,當然是深深喜歡上祖騰龍了,興奮得意的祖騰龍開始有些感動的向關凌鳳答謝道:
  「謝謝妳竟如此喜歡上我。」
  祖騰龍再接著問道:
  「既然如此,我倆就成為知心伴侶了,還要再
   拚出個勝負高下嗎?」
  關凌鳳答道:
  「比鬥歸比鬥,作伴歸作伴;本姑娘武功比你
   高,竟被你脫靴,變成這打赤腳的狼狽相,
   這事本姑娘不怕傳出去被大家笑,但此時若
   不繼續比鬥下去,變成武功比你高的本姑娘
   被你打敗了。」
  祖騰龍一再嘲諷關凌鳳,這回又再嘲諷道:
  「嗯!變成被我打敗了,妳就要打赤腳回關家
   堡了。」
  喜歡被祖騰龍嘲諷的關凌鳳這回並無笑容,祇正經的答道:
  「打赤腳回關家堡還倒是小事,但帶領武林對
   抗屠天煞那班惡黨的武林盟主竟這樣敗了,
   這對武林人心有多大影響?如果你的武功真
   的比本姑娘高,是真的打敗本姑娘,那武林
   盟主給你當,改由你來帶領武林去剷除屠天
   煞及其黨羽,那也可以;但你的武功沒本姑
   娘高,根本沒打敗本姑娘,卻硬被當成打敗
   本姑娘,動搖本姑娘號令武林的盟主地位,
   渙散武林人心士氣,白白便宜屠天煞作惡,
   天下恐怕就要遭殃了!」
  祖騰龍頗贊同關凌鳳這番話,乃附和道:
  「嗯!這話倒是真的,那我倆這場比鬥就變成
   武林盟主爭奪戰了;其實我根本不想當什麼
   武林盟主,更不情願奪妳之位,但現在一方
   面我還是想比出妳我倆究竟誰的武功高,另
   一方面也不得不為維持武林人心凝聚團結作
   想了。」
  祖騰龍話一說完,二人激鬥再起,這回二人都雙手和雙腳齊出,不但都雙手攻擊對方,且還都雙腳連踢對方,形成兩雙手和兩雙腳不停的激烈交錯;關凌鳳一雙光著的嫩腳與祖騰龍一雙穿著厚又硬靴子的腳對踢,剛才關凌鳳光著的腳不怕踢硬石頭,靴子再厚再硬,原本也硬不過石頭,但祖騰龍武功高強,祖騰龍穿上硬靴,就遠勝過硬石頭,但關凌鳳光著的嫩腳仍不怕祖騰龍穿的硬靴;在打鬥中,關凌鳳還用光著的嫩腳的腳趾頭去頂祖騰龍猛力踹來的硬靴底,竟將祖騰龍踹來的這一腳擊退,關凌鳳的光腳依然白嫩嫩,無痛無傷。
  二人激鬥正烈,森林外的關家堡弟子久不見堡主出來,大家開始心急,關凌鳳的兩位師叔高天厚與曹風山,他倆想進森林去找關凌鳳,但又怕在森林中遇到野獸,於是就以輕功躍到森林樹頂,將樹頂葉叢當作地一般在上面行走,他倆邊走邊聽下面林中聲音,聽到打鬥聲,就去追尋打鬥聲,終於發現空地,看到關凌鳳與祖騰龍二人在打鬥;他倆二話不說,立從葉叢頂下落進空地中,並一起出手向祖騰龍猛攻;關凌鳳為與祖騰龍公平比鬥,她的兩個師叔下來出手助陣,她就往後一退,在一邊旁觀;她這兩位師叔哪裡是能夠脫掉她的靴子的祖騰龍的對手?祖騰龍祇三拳兩掌,她這兩位師叔就都摔倒在地;關凌鳳遂喝令道:
  「住手!」
  關凌鳳接著再道:
  「這位就是祖騰龍祖少俠,請二位師叔不要對
   祖少俠無禮。」
  關凌鳳並同時對祖騰龍道:
  「你!這是本姑娘的兩位師叔,這位是高天厚
   師叔,這位是曹風山師叔。」
  祖騰龍遂向高天厚與曹風山二人行禮,高天厚與曹風山二人對所見情狀深感不解,高天厚就開口問道:
  「堡主!那妳為何又跟祖少俠打鬥起來?」
  曹風山亦接著問道:
  「是呀!堡主妳又怎麼會打赤腳?妳的靴子呢
   ?」
  關凌鳳被問得感覺自己打赤腳的樣子有些好笑,憋住笑聲的答道:
  「兩位師叔,就是這位祖少俠脫了晚輩的靴子
   ,晚輩才會和他比鬥,但他不是壞人,他以
   後還會幫我們對付屠天煞呢!」
  關凌鳳的話將高天厚和曹風山說得更莫名其妙,更不懂究竟是怎麼回事,關凌鳳打斷他倆思緒道:
  「好了!這事待會兒再跟你們細說。」
  說完,關凌鳳又出招攻向祖騰龍,二人大戰再起;繼續是兩雙手和兩雙腳不停的激烈交錯,雙方皆攻勢強猛,正因為強攻遇上強攻,結果變成硬擋遇上硬擋,雙方仍都攻不到對方身上;一旁觀戰的高天厚與曹風山,似乎也從祖騰龍所出招式看出祖騰龍是誰,但又不知道祖騰龍是誰,二人遂皆一臉困惑表情默默無語互相對望。
  這時,森林外的關凌鳳表弟孫武雄也耐不住了,遂偕與他相伴的關家堡女弟子連秀芳,二人也從森林頂葉叢上飛奔到空地;下了空地,二人亦欲出手助關凌鳳對付祖騰龍,但為高天厚和曹風山制止;孫武雄亦疑惑不解的問道:
  「高師叔!曹師叔!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高天厚答道:
  「我們也不知道,我們祇知道這個人是祖騰龍
   ,他是幹什麼的,祇有堡主知道。」
  連秀芳也感覺奇怪的問道:
  「那堡主為什麼打赤腳?她的靴子到哪裡去了
   ?」
  曹風山答道:
  「不知道!剛才我們也是這樣問堡主,可是堡
   主愈說我們愈糊塗。」
  高天厚這時語帶責備的對孫武雄和連秀芳道:
  「你們兩個也跑進來,那森林外那些弟子不是
   沒人帶領了嗎?」
  孫武雄懇請的答道:
  「高師叔!曹師叔!換你們二位師叔到外面顧
   那些弟子吧!我們來陪伴堡主。」
  曹風山不同意孫武雄的話道:
  「看來堡主不需要我們幫助,我們都一起出去
   吧!」
  連秀芳有些不願的道:
  「可是堡主和那姓祖的打得那麼凶,不把事情
   弄清楚,實在不放心出去啊!」
  高天厚就對連秀芳道:
  「那妳就留下來陪伴堡主吧!」
  孫武雄有些不捨離開連秀芳,但也不敢說什麼;這時正與祖騰龍打鬥的關凌鳳,她邊打邊下令道:
  「高師叔!就請你到森林外帶領那些弟子,其
   餘都留在這裡。」
  高天厚、曹風山、孫武雄、連秀芳四人就齊聲道:
  「是!堡主!」
  高天厚從關凌鳳之命從森林頂離開森林後,剩曹風山、孫武雄、連秀芳三人靜觀關凌鳳與祖騰龍的打鬥,關祖二人依舊纏鬥難解;這時孫武雄和連秀芳也對祖騰龍所出招式有些眼熟而心生疑問,孫武雄就向曹風山問道:
  「曹師叔,這姓祖的好像?……」
  曹風山反問道:
  「你是不是也從他招式中看出他像是有來歷,
   卻又不知他是什麼來歷?」
  孫武雄默默點頭「嗯!」了一聲,曹風山接著道:
  「真不知究竟怎麼回事,堡主莫名其妙的打赤
   腳和他打鬥,卻又將他當朋友?」
  連秀芳對「堡主莫名其妙的打赤腳」一句感覺好笑,摀著嘴嗤笑,曹風山再接著道:
  「堡主現在可能已知道這姓祖的是誰,哎!還
   是待會兒聽堡主怎麼說吧!」
  激烈打鬥中的關凌鳳和祖騰龍,雙方依然誰都無法取勝對方,這時關凌鳳又躍上馬背,赤腳站在馬背上,祖騰龍也跟著躍到馬背上,二人又在馬背上繼續激烈打鬥起來;四隻腳同時站在一個小小馬背上面,腳步難有移動空隙,祖騰龍就利用自己穿靴關凌鳳打赤腳,在雙手與關凌鳳過招的同時,又去踩關凌鳳光著的腳,且還接二連三不停的踩,關凌鳳兩隻光腳也接二連三不停的收腳閃躲;在這無處移動腳步的小小馬背上,打赤腳確是要比穿靴吃虧些;但武功機智樣樣過人的無敵女俠關凌鳳,當然不會就這麼束「腳」無策的祇能閃躲,她在不停的收腳閃躲中,忽的一腳踢往祖騰龍肚腹,祖騰龍忙收腹閃躲;關凌鳳兩手分別抓住祖騰龍的兩手,關凌鳳內功果真比祖騰龍強,祖騰龍雙手被關凌鳳抓住就掙脫不掉,關凌鳳朝祖騰龍身子連環猛踢;雙手被抓,就很難閃躲對方腳踢過來,尤其在這移動腳步地方很小的馬背上,手被對方抓住,更難閃避對方的腳踢,但祖騰龍是身手矯健武功極高的高手,還是勉強閃避過去了;祖騰龍也是武功機智樣樣過人的少俠,同樣不會祇知閃躲,他亦反踢關陵鳳,關凌鳳抓著對方兩手,當然同樣不易閃避對方踢來的腳,祖騰龍反踢幾腳,關凌鳳就被迫放掉祖騰龍的雙手;二人繼續雙手出招互攻,祖騰龍又再去踩關凌鳳光著的腳,關凌鳳索性讓祖騰龍踩一腳,被踩後立即往上反踢,不但將祖騰龍踩來的一腳彈開,且還令祖騰龍差點跌倒;關凌鳳被踩的一腳,非但沒被踩傷,且還沒被踩髒,依然白嫩嫩的沒有一點傷,祖騰龍靴底的灰土也一點都沒沾到關凌鳳的腳上,因為關凌鳳的反踢,不但將祖騰龍踩來的一腳彈開,連踩在腳上的灰土也全都彈得乾乾淨淨;關凌鳳的武功,打赤腳不怕被穿靴的踩,打赤腳竟然還不怕武功這麼高的祖騰龍穿靴來踩;關凌鳳語帶示威的笑道:
  「假如本姑娘穿著靴子,這一反踢,你準摔下
   馬!」
  二人都跳下馬來繼續再戰,又是兩雙手和兩雙腳不停的激烈交錯;這時兩人都想翻到對方身後,竟二人同時彈腿,同時將身子拋入半空中,結果二人在半空中意外相迎,急忙彼此交手互攻;二人仍都想在半空中翻身,因此二人都祇翻了半圈,就背對背相碰;於是倒懸在半空中的二人就兩雙腳掌彼此互擊,關凌鳳光著的雙腳與祖騰龍穿靴的雙腳對擊,關凌鳳的光腳一點都不輸祖騰龍穿靴的腳;兩雙腳掌互擊,又將二人身子都往回反彈,二人都又往回翻身;二人身子都再翻回來後,一面繼續在半空中雙手對雙手激烈互擊的打鬥,一面二人身子又都往地面下落。
  關凌鳳又再躍上馬背,又背對著祖騰龍高跪在馬背上,她光著腳的腳底又再翻出來顯露;關凌鳳的輕功真的是這麼厲害,赤著的雙腳又在這麼髒的地上踩了這麼久,到現在腳底仍還是白嫩嫩,一點都不髒;但這麼看來,她也真不習慣在外面打赤腳,真的很怕把腳踩髒;她自小就是關家堡主千金,更是武林盟主千金,在關家堡嚴謹家規下,身為千金小姐,連在關家堡裡,出了自己閨房都必須儀容端莊;所以剛才祖騰龍說對了,關凌鳳真的是連在關家堡裡,都從未在自己閨房外露出過自己的腳;因此現在,關凌鳳還不祇是第一次在關家堡外打赤腳,且還是第一次在她自己閨房外打赤腳;連現在在場的曹風山、孫武雄、連秀芳及剛才又飛回森林外的高天厚,這些關家堡裡的人,也都是第一次看到他們自己這位堡主的腳,其餘關家堡的人,全都從未看到過他們自己這位堡主的腳;祖騰龍這個關家堡外從未見過關凌鳳的陌生人,第一次與關凌鳳相見,竟然就將這連關家堡裡的人都看不到的如此威名赫赫武林盟主關大女俠光著的腳的腳背腳底全都看清楚了,真是天大的眼福!難怪關凌鳳會這麼怕把自己的腳踩髒,會從她靴子被脫到現在一直都使著輕功,這真的是她從來都沒有過的第一次啊!
  祖騰龍見關凌鳳又背對著他高跪在馬背上向他露腳底,又嘲諷調戲問道:
  「是不是又要我吻妳的腳啦?」
  關凌鳳依然還是開心微笑的答道:
  「你過來呀!」
  祖騰龍就往馬背上的關凌鳳的腳底接近,當他靠近關凌鳳腳底時,關凌鳳忽彎腰俯身雙手緊抱馬肚,兩腳猛朝後一踢,祖騰龍身子忙往後一仰閃躲;由於關凌鳳打赤腳,她每次腳踢祖騰龍,祖騰龍都用手握住她的光腳,這回祖騰龍同樣在閃過這踢來的兩腳後,兩隻手又都握住了這兩隻光腳的腳掌;關凌鳳事先已料定她的兩隻光腳會被祖騰龍的雙手握住,她就依自己原先想好的,將自己被握住的雙腳猛往上一勾,將祖騰龍身子往上甩,祖騰龍身子被拋入半空中;當祖騰龍被甩到馬背上空時,關凌鳳正趴在馬背上,祖騰龍就往下撲,欲撲壓趴在馬背上的關凌鳳;當祖騰龍撲到馬背上時,關凌鳳早已下馬,站在馬旁,變成祖騰龍一人趴在馬背上;關凌鳳立伸手,也握住祖騰龍兩腳小腿,祖騰龍也想兩腳往上一勾將關凌鳳拋入空中,但關凌鳳緊握著祖騰龍兩腳,令他兩腳無法動彈;祖騰龍遂雙手猛按馬背,將身子往上撐起,再雙手用力一彈,將身子拋離馬背,旋即轉身雙手出擊,朝關凌鳳臉頰攻去;關凌鳳放掉祖騰龍雙腳,兩手忙招架祖騰龍攻勢,二人又再度兩雙手和兩雙腳不停的激烈交錯;由於纏鬥甚久,始終無法決出勝負,祖騰龍遂不顧關凌鳳招式凌厲的雙手,他將關凌鳳一手撥開,強行朝關凌鳳喉部廉泉穴攻去;但關凌鳳的手哪那麼容易撥開?他這樣強攻關凌鳳身體,關凌鳳也同樣可朝他身上攻去;結果雙方手指尖都點到了對方的廉泉穴,二人都僵住不動了,一旁觀戰的曹風山、孫武雄、連秀芳三人都嚇得目瞪口呆;一陣子過後,關凌鳳將手從祖騰龍喉部收回,並兩腳後退兩步,原來關凌鳳人還能動,祖騰龍才真的僵住動彈不得;輸贏就在一瞬之間,當祖騰龍的手指尖觸碰到關凌鳳廉泉穴時,關凌鳳已點住了祖騰龍的廉泉穴,關凌鳳出手祇比祖騰龍稍稍快那麼一點點,這場招過千餘耗時甚久的比鬥,終於由關凌鳳獲勝!
  這時,關凌鳳對祖騰龍叫了一聲道:
  「堂師兄!」
  並立即解開祖騰龍被點住的廉泉穴,曹風山、孫武雄、連秀芳三人聽到關凌鳳對祖騰龍的這聲稱呼,皆感驚訝莫名;祖騰龍穴道解開後,甘心服輸的稱讚關凌鳳道:
  「果然是我天下無敵的堂師妹,我這堂師兄久
   仰妳這堂師妹多年,今日終於見識到妳的武
   功,為堂師兄的我真是甘拜下風!」
  關凌鳳自謙一番再問道:
  「堂師兄過獎了,敢問堂師兄的師父是否名叫
   關義長?」
  祖騰龍答後再反問道:
  「正是!他是妳二叔,是不是?」
  關凌鳳答道:
  「是的!可是我祇聽爹談過他,我自己從來都
   沒見過我的這位二叔。」
  這時曹風山面露驚喜的道:
  「嗄!祖少俠,原來你是我二師兄的徒弟?」
  祖騰龍招呼回應道:
  「曹師叔!」
  孫武雄和連秀芳二人依然吃驚得默默不語,關凌鳳遂道:
  「當你一出現朝我攻擊時,看你招式我就已知
   你是我堂師兄,因為除了我那從未見面的二
   叔外,不可能還有別人能將我關家武功授予
   外人。」
  曹風山接著問道:
  「祖師侄,我的二師兄你的師父現在呢?」
  祖騰龍對此一問,神色黯然的答道:
  「師父在三年前病逝。」
  曹風山聞之感覺哀傷的道:
  「哎!二師兄離開關家堡,二十多年都沒再見
   到他,想不到再聽到他的消息,他已不在人
   世了。」
  曹風山接著對孫武雄和連秀芳二人道:
  「來!你們兩個也來見過這位堂師兄。」
  孫武雄和連秀芳齊聲招呼道:
  「堂師兄!」
  曹風山再向祖騰龍介紹孫武雄和連秀芳道:
  「這兩個是……」
  祖騰龍打斷曹風山的話道:
  「曹師叔!晚輩和他們兩個已經認識了,那次
   在獵食店裡與他們兩個相識,當時晚輩就已
   知道他們兩個是我堂師弟和堂師妹,祇是他
   們兩個還不知我是他們的堂師兄。」
  關凌鳳接口問道:
  「堂師兄!那我二叔一定常和你談關家堡的事
   嘍?」
  祖騰龍答道:
  「嗯!其實師父並不喜歡提關家堡的事,但他
   還是告訴我,說我大師伯是當今武林盟主;
   他祇要這麼說,我也就知道大師伯也是關家
   堡主了;關家堡在武林中名氣這麼大,不須
   師父告訴我,關家堡的事也是家喻戶曉人盡
   皆知。」
  關凌鳳再問道:
  「那你也一定早就知道你有我這個堂師妹嘍?
   」
  祖騰龍再答道:
  「當然!武林盟主女兒關凌鳳是個天下無敵不
   同凡響的蓋世女俠,這話在江湖中流傳多少
   年了?我心中久仰我這位蓋世女俠的堂師妹
   ,也久仰了多少年?今妳已接替大師伯成為
   武林盟主,那我當然更要來看看我這武林盟
   主的堂師妹是何等人物嘍!」
  關凌鳳又再自己取笑自己道:
  「嘻!你的武林盟主堂師妹結果在你這個堂師
   兄面前漏氣了,靴子都被你這個堂師兄脫掉
   ,一直都打赤腳站在這裡。」
  這回祖騰龍卻是忙稱讚道:
  「哪裡!哪裡!妳這個堂師妹的確是天下無敵
   的武林盟主,堂師兄我祇是一時僥倖,也就
   祇偷襲了這麼一下,最後還是敗在妳這堂師
   妹手裡。」
  曹風山又再問道:
  「師侄,你是怎麼成為我二師兄的徒弟的?」
  祖騰龍答道:
  「晚輩八歲那年,盜匪闖入家中,不但洗劫家
   中財物,焚燒我家房屋,還殺死我爹娘和兄
   姊,所幸師父及時出現,將那群強盜全部殺
   死,將晚輩救出來;晚輩既成了無爹無娘無
   家的孤兒,祇有跟隨師父,師父不但撫養晚
   輩,還教晚輩武功,更要晚輩將來武功勝過
   大師伯,成為武林盟主。」
  關凌鳳就鼓勵祖騰龍道:
  「堂師兄!我贊同二叔的話,我鼓勵你,希望
   你將來武功勝過我,改由你來當武林盟主。
   」
  祖騰龍推辭道:
  「喔!不!我不會奪我自己堂師妹武林盟主之
   位的。」
  關凌鳳語帶訓勉的道:
  「堂師兄別禮讓,這種禮讓是沒有志氣;身為
   武林中人,應不斷提升自己武功,你應該以
   武功勝過我,能奪取我武林盟主之位為志向
   ;當然我也會以我武功不被你超越,武林盟
   主寶座不被你奪走,而不斷努力!」
  祖騰龍十分稱讚的道:
  「堂師妹話說得好極了!總之我們人人都要為
   提升自己武功而不斷努力!」
  關凌鳳默默點頭贊同祖騰龍這番話,這時孫武雄開口問曹風山道:
  「曹師叔!我那二姑叔他為何要離開關家堡?
   」
  曹風山搖搖頭答道:
  「哎!這是老堡主他們兄弟間的事,不是你該
   問的。」
  曹風山再接著道:
  「喔!既然如此,那我們大家的武功都是關家
   武功,都是關家堡的人;祖師侄!你也是關
   家堡弟子,跟我們同一門派,我們是同一家
   人了!」
  大家都贊同曹風山的話,對關家堡這位新成員親切的表示歡迎;這時連秀芳也插口問道:
  「堡主!妳剛才說妳的靴子是被這堂師兄脫掉
   才打赤腳的啊?」
  關凌鳳微笑的點點頭,連秀芳也嘲諷起關凌鳳道:
  「哈!漏氣!我們天下無敵當了武林盟主的關
   家堡主,竟然靴子都被人脫掉,在這裡打赤
   腳。」
  曹風山立訓斥道:
  「無禮!怎麼可以冒犯堡主?」
  關凌鳳微笑道:
  「堡主做了好笑的事,也會被人笑,我這個堡
   主,現在這付打赤腳的怪模樣,怎麼不好笑
   ?」
  孫武雄也接著問道:
  「我的堡主表姊,那現在妳的靴子又到哪裡去
   了呢?」
  曹風山聽了,搖搖頭,細聲嘀咕道:
  「哎!真沒禮貌,好像不喜歡自己表姊當堡主
   似的。」
  祖騰龍指著空地外林中一處,替關凌鳳回答道:
  「噢!我把堂師妹的靴子扔到那裡面去了。」
  連秀芳立即喝令道:
  「去撿回來!」
  曹風山又糾正祖騰龍道:
  「師侄呀!你現在也已是關家堡的人了,也該
   稱她為堡主,不要再叫她堂師妹了。」
  祖騰龍答道:
  「是!」
  祖騰龍接著對關凌鳳道:
  「哦!堡主!我去將妳靴子撿回來給妳穿上。
   」
  關凌鳳微笑點頭道:
  「嗯!待會兒你撿回來,我自個兒穿上,我不
   會用腳踩你頭的。」
  祖騰龍遂微笑望著關凌鳳,正當他欲轉身往林裡去時,關凌鳳忽投入祖騰龍懷裡,雙手緊緊擁抱祖騰龍熱情的喊道:
  「騰龍!」
  曹風山、孫武雄、連秀芳又都驚訝的望著關凌鳳,祖騰龍一手抱起關凌鳳雙膝,將關凌鳳整個人抱在懷中,就這樣抱著關凌鳳往林裡走;關凌鳳被祖騰龍抱在懷中的下令道:
  「你們也跟著過來,表弟!你將我的馬也牽著
   一起過來!」
  孫武雄答道:
  「是!」
  於是孫武雄牽著馬與曹風山、連秀芳一起隨關凌鳳和祖騰龍進入林中,關凌鳳貌美的臉孔,一身武林女俠裝扮,赤著白嫩玉腳,由祖騰龍抱在懷中,這樣的關凌鳳看起來又有一種獨特的美感;祖騰龍扔關凌鳳的靴子扔得還真遠,抱著關凌鳳在林中走了數百步,見到扔下的關凌鳳的靴子;一雙紅色長靴,竟然齊頭併攏豎著放在地上,這哪像是扔到這裡的靴子?根本就是故意擺好放在這裡的靴子嘛!祖騰龍將關凌鳳從懷中放下來,關凌鳳站好後,稱讚道:
  「騰龍,你的功夫真棒!扔靴子竟扔得像擺好
   的一樣。」
  祖騰龍自謙道:
  「堡主過獎了,這點小把戲,堡主一定也會。
   」
  關凌鳳糾正祖騰龍道:
  「還堡主什麼?我都改稱你為騰龍了,你不能
   叫得親暱些嗎?」
  祖騰龍遂改稱道:
  「噢!凌鳳!」
  關凌鳳這回是樂得真正開心的微笑,連秀芳也嘻笑道:
  「喝!堂師兄你真是艷福不淺啊!你這樣整我
   們堡主,我們堡主被你整成這樣,她不但不
   生你的氣,反而還喜歡上了你。」
  曹風山和孫武雄也都露出欽羡表情望著祖騰龍,關凌鳳彎下腰欲撿自己的靴子穿,祖騰龍忙阻止道:
  「凌鳳,我幫妳穿上。」
  關凌鳳辭謝道:
  「不!我自己穿。」
  祖騰龍再阻止道:
  「凌鳳,剛才是我脫了妳的靴子,現在也該由
   我再幫你穿上。」
  關凌鳳沉默半晌後道:
  「好吧!但我還是不會用腳踩你的頭。」
  祖騰龍終於自嘲道:
  「謝謝妳『腳』下留情。」
  關凌鳳滿臉微笑的讓祖騰龍幫她再將靴子穿回腳上,之後向祖騰龍謝道:
  「騰龍,謝謝你!」
  祖騰龍客氣回應道:
  「是我脫掉妳的靴子的,再將妳的靴子穿回妳
   的腳上是應該的,何須道謝?」
  關凌鳳仍感謝祖騰龍,心中更是充滿歡樂的微笑;於是威武而貌美的臉孔,身著紅衣紅褲,腰束紅色腰帶,背上繫著長劍,赤著白嫩玉腳的武林女俠關凌鳳,又變回威武而貌美的臉孔,身著紅衣紅褲,腰束紅色腰帶,背上繫著長劍,腳穿紅色長靴的武林女俠關凌鳳;再穿上靴子的關凌鳳牽著馬率曹風山、祖騰龍、孫武雄、連秀芳走出森林,與高天厚及其餘關家堡弟子再度會合,高天厚、曹風山、孫武雄、連秀芳及其餘弟子都上了馬,關凌鳳也邀祖騰龍與她同乘一匹馬,關凌鳳遂率大夥返回關家堡。
  自此之後,關凌鳳未再第二次在外面露出過自己的腳,此番不僅是關凌鳳唯一的一次在關家堡外打赤腳,且還是她唯一的一次在自己閨房外打赤腳;祖騰龍、高天厚、曹風山、孫武雄、連秀芳這幾人也都祇有在這唯一的一次看到過關凌鳳的腳,以後都再也看不到第二次,其餘無論關家堡內外的人,更是從來都看不到關凌鳳的腳。
  多了祖騰龍武功這麼高的高手,關家堡在武林中聲勢更壯,關凌鳳的武林盟主也更具威名,尤其武林中人對抗屠天煞那班惡黨的人心士氣更是大大振奮!此後,關凌鳳屢屢召集武林各門派會商,並常以盟主之令分派各門派任務,關凌鳳這武林盟主更加神威無比!屠天煞武功之高自不必說,就連五行奇魔和十八鬼羅漢,武林中都除了關凌鳳和祖騰龍二人外,沒有其他人能對付這些惡賊;後來十八鬼羅漢,關凌鳳殺了其中六個,祖騰龍殺了其餘十二個;祖騰龍又擊敗五行奇魔,但因華山弟子來向祖騰龍求救,祖騰龍祇好放棄追殺五行奇魔,趕去救華山;屠天煞不僅武功極高,且也很狡猾,他知道假如關凌鳳和祖騰龍聯手對付他,他將必敗無疑,因此他令五行奇魔困住關凌鳳,他可藉機除掉祖騰龍;祖騰龍既能脫掉關凌鳳的靴子,並與關凌鳳鏖戰千餘回,屠天煞欲除掉武功這麼強的祖騰龍,當然也絕非易事;與關凌鳳比鬥能脫掉關凌鳳靴子的祖騰龍,與屠天煞決戰又削掉了屠天煞的鬍子,屠天煞鬍子被削,惱羞成怒,出狠招攻擊祖騰龍,最後在自己中了祖騰龍一劍時,殺死了祖騰龍;二十三年前屠天煞被趙天強打成重傷才殺死趙天強,今日屠天煞祇受點小傷就殺死祖騰龍,其實今日的祖騰龍武功比當年的趙天強高得多,但今日屠天煞武功也比當年的屠天煞高得多,當年的趙天強若遇上今日的屠天煞,那當年的趙天強根本不堪一擊!關凌鳳被五行奇魔困住,待她殺死五行奇魔脫困時,祖騰龍已為屠天煞所殺,悲憤的關凌鳳怒攻屠天煞,全天下武功最高的兩大高手終於展開決戰!由於雙方武功都很高,揮劍都很快捷凌厲,也都很會閃躲,因此雙方雖都未受劍傷,但二人衣服都被劃破道道劍痕,變成像是兩個身上裹著破布的人在決戰,最後關凌鳳殺死屠天煞時,自己頭頂髮髻也被屠天煞削掉。
  悲痛的關凌鳳,收殮起祖騰龍的遺體,她傷心的離開關家堡,帶著祖騰龍的遺體,永遠消失在天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