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經典詩文演義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100227459/7013254
列印日期:2020/11/26
117.確立「社會公正觀」
2012/11/04 02:37:30

確立「社會公正觀」 2012/11/4






Video連結:不爽的力量~都準備忍了! 有用嗎?臺灣社會能實現公平正義嗎?


導言:公正與道義,是一個社會是否為一流且可追求卓越的關鍵;臺灣的天空很希臘,而且,比希臘還要希臘,浮動性質的十八趴軍公教優存,原本是高利率時代定存利率12%乘上1.5倍的產物,居然被曲解成政府的信賴期約,今日定存利率不過1.4%,他們依然在領著18%,外加年終獎金、三節慰問金及許多不法的福利,這不僅牽涉到社會正義、法令正義、世代正義,更牽涉到財政資源分配是否合理的問題。


目前在台灣吃公家飯的軍公教人數超過八十萬人,且隨著公務員退休年齡日趨年輕化,政府必須支付月退休金時間拉長,當前領取月退休俸的退休軍公教人員多達四十餘萬人,國庫一年還要支付八一億元的十八%優存利息差額,使得退撫經費居高不下,今年度有關退撫支出的預算就超過二八九六億元。等於政府每支出一百元的人事費用,起碼有廿四元是花在退撫支出。


就台灣社會而言,可說到處都是不公不義。故目前台灣社會乃為一三流社會,何道理也?無他,也就是極度缺乏「社會公正」,不是公平,這個世界不可能有公平這件事,但可追求的是公正無私,也可說就是天下「為公」,以此論之,我們台灣這社會至今依然是天下「為私」,那些當官的就是為一己一黨之私汲汲營營,貪污腐敗,樣樣都來。


再說這個義字,簡單地說就是有沒有合乎道理,有沒有一個「理」字,這就是義,所以,我們也可以此看看台灣這個社會,被中華民國政府統治管理了這麼多年,自1949年正式算起,至今也有一甲子60多年,請問目前台灣這一切社會的運作有那一件是有道理的呢?也是少得可憐,總之,盡是不義之事,這就是中華民國政府以天下「為私」治理我們台灣這麼久,把這個「為私」的精神充份發揮到淋漓盡致之結果。


馬幫主一時不小心說溜嘴:影音連結「我把你當人看,我把當市民看,要好好的把你教育」


 




你既然來到了我們的城市,就是我們的人,你來到台北就是台北人,我把你當人看,我把你當市民看,要好好的把你教育,好好的提供機會給你,我覺得應該這樣子做,所以我覺得原­住民的心態,要從那個地方調整,我來到這個地方,我就要照這個地方的游戲規則來玩。


臺灣的軍公教、官營行庫、官營事業:你們有被「丐幫」當做鞏固其政權的工具嗎?


臺灣的勞工們:政府有把你們當人看了嗎?


最近我們的社會突然之間迸出這個「勞保就快要倒了」,而且我們政府卻又支支吾吾的,好像很不情願編列預算如公保那樣補救之,不要讓勞保真的倒了,說到這個勞保則又是一個中華民國政府不公不義治理國政的一筆大「爛」帳,同樣是國家所辦理的保險,為何公保和勞保就差這麼多,光是兩者的退休之所得替代率就有天壤之別,同樣是人,待遇何以會差這麼濟?這就是在當年威權年代,這獨裁者為了培養其鷹犬爪牙以及控制拉攏發展這些公家機關組織以鞏固其政權之體現,所以那時的中華民國政府就是這樣以「為私」為基本出發點辦了公保,這勞保的投保者可說都不是「自己人」,當然其能享有的福利就會比較差,此乃理所當然之事,不足為奇也。再說那勞保的制度規劃,也是非常地違反一般保險的原理,這到底是勞工福利制度還是保險制度,我們的勞保就其運作之實際,看來也不是勞工福利制度也並非保險制度,那又是什麼制度呢?若是福利制度,那就全部統一投保者其所享的福利,若是保險制度,那不就是投保繳多少就可領多少,一般民間的保險公司賺錢不也都賺翻了,怎麼獨獨這勞保會虧錢呢?所以,這其中一定有許多許多不合理不義的地方,現在政府被逼只去處理勞保破產的問題,卻不見要解決勞保的不公與不義,這馬政府恐怕還不只是無能的問題。




國家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經濟


「經濟問題最重要,經濟搞好,大家心情比較好,經濟搞不好,誰當選都是丐幫幫主,「你十代長老,我九代長老,你比我多一代要飯,有什麼了不起?」經濟搞不好,討論政治問題不曉得有何意義。」


惡政優存18趴,像「美沙酮」!


丐幫是為武俠小說的的虛構武俠幫會。原先,現實中丐幫為地區性的非武裝組織。馮夢龍的《全像古今小說金玉奴棒打薄情郎》裡,就有出現管理乞丐的首領,稱作「丐頭」,多半由當地的黑幫頭頭或地痞流氓充任。丐頭以「杆子」為權力象徵,藉以懲罰違犯幫規的乞丐,「打死無怨」。至於京師的丐幫,則有黃、藍杆子之別。黃杆子多屬八旗中游手好閒、橫行市井之徒,丐頭則由其中位尊勢大又桀傲不馴的王公貝勒擔任,以備治服群丐。


金庸《射鵰英雄傳》中,將丐幫改成廣域性的武裝組織,期後在《天龍八部》、《射鵰三部曲》等金庸的著作中出現。


不少退休族領取相對巨額的不義之財,已經行之有年,日子過得非常舒服,就像吸食海洛英已經上癮一樣,不吸就會渾身發癢。


美沙酮現在主要是用來作為海洛英的代替品,用以治療有使用海洛英習慣的毒品使用者,其毒性是毒品的十分之一,成為政府提供戒毒失敗者的合法吸毒執照,但費用很高。不過,自從1980年代開始,在歐洲開始有反對意見提出。當中一個見解是有社工發現美沙冬的成癮性更高,不少年青的吸毒者在轉用美沙酮後,雖然已不再吸食海洛英,但反而對美沙酮造成依賴。倒不如想方法讓他們不再接觸毒品,從生活方面着手去加強吸毒者的生存鬥志。但支持這種戒毒方法的人們認為戒毒的難度非常高,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毒癮不是意志力能克服的,戒毒失敗對社會家庭的危害會很高──他們會因為經濟壓力而作姦犯科,甚至推銷海洛因、製造新的吸毒者,也會因為共用針具而增加AIDS患者;與其期待幾乎不存在的成功戒毒,不如讓他們使用美沙冬一輩子,美沙酮也算是另一種成功戒毒。


「美沙酮治療法是現時治療海洛英毒患的最可靠辦法,香港政府在1973年開始設立美沙酮診所,向吸毒者象徵式收費提供美沙酮飲服,以減輕他們對毒品的依賴,台灣目前也依法提供吸毒者廉價的美沙冬。雖然許多美沙冬使用者仍然吸食海洛英,但他們的海洛英使用量已經大減。


不過,自從1980年代開始,在歐洲開始有反對意見提出。當中一個見解是有社工發現美沙冬的成癮性更高,不少年青的吸毒者在轉用美沙酮後,雖然已不再吸食海洛英,但反而對美沙酮造成依賴(參看《吸毒少女》劇情)。對這種戒毒方法的人們認為:與其讓他們透過美沙酮的替換來戒毒,


香港的美沙酮以前是一種橙色的液體,但為免被孩童當作橙汁誤服,現在改成為綠色的溶液。由於香港曾經發生有人誤服美沙酮導致死亡,為免藥物被其他人錯誤服用,所有人士一律嚴禁把美沙酮帶離診所。而服用美沙酮時必須在診所職員面前完整服用盛在杯內的美沙酮,並把空杯棄置於診所專用垃圾桶內。


美沙酮的作用是作為一種毒品代替品,使病人在服用美沙酮後,能減少對海洛英的依賴。此種替代療法的成效當初很成功,因為被認為可以大幅減少上癮者對社會的傷害、大幅提高重返社會的機會(成癮者不必作奸犯科、傾家蕩產以取得毒品、而且用量可以受到監督);而且就算成癮者仍在使用海洛英、其用量及花費也大減,可以大幅縮減海洛英的市場及負面影響、許多吸毒者也因為沒有經濟壓力而不會轉變成販毒者——也就是說他們不會去製造新的吸毒者。


 





古代公堂所呈現的公正背景:太陽、雲、大海



青銅器之獨角獸:公正的象徵



公正  矢量圖


【下文節錄整理自:大陸吳忠民/中央黨校教授:中國共產黨「社會公正觀」論綱】


「公正」一詞的意義是:公平正直,沒有偏私。《說文解字》中的解釋是,「公,平分也」,「正,是也」。目前社會轉型時期,存在著一種「風險併發症」,而其中威脅最大、最嚴重的則是由社會公正問題所引發的社會風險


一、對社會公正把握不當,會造成兩種有害的傾向:這兩種傾向都需要防止和警惕。


()一種是刻意站在能力較強、處在某種「強勢」位置的少數人群體的立場上,來制定事關全局的社會經濟政策。比如,在某個特定的時期,出於迅速拉動經濟的考慮,某些部門、某些地區過於重視對富裕群體的「激勵」,從而制定了某些對富裕群體過分優惠的政策。這種做法在短期內或許帶來某種積極的效應。但是,一旦將之固化成為常規化的制度安排和基本政策,那麼,勢必會造成少數人群體受益而多數人群體利益受損的情形。在這樣的情形下,社會成員共享社會經濟發展成果的基本宗旨就不可能實現,社會經濟的總體發展就有可能會出現一種「有增長無發展」的狀態。


()另一種是刻意站在能力較弱、處在某種「弱勢」位置的多數人群體的立場上來制定事關全局的社會經濟政策。比如,出於片面地對共享社會發展問題的理解,將弱勢群體提出的所有要求都視為合理的,一切以弱勢群體的要求為標準,並據此制定過於平均化的社會經濟政策。這種做法會直接導致平均主義的抬頭,損害少數人群體的合理利益,損害經濟的發展,並最終導致社會活力大幅度降低的局面,從而延誤整個國家的發展進程。


二、唯有至公至正,無私無我,確立「社會公正觀」,我們的國家社會才能夠更有效地進行現代社會基本制度的設計與安排


三、在利益體制轉型期,我們有必要通過確立「社會公正觀」,來建立社會利益協調機制,以引導社會成員以理性合法的形式表達利益要求,解決利益矛盾


四、確立「社會公正觀」,是制定社會政策,實現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方略的必要條


五、只有確立「社會公正觀」,我們才能有效地化解社會風險,確保社會的安全運行


六、政府只要按照社會公正的基本理念來執政,就會從最廣泛的意義上體現廣大人民的利益,就會有效地為人民群眾謀求利益


七、確立「社會公正觀」,應以維護每個社會成員的基本權利為基本出發點,不管這個人是富裕群體成員還是貧困群體成員



目前臺灣社會迫在眉睫的憂患【節錄彙整自「臺灣智庫」】


全球化惡化貧富差距,政府促進所得重分配的功能卻失靈,嚴重偏離公平正義原則。簡言之,我國稅制長期在唯GDP成長主義的制約下,促進所得重分配的功能有限,無法透過公平合理的稅收辦好福利、教育及住宅政策來減輕一般家庭的負擔,於是在薪資所得長期停滯的狀態下,致使貧富差距日益擴大,中下階層家庭普遍面臨入不敷出的貧困化危機,社會不公義的現象日益嚴重。貧富差距所涉及的問題除了失業、薪資成長停滯與稅制不公外,另外也源於不同階層家庭之間的生活負擔及生活機會落差太大所造成的相對剝奪感。


追求一個公義化的社會將是下一階段政府重要的目標,也會是我們回應全球化最好的社會組織策略。在民主化之後,在經濟轉型之際,進一步追求公義化的社會,讓人民得以公平的分享經濟果實,進行稅制改革促進所得重分配,擴大教育公共投資奠基社會創新的軟實力,建構完善的福利服務體系,保障人民足夠的生活安全感,讓人民不分階層都有充足的機會學習成長,迎接新挑戰。


一、偏向資本家的政策使所得分配不公,貧富差距擴大


國民黨原來標榜的三民主義雖然是偏向社會主義,但國民黨在台灣卻公認和資本家走得較近。多年來國民黨中常委都有不少資本家,國民黨的租稅政策對資本家有甚多優惠。而包括中國政策在內,影響國民黨政策最大的聲音總是來自資本家,因此政策也就難免偏向資本家。


1980年代中期以後,台灣廠商面對國內勞工及環保成本上升,大量出走到中國以降低成本,複製過去成功經驗,而忽略了持續投資台灣。於是,對中依賴延緩產業創新,導致我們進入全球化的贏者圈逐步縮小,致使發生跨國勞動替代,中國勞工取代台灣勞工,造成國內失業率上升,台灣製造業及服務業薪資所得成長趨緩,遠遠落後於整體經濟與出口成長,甚至停滯,貧富差距逐漸擴大。


二、過去20年來,雖然我國仍維持經濟成長,但成長的果實為少數赴中國投資及工作的企業主所獲取


貧富差距擴大的結果,突顯了台灣回應全球化的思維出了根本問題。過去20年來,雖然我國仍維持經濟成長,但成長的果實為少數赴中國投資及工作的企業主、高階管理及高科技人士所享有。一般民眾的生活現實是:失業人口增加,受波及人口超過百萬(以去年為例,平均失業人口超過57萬,平均受波及人數超過116),尤其這3年來失業增加的結構,延伸至年輕、高學歷、都會區的失業,屬於結構性失業,20─29歲青年失業已經超過10%;非典型勞動人數升高3倍,去年五月已達92.3萬人,面臨就業不穩定、所得不足、勞動保障有限等勞動高風險;一般受薪階層的薪資所得長期停滯,平均薪資衰退回13年前,近半受雇者經常性月薪在3萬元以下,超過200萬受雇者經常性月薪在2萬以下,加上10多年來物價、學費、房價高漲,廣大的受薪階層普遍感受到「失業、低薪、貧困化」的生活危機。


三、遺產稅的降低明顯對資本家有利


政府以降遺產稅來吸引資金回流的目的,更像是要吸引資金投入股市以拉抬股價,所以還是為了資本家而非勞工之利。而贈與稅和遺產稅同樣降為10%,遺產中之土地免納土地增值稅的規定也未取消,兩者都對資本家提供了不必要而且不公平的減稅和避稅管道


四、當前勞保等退休制度的財務危機,已造成國人普遍性的恐慌。


軍公教的退休所得替代率嚴重偏高,造成社會不公,階級對立。我的朋友是18%退休,又有月退可領;他最常說每天睡覺錢就會進來,這個社會真不公平,叫我繳稅金,養這些軍公教米蟲,我真的很不甘願。在軍、公、教三類人員裡,無論在退撫新制或舊制,均以教育人員所佔的比重最高,潛藏債務達到三兆四千四百二十億元,接近全數的一半。其次才是公務人員的兩兆四千八百九十一億元,以及軍職人員的兩兆零兩百五十六億元。「預算中心」因此嚴厲警告:倘未預為規劃檢討現行退撫制度,並研議妥適方案,恐將拖累財政,並影響軍公教人員未來退休生活的保障



問題解決契機:


針對當前勞保等退休制度的財務危機,已造成國人普遍性的恐慌,長此以往,更將會侵蝕我們的民主政治。我們的當務之急,是把國家的資源做有效運用,包括刪除不必要的政府開支、減少浪費,並且通盤的檢討現有的退休給養制度。黨派、社會之間,應該放下成見,坐下來共同討論,提出完整的財政計畫,並且逐步降低政府負債;至於沒有方向性的「砍這砍那,只是一時的政治攻防」,對於改革沒有幫助,更可能貽誤補救的時機。


【節錄自自由時報:郭明政「軍公教退撫,應比照勞工對等改革」 記者王貝林/專訪】


一、立法院朝野黨團前晚協商確定刪減立委待遇及問政經費後,民進黨團昨進一步要求行政部門也應「共體時艱」,包括要求總統國務機要費、中央院部會首長特別費等,應「刪減一半」,預計每年節省國庫支出九千八百零三萬九千元。


二、政府各退休基金近來傳出財務危機,引發一連串的改革呼聲。鑽研年金政策與法制多年的政大法學院院長郭明政認為,未來軍公教退休應整合為單一年金制,所得替代率及退休年齡等條件都應比照勞工對等改革,並以「期待保障、年資保留」,讓年資在轉行時也可帶著走,同時和勞工一樣,未來要等六十五歲才開始支領退休年金。


應把18趴當成國難 訂定處理條例:對於十八%優存的爭議,郭明政強調,若將十八%優存的本金攤提為月退俸,退休所得替代率很可能超過百分之百;過去的十八%優存沒有法律依據,未能對軍、公、教、勞等同對待的違憲規定,法制化前未依法給付的十八%優存利息,嚴格來說都屬不當得利,理應追回並懲處失職人員。他建議未來應將十八%優存當成「二二八國難」,訂定十八%處理條例嚴肅面對,研擬出人民可以接受的處理方式。


本俸二倍計算退休金 問題更嚴重:他舉例,德國公務員工作四十五年,所得替代率七十五%,勞工工作四十五年,所得替代率六十七.五%,加企業年金七.五%,一樣是七十五%,等國也都對軍、公、教、勞等同對待;但台灣卻將甲國A制、乙國B制、丙國C制加在一起,還自創新制,所以混亂紛擾,像軍公教以本俸二倍計算退休金,比本俸加專業加給、主管加給的實際月薪多得多,造成的不合理問題可能還比十八%更嚴重


許多學者甚至銓敘部的規劃,都朝增加個人帳戶制改革,郭明政則期期以為不可。他表示,個人帳戶制至少會帶來幣值波動、投資收益不佳、管理者上下其手等三大風險,近日爆發勞保、勞退基金委外代操慘賠,就是被基金經理人坑殺的結果。


提前離職保留年資避免轉業風險:他認為,未來應訂定「公務員年金保險法」,將公保與退撫整合為單一年金,確立「期待保障、年資保留」制度;目前軍公教若在取得退休資格前離職,相關年資會化為烏有,應比照勞保保留年資,如此即可避免轉業風險,並在退休時各自請領不同年金,無須合併計算;若在法定年金請領年齡前退休,也不會像現在喪失請領資格,而是比照勞工可以先離職,等六十歲(未來為六十五歲)才開始請領年金,如此國家也不必從四、五十歲就開始負擔軍公教退休金,減輕很多負擔。私校應比照勞保,訂定私校教職員保險條例。


郭明政總結指出,軍公教應與勞保訂出一樣的所得替代率、退休年齡,而且應加速與勞保齊一,在十四年後都須等到六十五歲才能開始請領退休年金,解決太早退休的問題



退撫基金連環爆 趙守博籲馬速開國是會議


勞保等社會保險出現破產危機,退休軍公教卻坐領十八%優存利息還有年終慰問金,這種情形連國民黨內大老都看不下去。國民黨昨召開中評會,有中評委提案要求行政院成立專案小組,檢討不符公平正義的軍公教退休福利;總統府資政趙守博更呼籲馬英九總統,應儘快召開「跨黨派國是會議」,解決勞保等社會保險嚴重的債務問題


趙指潛藏債務嚴重 須速覓解決方案


曾任勞委會主委的趙守博,昨天當面向馬提出嚴肅警告,面對國家潛藏債務的嚴重問題,務必拿出具體作為。趙守博表示,關於勞保、軍公教退撫等基金潛藏負債問題,行政院日前承諾三個月提出解決方案,政院的解決方案,不外乎提高保費、延後退休年齡等,但是,「這樣的作法不會得到支持」。


趙守博指出,歐美國家大致有保守黨和社會黨兩大陣營,社會黨主張加強社福,另一黨就會踩煞車,但是在台灣,兩大黨都拚命加碼,不斷討好選民,結果就是國家潛藏債務不斷增加。趙守博語重心長表示,希臘的問題殷鑑不遠,台灣難道要步其後塵?現在必須好好面對處理。他當面向馬呼籲,對於勞保等社會保險的危機,必須即刻召開「跨黨派的國是會議」,朝野政黨忘掉選票,不要再討好,才有可能解決,馬若要歷史留名,一定要趕快召集跨黨派、跨世代,還有產官學界人士開會討論,找出解決方案。


18趴等不符公平正義 中評委促檢討


針對退休軍公教不合理的制度,中評委石紫添提案指出,國家財政困難,針對退休軍公教的十八趴、年終慰問金,以及國營行庫員工享十三趴利率,還有退役將官慰問金、國營事業績效獎金等,行政院應儘速成立專案小組,檢討不合時宜、不符公平正義的法條及規定,才能符合多數國民的期待。他並舉例,退役將官每年有一.五個月年終獎金,又發放慰問金,「什麼道理,多數國民都搞不懂」。


退休轉任約聘領雙薪 中評委籲嚴禁


中評委葉英傑則提案,指為數眾多領取月退俸的退休軍公教,在公家單位擔任約聘人員,坐領雙薪,導致年輕人和中高齡失業者找不到工作。他認為,大學畢業失業人口增加,許多公家機關的臨時約僱人員幾乎都是退休軍公教人員所佔據,「這些坐領雙薪的人,才是造成貧富差距最大的問題!」


葉英傑在提案中建議,政府必須「絕對禁止坐領每月十萬元的退休軍公教到公家單位或所屬機構任職」,把十幾萬的職缺讓給年輕人和中高齡失業者,人民就會對政府「有感」。


 




獬豸被古人視為祥獸,是公平正義的化身








中國古代的法律文化中,獬豸一向被視為公平正義的象徵


據傳上古時代,有神仙送給黃帝一隻神獸,名叫「廌」。廌外形像鹿,四蹄、青毛獨角、常呈坐姿。廌生性忠直,能明辨是非,若有人相互爭鬥,它就會用角去頂那個理虧的人,並咬住不放。


另相傳的大臣皋陶,掌刑獄之職,是位公正的法官。他在審理案件時,若遇到當事者兩造爭執不下,自己又無法立即論斷是非,也會請來獬豸幫忙。它用獨角去觸並咬住不放的人,就會被判有罪,就要「去之」,即去除他、處理他


廌也稱獬廌或獬豸


中國上古代神裁制度下產生的著名的傳說中的一種神獸,又被稱為法獸。也稱獬廌或獬豸。它體形大者如牛,小者如羊,類似麒麟,全身長著濃密黝黑的毛,雙目明亮有神,額上通常長一角,故又俗稱獨角獸。在中國古代的法律文化中,獬豸一向被視為公平正義的象徵,它擁有很高的智慧,懂人言知人性,怒目圓睜,能辨是非曲直,能識善惡忠奸,發現奸邪的官員,就用角把他觸倒,然後吃下肚子。當人們發生衝突或糾紛的時候,獨角獸能用角指向無理的一方,甚至會將罪該處死的人用角牴死。令犯法者不寒而慄。自古以來被認為是驅害辟邪的吉祥瑞物。獬豸,帝的刑官皋陶曾飼有獬豸,凡遇疑難不決之事,悉著獬豸裁決,均準確無誤。所以在古代,獬豸就了執法公正的化身。


作為中國傳統法律的象徵,獬豸一直受到歷朝的推崇。相傳在戰國時期,楚文王曾獲一獬豸,照其形制成冠戴於頭上,於是上行下效,獬豸冠在楚國成為時尚。代執法禦史帶著這種冠,制也概莫能外。到了東漢時期,皋陶像與獬豸圖成了衙門中不可缺少飾品,而獬豸冠則被冠以法冠之名,執法官也因此被稱為獬豸,這種習尚一直延續下來。至代,御史和按察使等監察司法官員都一律戴獬豸冠,穿繡有獬豸圖案的補服。與此相類似,在西方,獨角獸也被認為是純潔的象徵。




時正式賜給御史作為飾志,後遂稱「獬豸冠」



春秋戰國時,王仿照獨角獸的形象製成衣冠。時正式賜給御史作為飾志,後遂稱「獬豸冠」。據古文獻記載:「侍御史冠獬豸冠」。中國自古諸法合體,刑民不分,監察與司法交結一體。監察官員參予審理獄訟,自秦漢始,歷朝相沿。御史機關除履行監察百官,「糾彈違失,察舉非法」職責外,還掌有治理大獄鞫讞(音拘艷)疑案的司法職權。「置御史,掌討奸猾,治大獄」;「凡天下諸讞疑之事,掌以法律當其是非」。但通常是御史會同司法官員共同審理,多以司法監督的形式出現。而監察機關受理的大獄疑案,主要在於糾察官吏「擅為苛禁」造成的冤獄。後來司法官員也戴「獬豸冠」,遂又成了法官的代名詞。《後漢書‧輿服志》:「法冠,執法者服之,或謂獬豸冠」。此俗一直沿習到代,御史和按察使等監察、司法官員都一律穿繡有「獬豸」圖案的補服。


顯然,「獬豸」的形象遺留著蒙昧時代神判法的痕跡,說明那個時候人們還不能充分運用自己的智慧來搜集罪證或促使嫌疑犯說出真情,而往往借助於所謂的神明之物來裁判曲直。進入文明時代後,「獬豸」的寓意並未從執法者的心目中消逝,而又將其威嚴剛正的形象作為法律的象徵,以顯示法無阿私,並制為執法官員的服飾,來時刻提醒他們不辱使命和職責。這種樸素的法制思想在當時應當說是極具積極意義的,就像人們崇尚龍的形象並世代推崇龍文化一樣,獨角獸的形象也是一直受到執法者和人們的推崇。法院法庭門前塑「獨角獸」的大型雕像。這些也從一個側面說明,秉公執法,剛正不阿的執法形象歷來為人民群眾所崇敬,法的公正、公平、正直、正義等內涵有著歷史的繼承性。但在現代意義上,尤其是社會主義國家法的公平思想,例如「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忠實於法律,忠實於人民利益,忠實於事實真相」等法治原則,遠非古時判案崇拜「獬豸」等神明物來辨別曲直可比,但作為古代監察制度中形成的奉法若神、唯法是尊的尚法思想,是一筆世界公認的寶貴的文化財富,明古通今,古為今用,其有意義的部分還是值得我們借鑒和發揚光大的。





神獸「廌」、「獬豸」與「法」字淵源


古體的「法」字寫作「」,而「廌」即為獬豸,「廌法」二字合為一體,即遇到不直之人,則「去」之取其公正不阿之意;從水,取法平如水之意。獬豸作為法律象徵的地位就這樣被認定下來。由「」到「法」,「廌」字雖然已被隱去,然而它象徵的中國傳統法律文化並沒有消失。由此可見,公平裁判,明斷曲直,乃是古人賦予「法」字的基本涵義。古代神話說:有一種叫「廌」的神獸,其形似麒麟,青毛獨角,體態剛健,極有靈性,能別曲直,見到有人相鬥,它會用犀利之角觸去理曲之人;聽到有人相爭,會咋不正者。「廌」在古時被奉為裁判案件、扶正袪邪的神明之物。「廌」有三名:一曰獬豸(音謝志);二曰獨角獸;三曰神羊。可是傳說畢竟是傳說,不曾有人親眼得見,獬豸的尊容自然引發了學者們無窮的想像力,也留下了幾個不同的版本。《史記集解》認為它是黃帝時代神仙所贈的神鹿,而《說文解字》則指稱它長相酷似牛,而後世流傳最為廣泛的還是神羊說。除了相關的古籍如《後漢書》、《論衡》、《五雜組》外,還有一些相關的考古發現──之前文物中的獬豸,基本上都是一角之羊的造型,而其他形象如牛形獬豸則出現在東漢後,由此認定神羊說更接近事實。


為它的角的力量能夠壓制任何道德敗壞的事情。同時有貞潔的含義,是完美騎士的代表。


形象──深入人心


然而作為中國傳統法律的象徵,獬豸一直受到歷朝歷代的追捧。獬豸頻繁地出現在廟堂之上,風光無限。在春秋戰國時期,相傳楚王得一獬豸,並製成了獬豸冠,帶於頭上,取能辨曲直之意。這種獬豸冠呈現高桶狀,形如「鐵柱卷」。此後上行下效,這種樣式的冠在楚國成為時尚。代執法御史帶著這種冠,制也概莫能外。到了東漢時期,皋陶像與獬豸圖成為了衙門必備的裝飾品,獬豸冠,是古代執法者所戴的帽子,也用來代指御史等執法官吏。執法者戴獬豸冠,象徵著執法的人都應該如法獸獬豸般,執法要能明辨是非,公正無私。獬豸冠則被冠以法冠之名,執法官也因此被稱為獬豸。這種習慣一直延續下來,代,御史和按察使等監察、司法官員都一律穿繡有「獬豸」圖案的補服。


獬豸作為「任法獸」的形象如此深入人心,就東坡先生也拿獬豸做文章。東坡先生的《艾子雜說》中就有「獬豸辨奸」的故事,故事的內容是齊宣王艾子的一次聊天。


「這天,齊宣王艾子,先生可曾聽說古代有一種叫做獬豸的動物?艾子回答說,帝時代曾經有過這樣一種兇猛的動物,被飼養在宮廷之中。它最大的特點是能分辨忠臣與奸臣,如果遇到奸臣,就用角把它放倒,變成自己的大餐。接下來艾子的話則更為辛辣,他說:如果朝堂之上仍有獬豸這種神獸在,那麼它肯定不缺食物果腹。」東坡先生巧妙地借用獬豸的特性,來諷喻當時的吏治,可謂意味深遠。





馬幫主一時不小心說溜嘴影音連結「我把你當人看,我把當市民看,要好好的把你教育」


你既然來到了我們的城市,就是我們的人,你來到台北就是台北人,我把你當人看,我把你當市民看,要好好的把你教育,好好的提供機會給你,我覺得應該這樣子做,所以我覺得原­住民的心態,要從那個地方調整,我來到這個地方,我就要照這個地方的游戲規則來玩。


改革退休年金 蔡英文籲召開國是會議20121109日自由時報


退休制度的問題突顯出國家財政結構惡化趨勢,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今表示,她主張儘快在立法院成立退休年金與財政改革特種委員會,跨黨派來監督行政部門提出改革方案;同時召開國是會議,各界捐棄成見、超越黨派,共同來解決財政危機,並為台灣的民主深化建立新的典範。


蔡英文說,隨著總體經濟缺乏方向,景氣持續低迷,台灣的財政危機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而設計不當的退休制度正在惡化這一切。現在是我們回歸政策理性並且跳脫黨派偏見共同面對並且解決問題的時候了。



驚!你的綜所稅六成付軍公教退休金!


目前公布最新的二○○九年社會安全統計中,軍公教退休金及公保養老年金總共領走了二八九五億元,勞工領走的新舊制退休金和勞保老年年金則總共約一四四七億元,軍公教整整是勞工的一倍;即使把國民年金、老農年金都加進來,所有非軍公教人民一年所領的制度退休金總和也遠不及軍公教。以全台軍公教八十多萬人,勞工大軍九百多萬人來看,多數人獲得的資源卻是少數人的一半,勞、公同樣都有退休老人,待遇怎麼差那麼多?


退休金問題造成勞工對軍公教產生嚴重的「相對被剝奪感」,許多人冠以「階級戰爭」,也有人轉而訴求勞工的「階級敵人」應該是富豪資本家而非軍公教。陳東升表示,相較於階級是以掌握資金或勞力等生產工具來劃分,眼前的現象精確來說是「階層對立」,亦即士農工商之間的差異,「這裡看的是對政權的影響力,以及改變法律制度的能力、地位,不完全是看經濟力的差異。」


換句話說,軍公教退休金和勞工退休金都是國家「坐莊」、以法律強制設立的制度,但設計這些法制的政府卻明顯偏好自己的從業人員。例如,馬英九競選連任前無視國家財政、以追加特別預算舉債,幫軍公教加薪三%──連已經退休的軍公教都一起加薪,當時的理由是勞工在之前五年平均薪資成長二.九%。那麼如今勞工平均薪資已退回到十五年前的水準,怎麼不見馬政府「跟上民間趨勢」來為軍公教減薪?為何民間薪資、收入、福利隨經濟起伏進退,公家人員自己規定自己的待遇,卻只能加、不能減?


台銀:優存原本就是浮動利率中央社 – 2012118 下午4:12最新消息


最近退役軍人辦理18%優惠存款,台銀在存款簿蓋「利率配合政府政策調整」,引起疑慮。台銀表示,優存原本就是浮動利率。


一名服役滿20年剛在這個月退休,享有優惠存款的職業軍人,前往台灣銀行辦理18%利率優惠存款,存款簿上多了「存款期間內如主管機關所定優惠存款利率有所變動,本存款之利率亦將隨同調整」字樣。


過去優惠存款簿並沒有這項備註,且最近退休軍公教年終慰問金議題沸沸揚揚,許多支領18%優惠存款的退役軍人,擔心政府將調整18%政策。


有人在臉書上說,現在軍公教或榮民「人人喊打」,沒開過公聽會就大刀一揮砍掉部分退休軍公教人員年終慰問金,下一刀可能要砍向18%政策。


台灣銀行表示,台銀只是代辦這項業務,配合主管機關,目前未接獲是否調整18%存款利率。優惠存款利率原本就是根據主管機關政策調整,台銀只是提醒存戶。台銀今年5月間就已經行文各分行,在存款簿上加蓋這項備註。


 


笨蛋,馬英九


知名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昨以「笨蛋,馬英九」(Ma the bumbler)為題,批評台灣總統馬英九原被民眾寄予厚望,但執政五年來,民眾生活不見改善,薪資停滯、房價高漲、出口衰退,馬的民調支持度創歷史新低、僅剩十三趴,使得全國似都同意︰先生是個沒用的笨蛋Mr. Ma is an ineffectual bumbler)。


針對經濟學人的批評,總統府強調,國內外政經局勢變化頗大,執政團隊將持續檢討,總統對於目前的成果也不滿意,執政團隊會上緊發條、積極改進、全力以赴,希望能早日帶領台灣走出低谷,也盼全民能秉持信心和政府一起突破困境。


國內網友也對此事熱烈議論,有人說,馬笨到獲得「國際認證」,也是台灣之光;還有人譏諷,馬終於找到他的「歷史定位」了;另有人挖苦,經濟學人洩漏台灣的國家機密;還有人反問,把經濟學人「買下來」不就結了?


馬曾是萬人迷 今光環盡失


經濟學人在專文的副題中點出︰曾是萬人迷的馬英九,現在已經喪失光環。專文中指出,二○○八年馬當選總統時,台灣人寄予厚望,期待開啟經濟發展的新篇章。當時他承諾與中國達成開創性協議,結束台灣經濟日益邊緣化。馬塑造的形象是清新技術官僚,能超越國民黨內鬥與任用親信的裙帶政治,跟目前身陷牢獄的前任豎子總統形成鮮明對比經濟學人專文中說,五年過去,儘管再度連任,但情勢已大變,尤其是的民調滿意度直直落。根據TVBS民調中心數據,已掉到新低的十三%。「全國看起來都同意一件事:先生是個沒用的笨蛋。」


專文中指出,台灣人的生活不但沒有改善,薪資還倒退十年。馬最自豪的兩岸開放和ECFA,其「最明顯的效果是市場預期陸資湧入而導致投機客炒房」,台北都會邊緣區的房價,一般家庭要四十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貧窮線以下的家戶數更是暴增。勞團也走上街頭蛋洗總統府。


該硬時不硬 政策經常轉彎


經濟學人分析:台灣經濟固然受歐美連動影響,但的領導風格難辭其咎。無法擘畫願景、該硬的時候不硬。更糟的是,政策經常轉彎,遇反對或批評就擋不住,顯示他的寡斷。


今年六月馬決定調漲電價,民怨爆發,雖說台電虧了很多錢,但很少人理解為什麼要調漲。面對輿論的憤怒,只好將原訂十二月的第二階段調漲延到明年。另外,民眾也擔心勞保廿年內就會破產。


同時,經濟學人指出,國民黨內最近開始出現裂痕。前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涉嫌貪污,清廉形象受損,黨內要角連勝文批評是丐幫幫主,暗示全國在他領導下都是乞丐。只是,距下次選舉還有四年,國民黨內想角逐總統大位的人短期內不會推翻先生或「搶他的丰采」,畢竟誰都不想為國家的經濟問題扛責揹黑鍋。


經濟學人結論指出,看來先生的政策沒有改變的跡象,不過他的公信力卻每天都在流失。


誰是笨蛋?


烏拉圭總統穆西卡每個月捐出九成的薪水,在簡陋的農場過簡樸的生活。烏拉圭的經濟情況不佳,穆西卡把每個月約新台幣三十多萬的薪水,九成捐出來作公益,對台灣真是一大新聞。穆西卡此一作為,相信台灣很多人會給他按讚。因為馬英九曾經承諾,達不到六三三的競選支票就要捐半數薪水,結果他至今拿不出捐半薪的證據,馬政府的相關單位對一些兜不攏的說法也不敢進行調查!


烏拉圭的經濟不是穆西卡搞壞的,但他仍展現國家領導人的風範,絕不自我感覺良好於「眾人皆差我獨好」。反觀馬英九,四年多來把台灣經濟搞成一灘死水,失業率居高不下,實質薪資所得倒退十三年,民不聊生的悲劇天天上演;然而,他依舊過著月薪四十七萬、月存四十八萬的好日子,管他油電雙漲帶動物價齊揚。更可議的是,馬英九一方面說有大額捐款,一方面又強調沒有用公款捐款,但他的存款卻愈來愈多,無人可以理解其中的奧妙,包括行政院長陳冲。


除了看緊自己的荷包,馬英九還不忘替「自己人」謀福利。在社會大眾討論撙節方案聲中,馬英九口口聲聲支持陳冲所提的限縮退休軍公教年終慰問金發放對象方案,但至今依舊停留在口號階段,不願也不敢得罪那批明年七月黨主席選舉的鐵票。昨天,民進黨團在立法院院會提案要求,年終慰問金僅限陳冲宣布的兩類弱勢,卻遭國民黨團封殺。國民黨團的說法是,年終慰問金政策已來不及法制化,必須等二一四年再推動。


國民黨團的反改革,等於把馬英九、陳冲的鬼胎給暴露出來了。馬陳畏懼廣大民意,不得不「口頭宣示」限縮年終慰問金發放對象,但同時決定不提出相應的預算修正案,把皮球丟給立法院。而國民黨團則在立法院把關,不讓刪減該項預算的提案通過。如此一來,追求黨主席連任的馬英九便可以形式上敷衍民意,實質上又照顧到明年七月的投票部隊。拿納稅人的錢,替自己黨主席選舉「鋪路」,馬英九真是「陰明」啊!


凡此,都不難看出,馬英九是一個只顧自己的人,他不會在意台灣經濟每況愈下,也不會在意台灣的所得分配極度失衡,他唯一在意的是自己的權位,因為現在他唯一的目標就是追求自己的「歷史定位」!他追求的「歷史定位」是什麼呢?近日,馬英九與胡錦濤、習近平的你來我往,充分說明他們要追求的「歷史定位」是目標一致的。在他們的賀電之中,胡錦濤「希望貴我兩黨,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習近平則「由衷期望貴我兩黨,共同開創中華民族美好未來」。至於馬英九,當然也對「中華民族復興大業」殷切盼望。


馬英九身為台灣選出的總統,從未用心捍衛台灣的主權獨立現狀,亦未致力經濟發展給予人民繁榮均富的生活,他念茲在茲的卻是「中華民族復興大業」!這就難怪,台灣經濟繼續衰退,他無感;民意滿意度剩下十三趴,他也無感;台灣主權流失,他更無感。相反的,台灣經濟沉淪,人民生活困苦,對他而言恐怕是到達終極統一的捷徑。因為台灣與二千三百萬人愈貧弱,就愈無能力抗拒馬英九把台灣連結中國,以及胡錦濤、習近平得寸進尺的併吞台灣攻勢。


顯然,沒有連任壓力的馬英九,現在只想鞏固他的傾中路線。總統的民意滿意度創新低,對他並不構成障礙;只要順利連任黨主席,龐大黨產與以黨領政就足以讓他貫徹意志,順馬者生,逆馬者亡。於是,他只要餵飽傾中財團以掌握台灣的生存命脈,以及照顧他的鐵票部隊,也就是部分軍公教與地方勢力,他的政治資本就夠了。王建煊說馬英九「無能」,經濟學人說馬英九「笨蛋」,那些都是指「治國」而言;但就「賣國」而言,如果你認為馬英九「無能」,那你就是十足的「笨蛋」!









只想政治算計 比笨蛋更不堪


馬對「國是會議」的呼籲,態度消極、抗拒,強調「體制內處理」即可,卻又突然拋出「國政諮詢會談」,對象只鎖定蘇貞昌與蔡英文,看不到解決問題的嚴肅態度,藉機政治操作與算計的味道,非常濃厚。


國家財政面臨潛在危機,財政崩盤的影響深遠重大,問題何等嚴肅,有心人無不憂心。正因為問題盤根錯節,超越法律解決的層次,國家領導人若能展現政治高度,尋求「政治解決」,或許有解決難題的契機。


只是,馬政府對於險峻嚴肅的問題,看不出有任何積極作為。總統府資政趙守博日前當面建言召開國是會議,馬團隊不但「無感」,充耳不聞,好像事不關己,同時間卻為了「口舌」,忙著砲打黨內同志,急著爭一個長短,無視難題卻勇於內鬥的姿態,令人驚訝!


當蔡英文提出相同的呼籲,馬英九則突然「有感」,好像找到藍綠對決的熟悉味道,開始戰鬥力十足,反駁應在「體制內處理」、「回歸憲政體制」,充滿政治算計的味道,就是看不到解決國政難題的態度與用心。


開不開國是會議,不是絕對的重點,重點是國家財政危機怎麼解決。


馬英九擺明不願意召開國是會議,馬政府也提不出任何解決危機的方案或方向,卻突然要邀約蘇、蔡開「國政諮詢會談」,難道這就是凝聚朝野共識、解決難題該有的姿態?怎麼看都像「笑裡藏刀」的政治動作,其中到底隱藏什麼政治盤算?


有黨政人士形容,馬很不喜歡「別人告訴他應該怎麼做!」決策封閉、行事孤傲,都來自於此。但是,馬卻很喜歡「藍綠火花」,推動朝野對話、和解只是一貫沽名釣譽的風格,藉由「國是會議」議題升高藍綠分歧、火花,才是馬團隊熟悉的戰場。


勇於內鬥,擅長政治口水,把政治辯論和政治口水戰當作治國,不就是馬團隊一向的作風。迴避嚴肅的國政難題,沉溺於政治算計,不正是台灣目前面臨的領導危機。經濟學人才形容馬總統「笨蛋」,事情做不好,只想著政治操作與算計,顯然比笨蛋更為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