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小芬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usfen/676195
列印日期:2017/10/17
那年那瓶薰衣草
2007/01/22 23:08:28

我曾經做過兩件很奢侈的事情,一件是在小時候,一件是在美國進修時。

    我在九份長大,那時候的九份還是號稱「小上海」、「夜香港」繁榮的淘金天堂,我的爺爺、爸爸都是礦工,跟其他九份移民一樣,都是抱著淘金夢而來此地定居。

猶記得童年時候,家裡的抽屜放著一條一條的金塊,沒錢買米買菜的時候,媽媽就會打開抽屜拿出一條,切下一小塊,到街上繞一圈回來,手上就變出了米和菜。我不太懂這是怎麼回事,但平常也會幫忙篩金砂,一些掉下來的金粉,就偷偷收在瓶罐裡。當時哪知道金粉的價值,只覺得挺好看的。聖誕節前,老師要大家做卡片,我把金粉用上了,心裡卻覺得奇怪,怎麼我的亮晶晶和外面賣的卡片不太一樣?後來被大人看到,都罵我「討債」(台語,意思是浪費)。

第二件奢侈的事,發生在醫生告訴我,患了自律神經失調的症狀後,決定暫時結束演藝事業,到美國進修戲劇課程。初到美國,還是靠藥物入眠,可是吃藥效果有限,晚上依舊睡不好,白天則是更恍惚,記憶衰退,人也變得呆呆傻傻的。所以沒多久,我就停藥,想試試看用其他方法讓自己康復。

記得是個冬天,耶誕節前後吧!很冷,我在美國人生地不熟,沒有什麼朋友,耶誕節沒人一起過,就留在宿舍裡,心裡覺得很寂寞,特別想家。

我的室友很好心,回家過節前留給我一瓶薰衣草精油,但沒告訴我要怎麼用。我就乾脆放了一浴缸的水,倒大半瓶進去,整間浴室香得……人家是餘音繞梁,三日不絕,我是芳香滿室,也是三日不絕。當時只有一種感覺:好舒服呀!

整個假期我還是孤單一個人,但是覺得心情愉快,活力充沛,晚上也特別好睡,那些從家鄉帶來的頭痛、失眠、壓力症狀,全部都不見了。

回憶那時候沐浴在濃濃的薰衣草香中的感覺,就像《老殘遊記》裡生動的描繪,「五臟六腑裡像熨斗熨過,無一處不伏貼;三萬六千個毛孔,像吃了人參果,無一個毛孔不暢快。」

後來自己學了芳療,才知道精油調配是以「滴」計,我泡一次澡就加入大半瓶,實在是奢侈。而這大半瓶薰衣草精油的「犧牲」,從此開啟了我學習芳療的大門。

薰衣草精油也是我在推廣芳療時,最常讓人使用的精油。一些剛進工作室的朋友,我都會請他們伸出手來,手心向上,滴在手腕上。邊做邊說:「這是薰衣草,你剛從外面進來,需要鎮定一下,心浮浮躁躁的,人就不會舒坦。滴在手腕的這個地方,是動脈的部位,精油可以藉著動脈的跳動,將香氣自然地散發出來。手腕摩擦,聞一下!」

大部人的人都會喜歡薰衣草的味道,它可以鬆弛緊繃的神經,而且具有抗菌的效果。據說芳療發明人就是燙傷時,馬上把手浸入薰衣草精油中,燙傷的地方神奇地復原,沒有紅腫也沒有疤痕,引起他研究的興趣。

很多人會懷疑精油的功效,就像很多人不相信植物是有能量,能與人相感應。西方哲人亞里斯多德曾經說過,植物有靈魂只是沒有感官知覺,而精油就是植物靈魂中最純淨的精華。植物從大自然的陽光、空氣、水、土壤中,以光合作用轉換能量,凝結出芬芳氣息,孕育無窮的生命力;人們再運用各種化學或物理的方法,從植物的根、莖、葉、種子或花朵中萃取出一種具揮發性、高濃度的芳香物質,就是精油,植物體的能量就存在於精油中,不但可以讓我們的身體健康,還可以讓我們的心靈強壯。

然而,也有很多人過度相信芳療,以為名之為「療」就會有「油到病除」的效果,還有人生病了不看醫生,只想倚賴精油,都是錯誤的觀念。專業芳療師在使用精油時,不會強調治病,而是會把它當作是輔助性療法,或稱為另類療法、天然療法,其原理是以修復和增強免疫系統的方式,為身體重新找回平衡的狀態,促進細胞活化,也就是喚醒人體本來就具有的自癒能力。

所以芳療不是在病痛時才用,而是平常就做的保養。六祖惠能禪師曾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求菩提,猶如覓兔角。」我認為,芳療也是一種禪修,是要落實在日常的行住坐臥之間;香氣可以帶領著我們回到最初始、最自然的世界,使我們的身體和性靈,一起柔化,更貼近宇宙裡的大智慧。這不是一天、兩天可以修煉出來的功夫,也急不得,唯有讓自己靜下來,慢慢沉澱,才能與精油自然感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