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阿本的人間筆記本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tj0111/125369305
列印日期:2019/12/10
老木槍與武運旗
2019/04/06 20:32:38


.



《老木槍》


竹東上坪老街,清朝時期(光緒13年)是金惠成墾號原址,漢、『番』交易中心,設隘寮、隘勇。日本時期(1912~1926),上坪老街成形。光復後,此地開採煤礦,人口漸增。老街的兩處雜貨店售有當地名產炒花生,我通常是向街首的老夫婦倆開設的老鋪購買。此番再訪,兩老已相繼去世,店務交由女兒掌管,那味炒花生的滋味雖稍遜從前,還算酥香可口。店內除老玻璃櫃與老木椅尚在,另藏有一枝日本時期老木槍,應是二戰時期軍人或學生練習刺槍術所用,據聞是老街僅存,當是一頁歷史記憶,留予後人去警惕吧。


.


我建議女店主將老木槍妥為保存,繼續為上坪的歷史留下一點紀錄,「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哪怕是一丁點的雪泥鴻爪,那都是一頁故事、一縷記憶,銜接幾代人的悲喜憂歡,烙印近百年的美麗與哀愁。觀察她的反應顯然是認同的,這值得欣慰,於此小誌,待來年再訪。


.




.


.



.



《武運旗》


新公園二二八紀念館內竟發現新一軍戰利品 ~ 緬北密支那戰役虜獲的日軍武運旗一面。該旗正上方明顯寫著『密支那虜獲,耀煌誌,三三年九月,于緬北新一軍』。那是場「CBI中緬印戰區」中、美聯軍令日軍全員玉碎的戰役(1944年5月17日~1944年8月3日),雙方均付出極慘的代價,初期史迪威的參謀長指揮失當(算是馬謖翻版),國軍傷亡慘烈,最後以日軍指揮官水上源藏少將自裁告終,該館居然將此旗當寶貝一樣緬懷當初日本人入伍出征時的祈福場景。


.


我猜想那些策展人士應是搞不清『緬北新一軍』是哪支部隊,或是想藉此魚目混珠吧?這面武運旗戰利品有可能是新一軍後人所流出,但是它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卻是非比尋常,具歷史象徵性;密支那戰役是緬北盟軍開始反敗為勝的關鍵之戰,日後更證明國軍一旦接受良好的訓練與裝備,日本甲種師團同樣是可以殲滅的,徹底粉碎侵略者不敗的神話,尤其部份在南京犯下反人類惡行的日本師團,最終在緬北受到高素質中國軍隊的制裁,以此警惕。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