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阿本的人間筆記本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tj0111/109805235
列印日期:2019/05/24
中外戰史二三事
2017/12/30 19:26:39



蘇俊



三峽台北大學



一. [三角湧之役]






三峽台北大學這塊校地的地名叫『隆恩埔』,大概已沒有多少人記得1895年日本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軍侵台,就在大漢溪岸隆恩埔這塊土地,日軍水路運送先遣隊一行近四十人與義軍遭遇,面臨義軍地形與人數優勢,日軍幾全軍覆沒,僅兩三人負傷逃逸。義軍士氣大振,蘇力聯合當地閩客與原住民幾股力量以拒日,丁勇婦孺將士用命抵死頑抗,續斃傷敵軍數百於山谷險地。後人稱三角湧抗日三傑,蘇力、蘇俊、陳小埤。


日軍羞憤,集結山根信成少將等三股兵力於三鶯走廊大肆『贋懲』報復,無差別燒殺擄掠,焚屋數千餘幢,殺害之平民多被就近掩埋,名氏均無從查起,若以日軍總數的三倍計,鶯歌石庄、土城庄、三角湧、大嵙崁約有兩萬四千人遇難,傷者無算。首任總督樺山資紀訓令,對於『頑迷桀猾』之『土民』要『痛加懲罰』;整個台灣歷經日本五十一年統治屠戮,死難者竟四十萬。


.

.




林彪長春圍城餓殍三十萬



二. [東北國共內戰]





1946年時期的中國東北,國軍接收面臨重重阻力,林彪的東北野戰軍來自蘇軍、原日本關東軍、朝鮮軍、日訓滿州軍等,合計兵力五十萬以上的加入,實力已大大躍進。


二戰後,原關東軍約有四十萬俘往西伯利亞,約二十萬強制加入東北野戰軍,蘇聯以西伯利亞戰友生命相脅,替林彪部隊操作並訓練大砲、坦克、飛機等技術性先進武器。國軍在東北常遭遇如蘇軍、日軍、偽滿軍、共軍等聯合兵力,後期國軍戰鬥實力已難抗衡。內戰初期若令孫立人越過松花江直取哈爾濱,將林彪毛澤東驅往蘇境,不理會美國馬歇爾上將調停掣肘,或許局勢仍可期待,可惜歷史沒有假設。


.

.





國軍一級上將薛岳



三. [ 薛岳 ]




保定軍校六期出身,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廣東韶關樂昌客家人,艱忍卓絕的中華傑出將領;薛岳出生時正值中日甲午之戰,清廷戰敗,其父取名『薛仰岳』,以示莫忘國恥,效法岳武穆報國精神;及長自行改名『薛岳』,以示身體力行之意。薛岳將軍晚年在嘉義鄉下竹崎國中旁的居所儉樸、低調,與當地住民融和共處。每日清晨天剛亮,這位前第九戰區司令甚至自己騎著腳踏車買早點,毫無官架(買早點一事引述張家昀先生所述,方東美教授見聞),一代名將典範。


抗戰期間,萬家嶺戰役與三次長沙會戰擊斃日軍十萬以上,可謂國軍將領首功;這位日軍口中的『戰神』薛岳,晚年仍對日本人所犯罪行不道歉、不反省的態度深表不滿,拒絕所有日軍後人的答謝拜訪。1991年,『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與主委一職遭李登輝裁撤,台北居所被迫搬離,薛遷回嘉義竹崎的老平房。1998年,薛將軍以103歲高壽(1896年12月27日~1998年5月3日),於平房的小房間裡辭世。







新幾內亞澳軍與土著運輸隊伍



四.[太平洋新幾內亞戰役]



黃欽勇先生今日提到他在頭城老街的鄉親、前台大醫院院長陳明豐的父親陳禁田先生,當年高等科畢業後,被日本人糊弄去所謂『熱帶醫學研究所』,幾經轉折,才知道是日本海軍在新幾內亞的太平洋總部,幹的是醫務兵一類的軍伕,一待四年,頭城人34名,幸運返鄉僅4人而已。


1942年始,日軍在新加坡與東南亞殺害或虐殺8000名以上的澳洲戰俘,隨即又在澳洲北方近新幾內亞的城鎮達爾文實施轟炸,這一炸死傷千人,澳洲人幡然覺醒,群情異常激憤 ; 澳洲多精壯勇猛的農牧牛仔大漢,怒不可遏,紛紛從軍加入復仇部隊。


面對四萬澳大利亞死士與眾多土著後勤隊伍,新幾內亞二十萬的日軍這下傻眼了,他們自南侵以來從未遇過這麼驃悍不畏死的白種人部隊,一經接戰,即讓澳軍打得四處潰散,異常淒慘,二十萬人幾乎全軍玉碎,僅一萬一千餘人活了下來。這期間日軍補給線被完全切斷,食糧飲水告罄,殘兵甚至以俘虜或戰友屍肉相食,狀似人間煉獄 ; 日人至今提起澳軍與新幾內亞仍噤若寒蟬,心有餘悸。新幾內亞戰役公認是整個太平洋甚至中國戰區擊斃日軍最多的戰役 ; 以史為鏡,可知興替,世人莫再重蹈覆轍吧!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