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扯一通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oster/4295156
列印日期:2019/09/18
小林村的重建之路究竟還有多遠?
2010/08/06 03:18:56

引用文章重建小林? 「大愛村不像原民的家」

  很多天前,臉書就看到有人四處張貼「八八夜宿凱道」,仔細入內一看,其內容如果不略為思考一下,真的會非常衝動的想參加,有時人老了有一個好處,就是衝動指數會隨著年齡下降。從臉書的回應的參加者名單,清楚看到不少認識的年輕朋友熱血沸騰的回應,其實回想自己三十年前不也正是如此,年輕有時也是不錯的。(這是臉書活動的網址:反迫遷、反分化、守護原鄉 八八週年夜宿凱道活動,如果你有一點政治敏感度,就可以看出一點端倪。)

  八八水災對我而言,也是一個極其重要的時間點,如果不是這個濤天巨禍,也不會成為一名義工,當時的初衷只是為了了解更多的真實面向。如果你真的多了解到事實的真相,那麼「八八夜宿凱道」的立論點就太牽強,也太過於泛道德化,以及把政府當成社運動能提款機的思維,就立即昭然若揭。舉個例子,九二一大地震時,埔里有一個房子被震垮了,十年來這一家人都是住在簡陋的帳篷裡,去年義工團才為這家人蓋了個鐵皮屋,幸好這一家人沒要求我們要蓋成有原民特色的房子,否則我還真懷疑義工團究竟有沒有能力蓋的出來。(因為時至今日我還是搞不懂什麼叫做「原住民特色的房子」,如果你深入山區的部落,從房子外觀的長相很難分辨出來,甚至連房子的內部結構也是一樣,同樣的也是到處都是鐵皮屋,或者是竹子搭蓋的房子──還是很像過往漢人住的房子。據觀察所得,最大的差異值,應該是部落有一個類似「文化中心」──討論各種族務和祭祀的地方,這個兼具多種功能意義的地方,其實長相也是差很大,不是差一點點,如果不是本族人應該很難分辨其中的不同。)

  如果你再對照這篇報導就可以明白看出一件事,就是原住民的自我意識提升,但是這種提升還停留在非常表面思維的論述,更何況從報導中可以看出一件事,不論今天慈濟的作為是什麼,慈濟是本著一顆善良的心,去幫助小林村的重建,村民不滿意是一回事,但是硬把政府指成「不尊重原民文化」,是不是過於牽強和太過於泛政治化,一來慈濟並非政府單位,而是一個民間機構,慈濟人自己掏錢蓋房子給他們住,還要被指責成「不尊重原住民文化」,那麼慈濟要如何「尊重原住民文化」才可以,難不成出錢出力的人只能任由他人擺佈嗎?仔細思考一下,文化差異如此之大,要在一年內修築「具有原民特色的村落」,真是談何容易!當然歷經此事,慈濟也必須思考是否要把那種「十分明顯而又棱角分明的宗教特色」放入像這樣的個案中,這是這個個案中最值得深思的問題。

  「慈濟大愛村」蓋得不如原住民的意,那麼後續該如何處理?難道不能把一部份爭議的東西移除,或者是修改嗎?是慈濟不答應,還是中央政府有意見,更或者是地方政府居中掣肘,這是一個一直都沒有答案的東西。究竟有沒有人針對「慈濟大愛村」的問題提出解決方案,還是原住民們抵死不從寧可餐風露宿,也不可以有半點妥協,如果原住民有這份骨氣和能力也不錯,但是表現骨氣要有能力,更要付出代價,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那豈不是成了客人怎麼點菜,餐廳只能乖乖出菜。問題是錢和力都是別人出的,如今搞成出錢出力的人,好像蓄意的污辱原住民,這對於慈濟人而言,難道不是另外一種污辱嗎?

  可是現在問題來了,小林二村要怎麼蓋,從新聞的資訊看來,主導權是在高雄縣政府,可是「八八夜宿凱道」是到台北來抗議,為什麼地方政府的事又搞到中央來抗議,成了中央的罪惡。不用看「八八夜宿凱道」的活動內容,單從這點就可以看出這個活動有多荒謬,明明是地方縣政府主導整個事件的發展,結果到台北中央政府所在地抗議,請問一下:冤有頭債有主!怎麼會差這麼多呢!?

  小林村發生這種大事,任何人都會感到難過和無奈,然而小林村的重建之路最大的分歧點是什麼?不能單單指責別人不理解原住民文化,請問一下原住民又為自己做了什麼?如同今年三月屏東瑪家鄉的避難屋興建,大部份的錢是當地原住民自治會自行籌措的,於是他們當然可以主張要如何興建避難屋,當時一大群義工朋友們投入多少時間精力幫忙興建,也是依憑當地自治會的指揮來工作。如果小林二村要照當地原住民的意見興建,那麼也要看他們可以拿出多少本事出來,至少要自己先規劃出整體的建築結構,再提出各種施工的方案,越詳細就越能說服人,不是只有要求就能解決,否則餐風露宿的還是他們。

  從「慈濟大愛村」的文化差異看來,小林二村的重建之路必定荊棘滿地,到最後吃苦受罪的還是小林村的村民。至於那些打算參加「八八夜宿凱道」,不要只是抗議,把你們的心和力用來實現村民們的夢想,努力去化解文化差異造成的歧見,協助村民們提出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比「政治拜拜式」的抗議遊街來得有意義多了!

  如同義工朋友們最常講的話:去做就對了!口舌之爭往往只是成為別人的政治籌碼,或是無辜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