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享家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isa2100/71573473
列印日期:2020/10/23
與孤單的心靈同在(2)快樂學習----◎49~~◎52
2016/08/23 06:41:56



與孤單的心靈同在(2)快樂學習----◎49~~◎52



◎49.多媒體教學魅力



在浩偉身邊協助他的我常常忍不住對照浩偉跟我兒子ST兩位星兒差異,不小心就啟動了自憐模式:都是一樣自閉症、都一樣過動、都一樣注意力缺乏、可是,ST的智能智力明顯落差浩偉一大截。



自閉及智能障礙雙重腦傷會令想要教導他們學習的人在過程中人充滿挫敗、無力、沮喪感。要找到它們感興趣、啟動他們積極主動去學習實在是一大挑戰。



在這點上多媒體教學提供一個方便的捷徑。記得ST小時候認阿拉伯數字是看數學光碟互動遊戲裡面教唱:「鉛筆1、鴨鴨2、耳朵3、帆船4……」而學會的。



今天在課堂上我又看見浩偉對於導師撥放的國語多媒體教學專注力超越一般同學。從生字筆順開始,他就主動翻好課本同一頁生字對照電視內容,跟著電視教學用食指描寫生字,燦爛笑容加上忙碌的眼神追蹤著課本跟電視,偶爾忍不住的自言自語音量也很小。



生字部首遊戲問答他會跟著搶答,公布答案的時候知道猜錯不但沒有一絲不悅反而笑得更開懷,課文影片觀賞又自己主動翻書對照,一直興味盎然的盯看螢幕。



直到最後十分鐘,導師關閉電視上台講課,浩偉才開始拍桌、離座、走動……等等原狀。





◎50.支持系統未整合



「換。」浩偉衣服濕了,過來輕聲喚我。



「要換掉濕衣服?」我想趁機雕塑他的語言,延伸一個關鍵字為一句較容易理解的表達方式,故意多此一問。



「嗯。」浩偉一樣省字。



帶浩偉去櫃子裡拿備用衣服的時候我故意拿藍色T恤給他,他還是又把藍色放回去改拿另一件紅色T恤,前天他也是不穿這件藍色的而拿黃色的T恤。



由於他幾乎一周需要用掉備用衣褲兩三件,有時候是只有短褲濕了而內褲跟上衣不需要換,但是聯絡本通知家長之後帶來大都一整套包含上衣褲子跟內褲,雖然強調只帶上衣或只帶短褲,但是第二天浩偉總是會多帶一兩件來。



浩偉有限的櫃內空間更顯壅擠,而浩偉倒是多了挑選衣服的空間。後來我才知道會多帶備用衣服的原因。



通常聯絡簿是媽媽看的,浩偉媽媽在銀行工作忙碌,特殊情況下最早也要九點才能回到家。特殊情況是:如果家教老師無法處理浩偉情緒失控或者是浩偉哭鬧不止:「打電話給媽媽。」



經常加班晚回還要先去買消夜,所以浩偉媽媽回到家大都是晚上十點,浩偉會指定要哪一樣消夜內容,辛苦的媽媽等他吃完應該是一片狼藉,一堆家事等她清理,還要幫兒子洗澡,疲憊又忙碌的職業婦女,偉大的媽媽好不容易處理完,才能看聯絡簿、簽聯絡本以及幫他帶備用物品。( 聯絡本是學校導師跟家長聯繫及抄寫回家作業事項每位同學都要帶回去給家長簽名,聯絡簿則是浩偉專用,浩偉多的這一本聯絡簿是我記錄浩偉在校情況跟家長溝通專用。)



偶爾浩偉爸爸會看一下聯絡簿,這本我跟家長溝通的聯絡簿有預留空間方便家長跟我文字溝通,但是並不需要簽名,所以浩偉爸爸看到我寫要帶備用衣服也會替浩偉放書包內,這是第二個原因



另外一個就是經常來浩偉家小住的阿嬤,浩偉阿嬤是退休校長,特別心疼浩偉這個小孫子,她看聯絡簿我寫浩偉洗手弄濕衣服就會趕緊主動幫浩偉書包內再塞一件。



他們大都會細心的拿塑膠袋將衣服裝在裡面,卻也粗心的經常沒看書包內已經包好的另一個塑膠袋內裝的衣物。



根據聯絡簿上面家教老師寫給我的內容,我能推想浩偉家裡上演緊張刺激的劇情,也因此明白浩偉的支持系統需要建立溝通管道。





◎51.自己寫



「多少?」、「多少?」、「多少?」寫數學評量卷,浩偉不斷問我。



「自己寫。」我溫柔堅持原則。



他沒計算,只是停在填寫答案的空格等,我不會像之前曾老師那樣直接跟他說答案。



想要扭轉星兒已經固著的習慣,簡直是自找災難,而這恐怕是我最難又無法避免要一直面對的關口,十歲大的浩偉身上已經形成多少必須調整的習慣,放棄對抗,那就等同於放棄他。



真都放棄,那我這協助者的角色又何必存在?可是要付出多少代價?以及付出的代價是否能事先評估值得與否?我又有多少能力控管風險?



上回國語聽寫考一百分的事實,已經說明不給答案讓他自己寫可以激出的潛能,這次是他本來就很強項的數學,應該不難克服。



「找媽媽,打電話給爸爸。」浩偉獅吼。



「等放學回家就可以看到爸爸媽媽。」我回。



「啊---」浩偉大哭大叫,現在座位上下跳,忽然跑出教室三次,看我走進就自己回位置繼續哭,每隔一會兒就伸手要抓人,難以克服的恐怕是我的手臂,浩偉焦慮失控抓人,我怕傷及同學擋在他前面,幾次沒閃過他的利爪……



「不可以抓李老師,寫完才可以出去。」導師過來試圖安撫。



「啊---」下課又上課,已經持續40分鐘,浩偉無助的哭泣。



「你寫這個就好。」導師勾選數鈔票那一大題,「五十加十是多少?」



「五十。」回答之後,浩偉哭哭又問「多少?」,導師故意亂說一個數字:「2650」,浩偉毫不猶豫的填寫上『2650』,導師立刻收走考卷。





◎52.數學課



「啊---」、「蹦!蹦!蹦!……」才剛打鐘進教室,浩偉像大鼓表演拍桌大叫。



「站起來。」導師走到浩偉身邊。



「站起來。」浩偉站起來複誦導師的話。



「不可以。」導師語氣轉為和緩。



「不可以。」浩偉一臉討好的回應。



導師剛走到台上要開始講課,浩偉又拍桌打叫:「啊---、蹦!蹦!蹦!……」,然後像一鼓作氣演奏完畢急著趕場般衝出教室。



「啊---」走廊上浩偉來回奔跑,開啟豐年祭模式。



我走出去看他一眼,他似乎感受我的心語:「進教室。」,立馬截止走廊跳叫奔回教室。



回座位後,只見他如坐針氈,才坐幾秒就站起來,一下看看後面,一下全身抖動,接著坐下大動作地前後搖晃,雖然沒有再大叫,但是動作太大因此碰撞前後桌椅,雖然他沒說話。但是如此不出聲的乩童演出完全搶盡全班注意力,導師的數學課無法繼續。



「不可以吵人家,趴下。」導師再走過來他身邊,帶些無奈與憐憫。



浩偉立即趴在桌上,等導師走開兩步距離,他又起來開始搖晃低聲自言自語。



浩偉應該是延續上一節寫數學考卷糾結,這節又是上數學,而難以平復內心澎湃情緒吧?



看著導師與他互動的慘況,原本打算退出教室協助的我,估計要暫延抽離計畫。